bayoo

「我一点都不想听你解释。」
「我相信你。」






「留在我身边。」

台湾的仙女们真的太厉害了………………(捣脸

我翻开竖体+繁体的同人本看了几行两眼一黑生理不适orzzzzzzzzzzzz


凹凸圈……好乱哦(。)

超乱(。)

最近我首页一直在撕(……)


我最近一直在涨粉。混到热圈了嘛这是(…

想了想涨粉都是圈子的功劳(毕竟小英雄这么可爱!!!!!!(尖!叫!声

但是——但是啊但是!!掉粉都是我自己的功劳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是必须的呀!!!(不知道在骄傲什么但是很开心(

德哈德好像没有撕过!!!!!!!!!!!(突然

【胜出】失道寡助

前情走这里

 

是《动手动脚》的突发短打,因为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于是随便写写【

 

cp-胜出

ABO设定,谨慎避雷!

 

 

***

 

「我,觉得,爆豪是个,性冷淡。」

 

「啊?」

 

绿谷小心翼翼地抬眼看过去:「那个、上鸣同学,你在和我说话……?」

 

上鸣虽然已经确定了爆豪不在场,但还是放低了音量,他缩着身子小声对绿谷嘟哝:「那时候围观房间的时候不是没见过爆豪的嘛。」

 

「然后前两天我和切岛还有濑吕去他房间打游戏,发现他房间——完——全没有"那种"杂志或者影片!」

 

「…呃、这,这样吗…」

 

绿谷不知道回答什么。

 

他只能面容呆滞地听着上鸣继续描述自己幼驯染的房间是多么整齐有序宛如新时代五好青年——他总不能说自己的房间里也完全没有"那种普通男生宿舍里都应该有的"东西吧。

 

「我有时候都怀疑他真的是个alpha吗?!虽然实力强劲还基本全能但是他对任何一个Omega都没有反应——!」

 

「绿谷你是他幼驯染吧?而且是个Omega、啊没有冒犯你的意思…我就想问问爆豪有任何体现出"他不是个性冷淡"的行为没?」

 

说了半天终于进入正题。

 

看来这个问题的确困扰了上鸣同学很久…

 

不然也不会在放学以后、宿舍楼底偷偷摸摸地找他。

 

绿谷摸了摸鼻子,为了掩饰尴尬眼睛眨了好几下,组织了好一会语言才回答:「有啊…」

 

「那天我去他房间给他文件的时候、好像就不小心让他发情了…」

 

「哈?你刚刚说啥?!」

 

上鸣一瞬间想抓住绿谷的肩膀、然后在最后一秒硬生生止住了动作——AO授受不亲,还是得避嫌——不过绿谷刚刚说的话作用效果不亚于在上鸣电气的大脑里投核弹。

 

他觉得自己化成了一个大写的问号:「你说,爆豪,那个爆豪,对你发情???什么样的???」

 

绿谷愣了一下,老老实实地回:「就……脸会变红、挥拳的速度变慢。」

 

然后绿发少年看着上鸣电气睁大眼睛很震惊地吐槽噢噢噢那个爆豪脸居然会变红的吗——接着猛地摇头说自己搞错重点。

 

——你在和爆豪打架的时候他发情了还是你在爆豪发情的时候你们打架?!

 

「…上鸣同学,有什么区别吗?」

 

上鸣电气握紧拳头。

 

他觉得自己心里所有的吐槽在一脸自然的绿谷出久面前没了作用,像是把无数拳头打在棉花一样地:「……绿谷。你,是不是不太了解我们alpha进入发情期的状况?你是Omega哦?」

 

绿发少年撑着下巴思考:「我的确不了解…可那是小胜啊,又不会做什么。」

 

——AO之间能够引起无数犯罪的吸引力在你们幼驯染面前就这么微弱吗?!

 

「绿谷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我还是觉得爆豪作为alpha的生理功能不太正常。」

 

上鸣觉得自己经过震惊以后、像是为了去看女生更衣室一样随口就能乱编点东西:「我很担心他,可我不是Omega。既然"你的小胜'不会对你做什么,你能不能帮我…」

 

他把自己的音量放得更低了,凑近绿谷说着。

 

 ……

 

晚上,上鸣电气在切岛和濑吕都在场的时候,鼓起勇气对爆豪胜己说:「爆豪。」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或许会孤独终老?」

 

 

 

 

=tbc=

 

爆豪:???????????????

 

 

搞事!

上鸣我私自突出了他的吐槽属性(…)

 

A班的吐槽担当和搞事担当很缺人啊!!不像隔壁凹凸有个凯莉大佬orz

 

 

互相帮助27~31

前文走这里

 

*ABO设定,谨慎避雷!

 

27

 

轰看向绿谷的方向。

他刚刚就想问爆豪那个莫名其妙的举动有什么意义,没想到绿谷先他一步问出口了。

 

不过轰并没有在看爆豪、所以只听到爆豪的回答没看到他的表情:「闻他的脖子那有没有…」

 

爆豪被切岛捂住了嘴巴,切岛甚至还用了一点硬化的个性、他和上鸣一起把爆豪往电梯方向拖,爆豪用力挣开他们两个,斜了绿谷一眼。

 

「你是不是忘了我那天和你说什么?」

 

然后又扯着上鸣和切岛的领子回了宿舍。

 

绿谷:「……」

 

绿发少年转头看向轰,似乎是放弃了向爆豪追问,他对着轰说:「轰同学,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说点事情——去我房间?」

 

「好。」

 

轰没有在意身边其他同学投来的视线:绿谷找他有事那就优先解决绿谷的事情。

 

28

 

绿谷咬着自己的下唇,有点心神不定。

 

刚刚爆豪想和他说什么?

 

不过从小学开始,自己的幼驯染就比他更快地了解情况、掌控局面也是事实——不过绿谷看爆豪的样子…是不打算给他提示了。

 

他和轰走回房间的过程中一直在思考怎么表达比较好。

 

他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但是说出口就觉得很怪。

思索半天无果就直接说了——

 

「轰同学,我觉得让一个alpha靠这里这么近有点不好。」

 

绿发少年指了指轰脖子上的腺体。

 

毕竟绿谷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AO授受不亲,而且和轰同学不一样、自己的幼驯染、爆豪胜己绝对是大写加粗的alpha。

 

也不是说AO靠得很近就会危险——他知道轰和爆豪如果真的打起来大概是势均力敌,但是A和O靠那么近果然还是…很奇怪…?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爆豪会突然去闻轰的味道,但是他心底某种难过的情绪(他理解为担心。)像被污染的葡萄果汁一样慢慢发酵着,从心口上升到嘴上就变成了不伦不类的提醒——其实轰和谁离得多近都是人家的私事,他不应多话。

 

红白发的青年皱眉「你一个多月前和我的距离,比刚刚我和爆豪的距离近多了……?」

 

绿谷眨了两下眼睛,想起来一个月前他和轰在更衣室里,他让自己的朋友帮忙闻了一下他的味道的场景,然后觉得不对,性别不一样:「可是你不会标记我啊?」

 

你说过的。

身高差的关系,绿谷要微微抬头才能看向轰的眼睛,湛蓝和黑灰两种颜色的眼睛里都有自己小小的影子。

 

眼睛上面的眉毛还是微微皱着,轰对他说:「爆豪也不能标记我啊?」

 

29

 

然后绿谷回想起轰同学有alpha伴侣的事情。

 

既然不用担心发情期、说明轰同学的alpha早已给他做了临时标记——是他自己想太多了。

 

「欸,可是alpha独占欲不是很强吗、如果(轰同学的对象)吃醋了不是会很难办…?」

 

绿谷歪着头,表示自己不是很理解。他本来就没被alpha标记过,对AO之间的联系了解程度只停留在教科书的几行字上。

 

30

 

轰:「……」

 

意思是绿谷和其他alpha(比如爆豪或者切岛)在一起的时候他会不会吃醋?

 

以防他理解错误,轰又问了一次:「吃醋——你是问,会不会吃爆豪的醋?」

绿谷对他点头。绿色的卷发动了两下,像玻璃瓶子里的小球藻。

 

他有什么立场吃醋?

「没资格吃醋吧……目前。」

 

退一步说,即使他看到绿谷出久和别的alpha走得很近,本能让他想要走上去宣示主权:「这是我的Omega,拿开你的手。」

——现实中也绝对不可能做出来。

 

31

 

离开了绿谷房间以后,轰才意识到哪里不对。

 

绿谷问他"会不会吃醋"——他的理解是建立在"绿谷出久知道轰喜欢他"的前提下才能成立的,但绿谷出久实际上并不知道。

 

果然。

 

红白发的少年手指无意识地交叉,思考自己和绿谷的相处中哪一步出了问题——绿谷和他之间存在着误会。但是轰觉得自己没说过什么谎话。

 

 轰低眸看着和室里的榻榻米,之前说话的时候、他的鼻子闻到了绿发少年信息素的抹茶味,刚闻到的时候觉得略苦,但后味是清甜的。

 

不过与其小心猜测不如大胆求证——

明天是周五,放学的时候他和绿谷会先回宿舍拿东西再共同走一段路。

 

他要在那个时候把事情全部问清楚。

 

 

=tbc=

 

围观群众:…

出久:…

轰:…?

 

上次给大家补了一下化学,这次我们补生物!

酵母菌把葡萄糖转化成酒精,然后醋酸菌把酒精再转化成醋酸——果醋就酿好啦!(神经病哦

 

然后我都写到段子双倍的字数了临时标记成就居然也没达成还停留在神奇电波对话我真的超想让轰总把人抱床上啃的(叹气

 

你想让我填哪个坑的话请戳一下这里XD

 

来!!

就很突然的我要出本啦!!!!!!亏本我也不care!!!有画手神仙答应我了!!!(蹦哒

就算只印一本也想出!!(❀ฺ´∀`❀ฺ)ノ

所以,那个,大概这是有生之年的……(

你!想看!哪个!坑!被!填啊!请告诉我一声呀!!🙏🏻🙏🏻(大声逼逼



😂😂😂我原来 向自己 提了一个问题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不撕cp/不隔空喊话的逆家」

(拆家就不提了吧大概80%的人都有一场不得不膈应自己的心理斗争

然后我想了想 emmmmmmm

佐鸣佐和安雷安似乎蛮和谐

今天:「没有啦没有啦 大家一样的 肯定要拿起砍刀隔空砍人的啦」(挥舞小手绢

哦。还有。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粉丝数飞飞飞的………

我这人。是个话唠来着。

话多不走心,日常盼掉粉,自己一个人xjb乱扯肯定得罪人,行走过程中自带洗粉功能。

不喜话唠/洁癖/cp only←真的不要关注了,刷tag看到我的文能忍住膈应给你带来一点点开心就行🙏🏻🙏🏻🙏🏻早死早超生,活着不好吗(好像有点矛盾

我不想萌个cp还被人看不起的,上升到个人层面的攻击,就,可没意思了(

酱,我来断个后路(

咔嚓劳斯超好的,脑回路超可爱来着,企鹅上面完完全全意识到了她水晶一般纯净的心灵和泥石流一样的脑回路(像我鹅几(。))。

虽然她想套路我但是我是职业反套路的(…

求她出本的心情is RIO(🙏🏼🙏🏼🙏🏼

咔嚓一声:

唉。
如果,如果,如果。如果我出了个轰出本……有人要吗。
会画些小故事……大概就是我平时的条漫那种……假设质量也跟平时一样……说不定也会收录几个喜欢的条漫。
半夜发电突发奇想。就……想要就留个言?说不定我也会看热度吧……虽然很迷……
如果最后不搞了这条我就直接删掉了😂

互相帮助24~26

前文走这里

 

*ABO设定,谨慎避雷!

 

***

 

24

 

吃完午饭,饭田随便找了个借口提早离开了餐厅。

 

他找到切岛和丽日,本着出现难题大家一起解决的想法,他把事情大略说了一下。

 

并且为了防止误会和谣言、饭田强调了三次"虽然轰和绿谷的对话很奇怪…但刚刚说的全是我的主观猜测,请你们务必不要外传"。

 

因为他自己是个beta对各种信息素的气味并不敏感,所以只能找人帮忙——

饭田拜托丽日去闻一下绿谷的后颈的腺体。

 

棕发女孩听了饭田的转述以后整张脸写满问号:她之前说轰同学的行为是性骚扰…感觉有点抱歉可是她作为Omega怎么想都觉得那是性骚扰…。

 

丽日很快就答应了饭田。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自己也很好奇。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但是还是有一只又一只的猫往陷阱里跳——

 

切岛听了饭田的叙述,在满足好奇心和满足求生欲望之中选择了前者。

 

25

 

然后周四的傍晚,切岛看到坐在宿舍楼里的公共沙发上的轰焦冻。

 

红发少年盯了轰几秒钟,然后把锅甩给上鸣,他把上鸣电气扯到角落对他嘀咕:「……」

 

「啥?你再…不我不需要你再说一遍。」上鸣惊了。

 

切岛几分钟时间跑上自己宿舍把一张集体照拿出来,举着照片对上鸣说:「上次合宿的时候你不是还搭着轰的肩嘛!?」

 

上鸣伸手做出拒绝的姿势:「上次是我一时兴起!上去就勾他脖子对他说"哟!轰我闻一下你的脖子啊看有没有绿谷的气味"——绝对会被他冻成冰块的啊?!」

 

「我还想活得久一点好吗?!」

 

上鸣指了指切岛手上的照片:「你看看这里面轰的脸!他可以杀人!」

 

下一秒切岛人在沙发坐笔从天上来,爆豪随手拿了一只软的铅笔丢过去,正中切岛后脑勺:「你们两个吵死了!」

 

26

 

「不就是闻一下吗!这种事磨这么久你们傻啊!」

 

「噢噢噢爆豪你要帮我吗我请你吃一个月的激辣薯片?」

 

切岛轻车熟路地自动过滤了爆豪的恶言恶语,努力争取爆豪加入他们的临时联盟:「不然两个月!」

 

「……」

 

爆豪对他们翻白眼,行动力极强的top选手懒得多话,放下手里的书就往轰那边走。

 

「喂!阴阳脸。」

 

「…有事?」轰把视线从手里的书上移开,抬眸。

 

「等会我靠近的时候你别动——这件事和废久有关。」

 

「?」

 

红白发的少年听到绿谷出久的名字轻微地皱了下眉,真的就没有动作,有点茫然(呆)地让爆豪靠近。

 

爆豪凑过去,在离轰的脖子二十多厘米的地方停下来。

 

他用非常嫌弃的表情和化学课上教过的"嗅有毒或有刺激性气味气体时,应把集气瓶置于鼻子下方约20厘米处,用手轻轻扇动,以避免吸入大量气体."的闻气味标准动作嗅了一下轰脖子后方的腺体。

 

轰:「……」

 

爆豪的动作很快,一下子又拉开了距离,金发少年走回切岛旁边,低声说:「什么气味都没有。」

 

然后爆豪就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看书了,脸上就差没写着"老子根本不care你们想干嘛"。

 

在公共休息区的人视线都集中到爆豪和轰的互动上,直到有个声音弱弱地打破了沉默——

 

刚刚做完自主训练回到宿舍楼的绿谷出久围观了全程,他有点震惊:「那个…小胜、你刚刚在干什么?」

 


 

=tbc=

 

 

别担心,失恋阵线联盟的那个"小胜你喜欢轰同学是不是!"的套路

我玩了一次就不会玩第二次(…

 

我争取27~30的时候让轰总做个临时标记(??

A班的top3做事情都简单粗暴打架还势均力敌我喜(等


???


来自一个很无聊的朋友的问题(。

Q-如果白龙鱼服的世界观“英雄的粉丝会萌cp并且写同人”的设定 代入胜出 ,会是什么样的?

A-大概是这样↓


「???」

论坛里的英雄同人区人气非常高,其中英雄人偶这个现任No.1相关cp的人气居高不下,常年屠榜。

绿谷看到,某篇同人文里,他友情出演了和自家幼驯染419再打开他生殖腔做了永久标记最后把人抱回老家结婚的角色。

然后另一篇同人文里他和爆豪的位置又换了过来——

爆豪担当了主导者,掌握步调把控节奏千层套路…把里面的“绿谷“套牢了。

……ABO是什么东西?
算了,和平的象征下意识地觉得这个概念他不知道比较好,遂放弃了提问。

绿谷仔细斟酌语言:「我觉得……这是粉丝文化的副产品。」

「所以你对此没意见?」

爆豪挑眉看过去,对绿发青年的说法不置可否,又抛了个问题到他幼驯染那里。

我有没有意见对这种现象有任何影响吗?

绿谷愣了一下,避开了爆豪的视线,低眸看向手机屏幕。

爆豪新转过来的几个链接光是标题就让他心里发怵,不太想点开。

绿谷挑了一个看起来最正常的“考据贴”点了进去。
草草刷了两下觉得没什么毛病,于是他抬头对爆豪说:

「我觉得这些考据党说的基本是事实…… 」

金发青年冷笑了一下,从绿谷手里拿过手机往下滑,照着上面的东西念,声音毫无起伏地:「所以可以得出结论:英雄人偶和爆杀王在高一的时候就已经有很亲密的…」

「等等我没看到那里…小胜请不要念了我觉得有点可怕——」

「很亲密的肉体关系。他们一定是很熟悉彼此身体的弱点才能…」

绿谷把手机抢回自己手上,快速把那些捕风捉影无中生有的帖子关掉,爆豪皮笑肉不笑地看他的动作,没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