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我一点都不想听你解释。」
「我相信你。」






「留在我身边。」

阿玥太太的新本子wwwwwwww

轰同学要不是看你长得帅我简直想报警了好吗wwwwwww

完全就是性骚扰的举动了吧wwwww

不过既然你们两情相悦……调情也好性骚扰也好你们快去结婚啦wwwww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OAD的卡酱简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打打打杀杀杀完全不顾同学情谊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班级毒瘤啊这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明只用待在原地全员存活就好了啊wwww

🤦🏼‍♂️🤦🏼‍♂️🤦🏼‍♂️🤦🏼‍♂️🤦🏼‍♂️

被自己的脑洞甜到不行

然而要写出来至少要花四个小时🤦🏼‍♂️🤦🏼‍♂️(时速2000-的咸鱼)

欢快地码着轰出的哨向……

然后看到杂志消息说的幼驯染什么合体技……



「。」

思路断了(苦笑

在遇见你的那一刻,我杀死了心里的另一个自己。这便是全世界最微小的杀人事件。

【切出】不无小补


警告



Δcp-切岛锐儿郎x绿谷出久,轻微all出。谨慎避雷。

爱情向友情向自由心证。


Δ全篇OOC。

点文的扶疏疏太狡猾了,奶中了我的私心(。



Δ标有【*】的内容来自官方小说,那一段是单纯的引用。



Δ爆豪补习和初中同学的剧情来自官方小说。







-----------------------------------------------------


01




毕业了好几年的切岛锐儿郎,和自己中学时代的好友,爆豪胜己,一起坐在咖啡厅里。

听到爆豪的问话,他歪了下头,睁大眼睛的表情在爆豪眼里又蠢又呆,约等于一个无药可救的白痴。


「我觉得现在的他就很好了。无论以前还是现在,我都能直率地说出这一点。」


红发青年继续喝着冰可乐,顿了顿,接着说:「还有。我没什么要他拯救的——?」


然后再眨了下眼,眼底带了些玩笑的意味,倒也没什么恶意:「不像你和轰。」


他也不用改变我,我也不会想改变他,硬要说的话…大概是我们一起成长就好。


「……你这个人,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过了挺长时间也没什么改变,依旧是爆炸头和爆炸性格的金发青年冷笑一声,没多说什么别的,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01

高二上学期的某一天。


晚上七点,切岛敲开了绿谷的房门。


他双手合十,真诚地拜托班级第四帮他补习。



期考死线将近,对于不拿手的学科复习等于预习,而A班的排名一二三四五:八百万、饭田、爆豪、绿谷、轰——排除了根本没用的爆豪和(切岛不太敢去打扰的)八百万以后,剩下的只有绿谷最好说话了。


心有余悸地从四楼下到二楼,切岛回想起上次找爆豪补习的经过,不仅效果小于等于零,还对他造成了无法量化的心灵损伤。


爆豪一脸理所当然地说着很让人不爽的话,什么「不是很简单吗」、「就用这个算式一下子…」、「你白痴啊」等等等等。



让切岛一次又一次地意识到:爆豪不是很好的老师。

(最差的那一种。)


所以,现在,脸上带着苦笑的切岛,出现在了一脸茫然的绿谷的房间里。

他书包里除了课本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汽水、零食和漫画,打开包的时候绿发少年还小小地惊了一下。



02




绿黑的头发上还滴着水珠,刚刚做完训练、洗完澡的绿谷先磕磕绊绊地答应了切岛的请求,然后闪身让切岛进门。


很少到绿谷房间的切岛没觉得有什么别扭,拉开椅子坐下就从书包里掏出两瓶饮料,把其中一瓶递给绿谷,对他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然后红发少年扭开瓶盖,看样子很开心地喝饮料,绿谷猜他是觉得自己期末考试有着落了所以放心了——?



「呜哇——果然夏天的冰饮料是最棒的啊!」


绿谷在一旁看到切岛神情夸张地对他笑,也回以微笑。


原来不太自在、有些紧张的情绪少了很多,大概因为切岛的笑感染力很强?


看着红发少年爽快地灌下饮料,他感觉心里那些面对新事件的局促逐渐没了,(有同学拜托自己帮忙补习,这种事对于绿谷来说算是第一次。)他松了口气地将目光转回桌上的饮料和摊开的教科书。




03

晚上八点半,切岛同学似乎被一道函数题折磨得趴在桌上起不来了。


绿谷拿起自己的那瓶饮料,口味和切岛刚刚一股脑灌下去的不同,不过他喝过几口,酸酸甜甜的果味汽水味道还是很棒的,切岛同学应该有挑选过口味。


他没想什么,大概被切岛的自来熟感染了,他挺自然地就拍了拍红发少年的肩。



瘫在书桌上的切岛视线一抬,大半瓶汽水和汽水透过去的、带着几点雀斑和暗绿色眼睛的脸庞就进入他的眼中。



绿谷摇了摇饮料,然后扯了下嘴角,切岛仿佛能看到绿谷脸上写着"再坚持一下吧?"——这让他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

「切岛同学要不要喝我的这个口味?」


「噢噢、谢了!」


他接过去,对嘴灌了一口又还回去,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绿谷把瓶子拿回来放桌上,目光转回切岛的作业。另一只手开始碰上他的嘴唇,切岛知道,那是绿发少年陷入思考的动作——那么,暂时别打扰他比较好。


04


补习基本告一段落的时候,切岛趴在桌子上,斜斜地望着绿谷。



一般来说是有些失礼的姿势,但是绿谷莫名觉得这算是切岛同学以及把他从熟人上升到还不错的朋友的身份才做出来的事情,所以他非但没觉得有什么别扭,反而有些小小的雀跃。


「——绿谷你、头脑很好吧?」


红发少年冷不丁就冒出一句和刚刚补习内容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指着他,平平淡淡地说。

于是绿谷也就事论事地、老老实实地答。


「…欸?没有吧。比起小胜和八百万同学来说…」

「不,我说的不是那种类型…」,切岛面带微笑地打断了绿谷的话,然后又转了话题,视线落到桌上的零食袋,眼睛亮了一下: 「——喔、你吃不吃薯片?」


接着扯开袋子,拿起一块膨化食品放到绿谷嘴边。


绿发少年不明所以地顺势用嘴接下薯片,慢慢嚼着,含混地对他说着谢谢。




切岛鬼使神差地说出一句话,他自己也没想到脑海里会突然出现着想法。


「抱歉、能暂时别动吗,我想好好看一下你。」


绿谷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欸",然后点了点头。


「好的……?」


看起来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听话照做了,一动一动地定在那里,神情有些懵。


……居然真的答应了。



切岛也稍微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既然自动提出要求的是自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望着他。


05


切岛撑着下巴,暗红色的眼带上点探究。


这个人,倒是挺不可思议的。


刚刚入学的时候,明明有着那么强大的个性,却似乎完全不会使用,只能通过自残一样的方式攻击他人,同时无数次伤到自己。



就算是这样…在和轰、和爆豪对打的时候也是全力以赴,进医疗室的次数更是数不过来。


另一边的性格——嗯,怎么说呢,好像只剩下褒义的了。


干脆利落,直率真诚,会为了目标很坚定地努力,会有迷茫但不会有杂念。


碰到难以应付的情况总能坦然面对现实,被打击得有些沮丧的时候却不会放弃任何一丝的可能——这点他在和绿谷一起营救爆豪的时候有了更深的体会。


大概……面前的这个家伙,就是想成为笑着帮助他人的英雄,仅仅是这样而已吧。


他默默地想,思考没什么重点。


然后因为目标纯粹而一往无前,真厉害啊——我是不一定做得到的吧?


切岛想到这里,突然笑了笑自己。


没什么好比较的,差距一直存在着,他也不想对所有事都那么严格,搞得像世界只剩挫折。

啊,还有,这个家伙好像对自己自卑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现在还好一点,切岛不太确定,不过高一上的时候真是有够夸张的。




06



绿谷的脸开始红了。

切岛对他摆摆手,试图让紧绷的绿发少年放松一点,爽快地道:「我看完了,放松点」然后切岛想到了什么,咧开嘴对着他笑:「说起来,绿谷。那天我和爆豪碰上你初中同学了。」


「他们似乎对以前的事情、对你——感到抱歉。还说你真的很厉害啊、什么的。」


绿谷愣了好一会,理解了切岛在说些什么以后,脸彻底红了:「啊——?我、欸——?!」


切岛继续笑,他猜对了——果然会害羞啊。


07


【当时,绿谷的初中同学,对切岛这么说着。


「……在电视上看到体育祭里,绿谷拿到了预选赛第一名,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单纯的觉得“好厉害啊”……」


「是啊……」


然而,在他们的语调中,懊悔之情满溢而出。表情也很不好意思似的,只能从中看到满满的痛苦。


讨厌卑鄙之事的切岛,并不了解欺负他人的人的想法。但是虽然并不了解,他也并不想苛责懊悔了自身所做之事的人。解铃还须系铃人。不过,那个系铃人一定——。


「绿谷如果知道自己被这么说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啊、不,应该会害羞?」


如果是那个以欧鲁迈特为目标的绿谷,一定会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地笑着原谅吧。不,说不定连原谅这样的概念都没有。对绿谷来说,拯救正痛苦着的人这种事,大概就像呼吸一样理所当然。 】*



08


后来,补习还进行了几次。


最近期末的那几天,一次午休时,教室人都走完了,只剩绿谷和切岛两人顶着黑眼圈,讨论卡死在一道压轴题的解法上。


纠缠半天没有结果,红发少年手伸上去,按住绿谷的肩膀,他们坐在课桌同一侧,所以切岛得以很方便地靠上去:「绿谷——我太困了,借肩膀靠一下。」


绿谷在草稿纸上验算的手都没停,随意答应了几声。

差不多十分钟以后,午休快结束,切岛挣开眼睛。




发现面前突然多了几个同班同学,他们的眼神意味不同,共同点是都有点可怕。


绿谷大概有向他们示意过"最好不要打扰切岛同学休息"之类的话吧。


他干笑两声,很快把搭在绿谷肩上的手抬起来,然后顺手摸了摸绿谷的头发。


…丽日的眼光有点灼人。

切岛冲着她了然地笑笑,比了个“抱歉了啊”的手势。

……

当时,他还真的没想那么多。

不说吃醋啊占有欲啊恋爱之类,和他们这些预备英雄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就算是丽日不太开心的眼神…切岛也没思考过其中有什么意义。



09




高三的一次实战演习。

敌人消灭得七七八八时,切岛刚刚想把在高处的爆豪和绿谷叫下来,就听到爆豪朝绿谷大吼:「啊啊啊啊你他妈在说什么鬼话啊」和一声超大的爆炸声,接着看到绿谷身体腾空,朝他的方向摔下来。


?!


切岛愣了一下,一下子解除一部分硬化,下意识地双手张开,用更柔软的身体来接住绿谷。


结果当然是一起摔了。



四舍五入算是抱着绿谷滚到地上。




后背的硬化没有解除,但从地面反上来的作用力还是让切岛发出一声闷哼,咬了咬后槽牙。



10




一片混乱后,切岛、爆豪和绿谷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切岛和爆豪一起回去是日常,而绿谷想找机会向切岛道歉。)

切岛手舞足蹈地和另外两人诉说着自己初中时碰到小流氓欺负女孩子的事情,一向正义感爆棚的切岛即使面对人数差距(一对多)也忍不住多管闲事了。


「那时候什么都不管、噢——地大叫一声就冲上去救人了。」


绿谷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暗绿色的眼眸像是要发光一样,转头看向切岛。



「切岛同学,好帅气啊……」

爆豪:「???」


本来在他们旁边默默走着的金发少年把"什么、这两个人是白痴吗"的表情全写到脸上了。

切岛自己也愣了:「不,等等,最后还是被揍了?我没赢啊?」




绿谷看切岛愣了,绿眼眨了两下,不太理解切岛在疑惑什么:「可是结果来看、那个女孩子被切岛同学救了吧?」

「嘛……那倒也是事实?」


切岛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挠了挠脸,偏开头,避开绿发少年直直地望过来的视线。


这人亮晶晶的眼睛……招架不住。



11




切岛同学——好厉害啊。


以前似乎有哪个女同学评论说"看起来有点普通但是意外的很可靠"之类的、个性方面也是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在战斗之中很有用。


还有性格也……找不出贬义词来描述。


绿谷扯了扯自己的下唇,认真地思考着。


自己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被切岛同学感染?大概就是、很热血地,像jump系少年漫画一样、喊着友情理想之类的,就燃起来了。


在班级里也是这样。


切岛同学像是粘合剂一样把班级的团结维系起来了,似乎天生就是这样的角色,是把"朋友是最重要的"这样的话当成理所当然的事实的,非常可靠的同伴。


有这样的人在身边,让人感到非常安心。


绿谷没想到自己下意识把自己的想法通过碎碎念说了出来。

绿谷的头被狠狠地敲了一下,这一击直接打断了他的思考,自家幼驯染冷冷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那不就是在说他是个热血笨蛋的意思吗。」





12



绿谷慌慌张张的对切岛道歉的时候,切岛没什么所谓的摸了摸后脑:「啊?不用觉得过意不去啊。」


切岛搭上旁边人的肩膀:「如果你是我的话、也会为做同样的事的吧?」高空接人什么的。

红发少年带着白痴一样的笑容(此说法来自爆豪),露出尖尖的虎牙,不需要说那么多,他相信绿谷明白他的意思。

绿谷微微张大了眼,几秒以后对他展开一个非常棒的笑容:「嗯。」


啊,和绿谷交流真方便啊。


听到绿谷回应的切岛开心地偏头看向他——现在轮到切岛对着绿谷发呆了。


然后绿发少年的眼里像有一片幽深翠绿的树林,但其中确有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火光,亮得刺眼,仿佛能把心里的所有灰暗都抹去一样。


那一瞬间,切岛锐儿郎不明白自己突然的心悸是怎么回事。


不过,有什么东西,爬上高墙,悄然绽放。











-fin-





官方小说的翻译我会放到评论里w



那么,切出这个超冷的cp……

我也算是产过粮了啊23333


两个热血笨蛋不是挺可爱的嘛XD

01你们把它理解成爱情向的石锤 或者友情向的日常都行吧,也许(。


那么,感谢你的阅读w
祝你早上、中午和晚上都心情愉快!XD

回去看了一眼坦白从宽

「这谁写的???后续呢???为什么不写完???」

啊,粉丝到了一个我喜欢的数字!

攒个人品,来点文/点梗吧XD!

设定或者梗都行。

cp小英雄的、和小久的cp我都可以尝试一下……?


会找两三个有趣的写短篇w

写得最顺手的大概还是轰出胜出吧√

字数我尽量控制在一万以下。

超了我……我也没办法。ଘ_ଘ


歌名

我懂日文怎么读

但是我不懂意思

一看他的翻译

我差点给他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