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轰出】坦白从宽

警告

Δcp-轰焦冻x绿谷出久

Δ史密斯夫妇梗,谨慎避雷。

Δ世界观有改动,私设如山海,山海不可平。

Δ非常ooc。


----------------------------------------------------



一、所谓一见钟情 



二十二岁的轰刚刚结束自己的任务,正在回家的路上。


那是岁的末尾,浅灰的天空飘着一点细碎的雪花。

他不紧不慢地在雪地中走着,在街道的转角看到一个绿色头发的青年。

青年一手拿伞,一手费力地将自己包里的便当盒拿出来,打开盒子把饭团里面的小鱼干拿出来,放到轰家里养的猫面前。 


两只小猫似乎完全不怕他,摇晃着脑袋嗅着小鱼干,绿发的青年背对着轰,没有察觉他的接近。 


轰听到青年对着其中一只小猫碎碎念,这种绝对会被人吐槽的举动还配了更想让人吐槽的台词:「欸、想做什么的话,就去做啊。鱼肉有好好处理过的。」

 
猫比那个青年更早看到轰,其中一只喵地一声就朝他飞窜过来,另一只气定神闲地舔着绿发青年的手,时不时蹭两下。 


接着那个绿发青年回了头,脸色被冻得微微发红,颊上有星星点点的雀斑,一双亮晶晶还带着笑意的暗绿色眼睛,其中好像藏着另一个美好得不像话的世界。 

轰看到他的一瞬间——身子就没来由地震了震。 


心脏砰砰砰地、不受控地开始乱跳。好像陷入了蜂蜜的沼泽,只想沉进去,谁也拉不了他。 


后来轰对他的朋友或是兄弟形容这种感觉的时候完全词穷。



俗话说一见钟情其实就是一见钟脸,但是平心而论绿谷的脸并不算是出众,最多算是清秀和可爱。 


***


绿谷初见轰时,轰穿着一件白色的卫衣,绝对可以称得上帅气的的脸庞没什么表情,在自己脚边的小猫喵呜一声,像毛线团一样朝那个红白发的青年窜了过去。 


拥有这奇妙的发色的青年怀里揣着两只小猫,两只奶猫,一只暗红色一只纯白,和他的头发互相衬着,场景有点诡异又有点有趣。 


那时的轰表情有点冷,带着淡淡的不易觉察的疏离感。对他点头示意,转身就走。 


(后来绿谷才知道那时候轰不懂怎么处理自己突发的心跳加快,一下子迷茫无话,下意识就想离他远点。) 


绿谷鬼使神差地就跟在了他身后。

就一直走着。

走了大半段路带着猫的那位突然回过头,说话意外地很直,不带敬语也不转弯:「你跟着我干什么?」 

绿谷愣了一下,指了指一直在他脖颈趴着,蹭轰耳朵的的猫咪,以他在看猫,不放心为理由糊弄了过去。 


当时轰顿了顿,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就在绿谷被看得心里开始有点发毛的时候,轰出声了:「这本来就是我的猫,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然后皱着眉把挣扎着要跑到绿谷那边的猫抓起来,放到绿谷的肩膀上。



莫名其妙地,轰手腕上凸起的一小块骨头在绿谷眼中——十分显眼。

绿谷吞了吞口水,抿紧嘴巴,全身绷紧。 


然后距离一下子变得挺近,他看到面前这个红白发青年的左眼是纯净的蓝,让绿谷想起曾经魔鬼训练时,在漆黑的水底,看到的自水面上照下来的蔚蓝色天光。 

没什么道理的,他的脑袋像被一颗高速行进的棒球击中,晕晕乎乎神志不清。 



二、所谓再见倾心



绿谷和爆豪被他们高中同学切岛和上鸣拉到一个酒吧。


酒吧的老板似乎人脉挺广,认识很多个有名的英雄,也善于帮他们保留隐私,所以上鸣他们很喜欢到那边喝酒。 

熙熙攘攘的笑声和乐声在耳朵边转圈圈,所有人都在不顾一切地狂欢。



绿谷看出了神,心里竟然一点也不觉得这热闹跟他有任何关系。 


他低下头看桌子上酒杯里的气泡一颗一颗浮上来,用肉眼看不到的速度炸开。



在他数到第七颗的时候,上鸣在他背后轻轻拍了一下,想要让他也随着喧闹的空间的气氛一起high。



上鸣笑眯眯地对他说:「绿谷不用绷这么紧啊!偶尔放纵一下不是很好吗。」 


然后他大大咧咧地把视线一转,想到什么话题就说什么话题:「不过,今晚的女孩子都凑到那边吧台去了啊——听梅雨酱说好像来了个帅哥?」 


然后金发青年啧了一声,半开玩笑地继续发出感慨:「帅哥就是好啊!你看人家那张脸,那身材,那气质,还有那眼神——咦那眼神是不是在看你?」 



然后绿谷一转头,呆住。 





事后上鸣和旁边的切岛两名围观群众表示自己的内心受到了很大伤害,还假模假样地找了两双墨镜和绿谷嚎。

说绿谷一看到人家就开始发呆然后原地卡死五分钟,另一边的陌生帅哥(虽然头发颜色有些奇怪,脸上还有疤,但是长相还是能电死其他女孩的那种)也对绿谷的视线停留时间没有什么意见的样子,静静地和他对视。 



明明(应该是)很正常的对视,却硬生生被他们放出了恋爱一样的闪光。 


被这种光闪到的上鸣几分钟后才敢战战兢兢的打破沉默,他用手肘戳了戳绿谷:「……你们认识?」 


绿谷这才回过神,脸上一片红,很艰难地答:「……并不。」 




半分钟轰走上前,拉起绿谷的手,把他牵走了。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似乎没什么不对,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红一绿就消失在酒吧门口。 


据说轰在当天就告白了。 
据说他们两个当天就在一起了。 


……去掉据说那两个字吧。 



三、所谓闪电婚姻 




「轰君——呃——和我求婚了。」 

 

绿谷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轰的全名,想叫名字都叫不出来。


丽日御茶子、饭田天哉:「……」 


「可是,你们才认识了三个月。」 


绿谷学生时代的班长的眼镜发出白白的反光,语气却有点弱。 


「我想着、唔……似乎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可是,小久。你们才认识了三个月。」 


御茶子喝了口花茶想要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重复了一遍饭田的话,语气也有点弱。

 
无论在哪个世界,刚刚认识了三个月就心甘情愿、义无反顾地冲进爱情的坟墓——这样是不正常的。



太快了,如果在战场这就叫轻敌,在考试就叫不审题瞎答题,欲速不达,见小利大事不成,反正不可能有个什么好结果。 


这个事实绿谷当然是知道了,他很清醒…大概吧。

 
轰和他是不同的。 


绿谷咬着下嘴唇,陷入自己的世界,旁边坐着喝茶的两人对视,无奈地笑着等他的回应。 


轰是个没有个性的普通人。 


而他绿谷出久是个传承了ofa的英雄,虽然现在处于可贵的和平时期,人们安居乐业,世界风平浪静,各个英雄不喜出人头地(也没什么机会给他们参与战斗大打一场)都偏向于隐姓埋名,但是实力过人的英雄在英雄界还是被人熟知的。 


尤其是他们雄英A班曾经创下好几个吓人的记录,英雄人偶的名字常年出现在小媒体的实力排行榜中,虽然战斗的时候会有战斗服或者面具遮住面容,但是认识绿谷的脸的英雄——绝对不在少数。 


英雄们自然都偏向于和另一个英雄结合了。 


毕竟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或者和什么人有了私仇,无个性无战斗能力的伴侣会被敌方劫下成为威胁的筹码。



为了保护自己无个性的爱人而死的英雄…历史上不是没有,倒不如说数量有点太多了,所以更加导致了——大部分实力强大的英雄,都会选择一个和他实力相当的英雄作为伴侣。 


但是、每一次理性与感性的天平出现了轻微的摇摆,只要轰拉住他的手,或者简简单单、直率专注地朝他看过来的时候,绿谷出久就不慌了。

心下是某种笃定,他认定——就是他了,不会有别人了。 




事情是自然而然地发生,就如同夜幕降临,白日西沉。

 
啊啊总之就是一见即钟情,后会已有期,再见则倾心——这种电视剧都不会这么编的、狂撒狗血的戏码。

 
绿谷出久就像一只跳入陷阱的兔子,在坑底碰上一只硬邦邦毛刺刺的猕猴桃,上前两步还没来得及对那只猕猴桃做什么事情呢,帅气的猕猴桃先生就自觉地把自己切开,露出柔软酸甜的果肉。 


绿谷很谨慎地措辞,认真地看着从学生时代开始陪伴自己的两位好友。



「我想…我是真的,很喜欢他。」 

没有关系,一切allright,英雄人偶会保护好自己的伴侣的。 




*** 


轰焦冻目前很清醒…大概吧。


爱情的力量很大,爱蒙住人的眼睛,但是同样的,爱可以令人变得更坚强、勇敢、自信。

这种稀奇古怪的情感几乎可以做任何事,只除了一样:爱情改变的只是你自己,不能改变别人。 


轰被绿谷改变了,毋庸置疑。 


三个月时间,只要轰和绿谷待在一起, 总会有很新的体验。

比如对时间空间的概念发生错乱。



在等绿谷回消息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发现一分钟原来这么漫长。晚上跟绿谷散步回家,也从来没有发现几公里的路程那么短,走几步就到了。


再比如,视觉出了问题。

他和绿谷站在城市中心的时候,眼见的远处是城市晚间溢彩的霓虹灯,可是那些繁华与吵闹和轰都没有关系,都模糊了,世界好像只剩下两个人。


绿谷出久是无个性的普通人。 

轰记得一个月前,他和绿谷出去吃饭,巷子里有个能制造烟雾、力气很大的小混混在和另一个能控制气流的小混混打架,绿谷刚刚走出门口就被烟雾糊了一脸。



轰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到绿谷头上,摸了摸他的头,让他倒数二十秒再把衣服拿下来。 


然后轰花了十秒钟把那两个混混的脚固定住,花了五秒把他们两个拎起来甩到街角,确保他们没胆打架、绿谷也看不到他们——又用了五秒。 


绿谷从乌烟瘴气里看过来,一身尘土,脸上灰一块白一块的,唯独睁大的绿色眼睛又圆又亮,像只小鹿,轰一看他的样子,就不由自主地想让他躲开任何是非之地,能跑多远跑多远。



至于他自己的安危,倒是没怎么太放在心上,也没什么必要放在心上。

他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 


目前轰的实力排名应该挺靠前的。



虽然轰并不在意这种事情,但是他家的混蛋老爸天天在他耳朵边叨叨叨,听得耳朵起茧了也就是那几个名字,以前是allmight,现在是漆黑英雄、人偶、爆杀卿什么的。



似乎都是轰前面一届的人,轰对世界排名这种无聊的事一向敬而远之,直到现在连那几个英雄的人都不认识。 


轰是不大会顾影自怜的,因为无时无刻不再挖空心思地想更强大一点,童年却拼了小命也得不到安德瓦那个混蛋的一点赞许。也很少能感觉到“委屈”。 


因为幼童跌倒的时候,只有得到过周围大人的细心抚慰,他才知道自己这种遭遇是值得同情与心疼的,才会学着生出委屈之心,但如果周围人都等闲视之,久而久之,他就会认为跌倒只是走路的一部分而已。

但是轰看不得别人"跌倒"。 


那个别人特指绿谷出久。 
看到绿谷处于危险之中轰的心脏就开始不受控制地抽痛,简单来说就是不能忍。 


轰从来没想过自己身为英雄和绿谷这个普通人求婚有什么不妥,因为在"轰焦冻绝对能保护好绿谷出久"的前提之下,结婚变成了一个令人安心满足的好事情了——他可以和绿谷相处更长的时间,共同拥有一个家庭,尽他所能地让绿谷感到开心。 


所以,当他姐小心翼翼地问他是不是真的想好了的时候,轰未曾犹豫,斩钉截铁地说:「除了他就没有别人了。」 


四、所谓掉马

最无聊的人活在最有趣的世界中。 
世界持续前进,带着胜者裹挟而前。弱者踌躇不定,最后被世界碾碎于此。 


他们出生,他们争论,他们死去。 


留下了这个世界,也什么都没有留下。

英雄的世界和普通人的世界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割裂。

轰作为英雄,拥有着进入很多秘密场合的权限,那是无个性的普通人与实力低下的个性拥有者…永远无法触及的领域。



他这一次接下的任务是在一艘游艇的拍卖会上将匿名的卖主截下,把文物送到有关机构研究。

 
拍卖会的现场警戒程度很大,有专门的英雄被拍卖会举办人聘用,保护买家的安全、维护现场的秩序。 


轰摇晃着手中的鸡尾酒,酒杯反射出身后几个富豪的身影。 


他今天穿着规规矩矩的西装,打着领带,宽肩窄腰,底下是战斗服,面具遮了半张脸和上面的伤疤,另外一半神色淡漠,半边的面具不能挡住他的面部曲线,挺拔的鼻梁让侧面的轮廓更加流畅,紧抿的薄唇线条优美的在面部展开。 


这副装扮引起了旁人(尤其是女人)的小声议论,细细碎碎的声音纷纷猜测他到底是哪家的少爷。 




而意外也就是从那时开始。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爆响,有人掏出了手枪,砰砰两枪,子弹擦着轰的头发射到他身后的墙上。









-tbc-





掉马的情节写不完了…(

我其实最想写的就是他们掉马互骂互打明撕暗秀的场景的…

但是无奈爆字了orz


小久知道有个英雄叫焦冻,也知道有个男友叫轰。

但他不知道他的男友全名轰焦冻。

 

两位dalao都想保护自己“无个性的弱鸡男友”(??),掉马发现对方似乎也是个大佬,何以解忧唯有打架√

那么,我们下篇《抗拒从严》再见!((






下章预告:


轰焦冻半垂着眼睛,眼尾修长,微微活动了一下筋骨,原本冷淡得近乎有点禁欲的人忽然就仿佛带了某种野性。

  
他一脚踹在门上,连门轴再门板一起携手完蛋,一声巨响,尘土飞扬。 


先发制人,直截了当:「你骗了我。」

 


……是不是应该出于礼貌害怕一下?

评论(96)

热度(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