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我一点都不想听你解释。」
「我相信你。」






「留在我身边。」

【轰出】计获事足

警告


Δcp-轰焦冻x绿谷出久


Δ私设--16岁和26岁的绿谷出久在生日那天,时空互换了。(就当他是中了奇奇怪怪的个性吧



ΔOOC,谨慎避雷


Δ小久生日快乐!




-------------------------------------------------------------



「所以,是长大的轰同学?10年后的……?」

「对。」

轰轻轻点头,目不转睛地望着眼前绿发的少年。


自家的沙发上,十年前的绿谷出久正襟危坐,手放在腿上,抓住裤子的布料,坐立不安。


16岁的绿谷比26岁的那位最强英雄身材上还要小一号。

轰用目光稍微比了一下,他自己的身高是185cm,小号绿谷和他差不多有一个头的距离,脸孔带着稚气,头发比十年后的那位要卷一点。

眼睛一直是大的,圆滚滚的、小雀斑也是从认识的时候就看得到的。

所以总体来说变化不大,就是身材拉长了一些,全身肌肉更结实了些,然后面孔褪下了稚气而已。

简单地说,就是16岁的绿谷和26岁的绿谷在7月15日这天,时空互换了。



16岁的绿谷来到了26岁的轰焦冻身边,而另一边应该就反过来。

***


轰回忆了一下,他开始他那场旷日持久的暗恋——据旁人说是明恋但是当事人绿谷完全没察觉到所以还是暗恋——也差不多就是绿谷16岁的时候,结束暗恋告白成功已经是高中毕业的事情了。


所以,现在的绿谷还处于“轰同学是我很好的朋友,并肩作战真开心啊”的状态,也完全不懂他的轰同学不想把他当朋友。


目前对26岁的轰焦冻的态度也算不上警惕或戒备,大概是因为自己到了十年以后而感到混乱无措。


轰默默地想,似乎哪个时间点的绿谷都不会产生“轰同学会伤害自己”的想法,所以某种意义上非常坦然。

这种态度在轰看来有点无知者无畏的意思,因为轰自己都说不准他会不会真的对绿谷出久“做出什么事情”来。


……比如有些特定的时候,会有过分的私心。


***


轰打算等他自己接受现实。



他相信绿谷会适应现在的情况,慢慢放松下来,这个人的适应力一直很强,不需担心。
(不过,实际上,轰也不知道怎么安抚他的情绪。)

轰的房间里传来“喵”的一声,打破了轰和十年前的绿谷之间僵持着的,有些尴尬的场面。


一只红白色的小猫从门缝里钻出来,爪子点在地上悄无声息,向轰跑过来的时候、注意到了绿谷。

猫看起来很通人性,它静静打量了一会小号的绿谷出久,然后慢慢上前蹭他的裤腿。


绿谷:「……?」


他抬头望向轰焦冻,没有开口,默默用眼神询问。



这只…颜色上、和轰同学很像的猫是怎么回事?



***


轰焦冻对现状不是很满意。


所谓现状指家里两人一猫的情况。

那天绿谷出久抱着一只猫回家,据说是粉丝送过来的礼物,粉丝很喜欢英雄焦冻和英雄人偶,于是用某种奇奇怪怪的个性把一只小奶猫的毛色改成半红半白,连脸上的伤疤都用红棕色来复刻了一下。


总而言之,如果轰焦冻变成一只猫,外观就是那个样子。

然后猫送到了deku的事务所。


为什么不直接送到轰那边,大概还是觉得绿谷比较好说话吧。

听到绿谷收到这只猫的消息的时候,轰还挺有信心的,他觉得——自己的恋人不会吃这套。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猫作为礼物也太奇怪了。

直到轰焦冻回到家中,有些错愕地(虽然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看到绿谷动作笨拙地把猫抱在怀里。



和自己的颜色差不多的小猫很乖地用头蹭着绿发青年,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恋人…真的吃这套。



「这只猫、和轰同学很像喔!可以在家里养它吗?」

「……好。」


学习能力极强,学生时代成绩优秀的精英学生轰焦冻,学不会拒绝绿谷出久。


***



他没想到一只猫会很难管。


管得不好的话,天天睡你的床,吃你的粮,窝在你的人怀里。


轰面无表情地和十年前的绿谷介绍这只家庭成员,冷眼看着那只很像自己的猫在绿谷怀里打呼噜。


「他像我,比较听“你”的话。」


而且这只猫很黏绿谷,和轰的关系始终保持在礼尚往来,偶尔礼貌性地亲昵一下的程度。


绿谷花了两秒接收轰的信息,眨了两下眼睛,又花了五秒勉强把轰刚刚帮他剥好、喂给他的橘子咽下去,(因为他的手在挠猫咪的下巴,所以轰直接喂过来了。),卡了卡。


因为轰的话里很轻易地能抓到疑点(槽点?),所以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接。

你听“我”的话?


……啊?为什么。


***


「以后的我、工作很忙? 」



绿谷指了指自己,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红白发的青年。


十年后的轰焦冻也微微低头看他。


「为什么这么想?」

绿谷又指了指十年后自己的房间,床上的床单洁白整齐,很新,基本没什么住过的痕迹。


「床上没有睡过的痕迹……」

睨了一眼绿谷的房间,轰把视线移开,脸上的表情没变:「哦,挺忙的。毕竟是职业英雄。」



可是轰同学刚刚还说现在和平时期工作量减少……


绿谷嘴巴张了张,但没开口继续问下去。


算了,16岁的绿谷出久看红白发的青年一脸云淡风轻理所当然,觉得还是不要多问为好。



***


「今天是你的生日吧,想去哪里吗?我和你去。」


轰对绿谷这么说着,然后电话铃声响起,他走到床边拿起手机。


「是我。」


红白发的青年向绿谷的方向斜了一眼,说:「绿谷不在,有事吗?」


十年后的绿谷的确“不在”,所以轰这么说也无可厚非,绿谷隐隐约约听到电话中说着什么爆炸、villian、紧急之类的词汇,轰皱了下眉,挂断了电话。

「抱歉,我可能要出去一会。」



绿谷推测轰今天应该是休息的状态,因为刚刚还说过要陪他过生日——那应该是未来的绿谷出久的手机。

这样一来结论就很明显了。


「那是“我”的任务吗?」


绿谷用手指了指轰手上的手机。

定睛一看发现上面有和allmight相似的手机壳,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后,他快速反应过来现在的状况,拉住即将转身去现场的轰:「我可以和轰同学一起去吗?」

轰偏头看他,绿谷急忙又补了一句:「不会给轰同学添麻烦的!我保证会保护好自己!」


轰的眼睛微微睁大,有些意外。出乎意料地,他也没有阻拦:「好。」

「希望你遵守诺言。」


轰在打开房门后,背对着绿谷,这么说着。


***


十年后的villian和十年前的差不了多少。


绿谷站在战场边缘,观察着周围,看着敌人说出坏人专用的那些发言,利用自己的个性来作恶伤人,损坏公共设施。

然后、被没耐心和他们废话的轰焦冻三下两下地解决掉。

……十年后的轰焦冻倒是变了挺多。


绿谷的拇指抵住他的下嘴唇,习惯性地开始口述焦冻英雄的分析报告。


力量速度技巧、协调性、临场判断力、个性的威力及适用范围……都是顶尖水准。

体力……因为冰火一起使用打败敌人太快了所以还看不出来,不过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综合实力,绿谷回忆了一下轰的父亲、安德瓦的相关数据和战斗记录,现在的轰同学战斗能力应该和安德瓦不相上下…也许还略胜一筹。

按英雄的成长历程来说,十年时间能成长到这种地步…



简直是怪物一样的成长速度啊——虽然他早就知道轰焦冻天赋异禀,努力程度也不输任何人,但是一下子跨越了十年让他看到巨大的差距,还是有点不习惯。



***



绿谷穿着轰给他的白色卫衣。


用宽大的卫衣帽子遮住脑袋,口罩遮住面孔。



轰的衣服直接被小号的绿谷穿出了长卫衣的感觉,绿谷不太习惯地摇了摇手腕,松垮的衣袖再一次提醒了他——他和轰存在着极大的体型差和实力差的事实。


结果,生日和他去玩就是带他上战场作战…



的确是很独特的庆生活动,作为英雄宅的绿谷出久对此不仅毫无怨言,而且还在心里默默记着10年后英雄们协同作战方式的变化。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绿谷回头,是两个打扮可爱的初中女生,女孩眼睛亮晶晶的,脸上带着粉红色:「那个、你是英雄人偶吗?」


因为只能看到眼睛和一点头发,女孩们似乎没察觉这个英雄人偶是个“冒牌货”。

「啊,我……」


绿谷还不知道怎么答话,远处传来一声爆响,浓浓的黑烟随着气流卷过来,一片硝烟之中红白发的青年朝绿谷大步跑来,握住他的手腕,对女孩们说:「抱歉,我要先带他走了。」


女孩们不像是失望的样子,反而更加兴奋了。



绿谷在跌跌撞撞地被轰拉着跑出人群的时候还隐隐约约地听到她们在喊:「我猜的没错——!今天是人偶的生日!他们就是在附近约会!」


绿谷:「……」


完全被误会了——他偷偷看了一眼面色不变的轰焦冻的侧脸,拉着他跑的青年表情平淡,太平淡了,让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大惊小怪。



***

「那个、轰同学,我们为什么要跑回家里……?」



之前轰有和他说过他们现在住在一间房子里,是舍友关系,所以绿谷也就直接说"家"了。



真的说出口来又觉得有点别扭,绿谷抿嘴等待轰的答复,但是眼前的人似乎没打算发出声音,于是突然就陷入了沉默。


绿谷还在喘着气,现在是酷热的夏季,刚刚在太阳底下的剧烈运动让他有些吃不消。



不像轰天生有温度的自动调节功能,他额头上的碎发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热…要热到变形了。


如果他是个冰激凌、现在已经化成奶油了。


***

轰撩起绿谷绿黑色的头发,很顺手地把手贴到绿谷额头,帮他降温。



然后打开空调,从冰箱拿出冰镇的苹果汁,插好吸管递过去。


前面绿谷问他为什么要跑,轰是真的不知道怎么答——


不跑的话全世界都会来祝你生日快乐,然后乱七八糟的人就会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了。


……这种话,当然是说不出口的。



***


冰冰凉凉的触感从头上传来,绿谷都吓呆了,一时间忘了闪开,就愣在原地。

他脑海里仿佛有视频网站的弹幕一样重复刷过:“我是在干什么”、“他是在干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在脑袋陷入彻底的混乱之前,绿谷拍了拍自己的脸,先不管为什么轰同学会这么顺手地提供冰敷服务,他有些话想先对他说。




***


打开空调,脸颊和脑袋冷却以后,绿谷咬着苹果汁上的吸管,直直地望着红白发的青年。


然后直率地开始传达自己的心情。


「刚刚的战斗…轰同学,真的非常厉害!」


「虽然不知道十年后我自己能有多大的进步、如果和你有很大差距的话、我必须更加努力才行——」



在别人背后停下脚步,渐渐连他们的影子都看不见的绝望…这辈子都不想体会第二次了。


「轰同学,我一定、绝对会追上你的!」



***


举步维艰,进退维谷。



「追上」……

谁要追上谁啊,简直主客颠倒。


不止是让人不知道怎么接话,更让人在各种意义上都想去误会。

轰很为难,他觉得绿谷误会了挺多东西——



16岁的绿谷出久,不可能知道十年以后,他继承allmight的称号成为最强英雄的事情。



而且根据轰焦冻对绿谷出久的了解,十有八九这个没什么自信的家伙,以为26岁的自己和轰的实力差一大截。

……


他对「绿谷出久总会下意识地看轻自己」这个事实持无奈的态度。


从来如此。

这个家伙的耀眼只有他自己不懂——带着笑容去拯救别人的时候,全世界的光和热都会落到他的肩膀上。




***


电话响了。


绿谷被吓了一跳,是"自己"的手机,屏幕显示是丽日御茶子的来电。



轰用眼神询问他要不要接,绿谷很没自信地对他摇头摆手——他怕自己应付不了,十年后的自己声音肯定和现在有区别,露馅了会给轰同学添麻烦。


于是轰帮他接了,丽日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一如既往元气满满:「小久生日快乐!咦、是轰君?」

「他现在不太方便。」



轰看了绿谷一眼,老老实实地回答。


丽日的回话干脆利落:「好,那你们好好玩吧,生日祝福我明天补上~」



……
类似的电话接了很多个,全是轰代替绿谷接的。

送来祝福的朋友们对绿谷的掉线都抱持了诡异的理解态度,语气带着那种微妙的"啊我明白的你们好好玩"的感觉。



绿谷就默默地看着轰重复接电话挂电话的程序,觉得有些气闷。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天空黑下来,没有月亮,只有几颗清亮的星星。

轰把各种小零食投喂过来的时候,(还都是自己喜欢的口味。)绿谷心里涌上点负罪感——他算是…夺走了26岁的自己的生日体验?




***


轰看着绿发少年兴奋地在allmight周边收藏那里拍照,现在英雄人偶的周边早成为了限量版,他思考着要不要告诉绿谷现在满大街都是你个人的周边。


今天是绿谷出久的生日。


然后,直线思维的轰焦冻想着,说一次也是说,说两次也无妨,他把(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到绿谷腿上)转移了他注意力的猫抓起来、放到自己怀里,然后望着绿发的少年,开口说道:「绿谷,我从来不相信有神。」



绿谷不知道轰想说什么、为什么突然说到神明的话题…?


轰没有理会绿谷困惑的视线:「但是如果真的存在什么冥冥之中的天意,我大概…想感谢他们。」



想感谢一切可能存在的“神明”,让你在二十六年前的七月十五日、出现在这个世界。

「让我遇到你。」




「和你相遇…是一件很好的事。」



***


轰焦冻不习惯一次性说这么多话。


说到后面就卡住了,词穷了。



要去说绿谷的优点,他心中有无数可说的东西,但话到口头,却除了说“很好”之外,更无别语。



但是还是想尽力去传达,不说的话,对方是不可能明白的吧?

不想看到绿谷因为他失望的脸。


***


之前绿谷觉得轰变了很多。


战斗能力和实战经验不必多说,脸也和原来相比变得成熟,鼻梁高挺,眼睛干净明亮,是从哪个角度看都无可挑剔的帅哥。

虽然还是散发着生人勿近旁人勿扰的气场,但是说话少了原来的棱角,他能感觉到红白发的青年的气场变"沉"了。



和他熟知的那个16岁的、说话偶尔莽撞、容易钻牛角尖的轰焦冻是很不一样的。


但很多地方还是没变,比如,一如既往地会说出很多……让人震惊的发言。


绿谷愣愣地看着轰,而对面的人没想给他反应的时间,甚至没给他回应的机会,自顾自地继续说。


「出…绿谷。」

习惯性地叫了出来,话到一半硬生生转了个弯,16岁的绿谷竟然一下子就理解了轰刚刚想说什么,他对轰笑了下,表示他不介意,然后轰才继续说。

「出久,回去以后,试试看叫我“焦冻”吧。」


曾经,轰焦冻还处在“暗恋绿谷出久却搞不懂他怎么想”的那个时期时——随便一提,那个时期持续了快三年——绿谷面对轰刻意地接近,或是盯着他发呆…等等奇怪反常的举动,完全无动于衷,连往恋爱方面思考的时候都没。


轰焦冻抱持着九分私心和一分"事不关己不嫌事大"的态度向十年前的绿谷提建议。


***

时间快到了,脑海里有个不知名的声音在提醒着。


右手指尖开始出现金黄色,暖洋洋,毛茸茸的光。

绿谷的心情一下子复杂起来,突然被告知要回到属于自己的十年前,就像苦甜交织的咖啡里被加上一把盐,让人很不舒服。



好不容易习惯了现在的环境,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来得及做、他焦急地对心里的那个声音说着等等,再等一下,即使他知道这样做是徒劳。



等一等,他还有些想问的东西,今天一天都挤压在心底、如同一盒不敢打开去了解味道的巧克力一样的问题——


比如轰同学和自己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当然会怀疑了,又不是看不到那些痕迹)、比如轰和安德瓦的矛盾是否缓和、比如十年以后的绿谷出久,成为…

成为笑着帮助他人的英雄了吗?



接着,非常奇特甚至有点魔幻的事情发生了,16岁的绿谷怀疑轰能听到他的心声。


他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轰对他说:「你答应我了吧?保护好自己。」


「还有——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了。」


无数次摔倒后站起来的,毫不犹豫地把堕入深渊的人拉起来的,会沮丧失落但绝不放弃扭曲的,直率坚定地看着前方的,带着笑容帮助他人的英雄——

「生日快乐。」




他轻轻摸了摸绿发男孩的头顶,眼眸是蓝黑的异色,明明是冷色调却被他的笑带上暖意。



***

黄光在几分钟后完全消失,只属于他的那个绿谷出久回到了轰焦冻的身边。


红白色的猫先人一步扑到26岁的绿谷怀里,绿谷一边抱着猫一边对它打招呼:「晚上好。」


另一边(疑似)被无视的轰持续着面无表情的状态。


绿谷走到轰的旁边,把猫放下来,张开双臂,抱上去:「我见到十年前的你了。」


「想让我告诉你,我和十年前的你说了什么吗?」


语尾稍稍上扬,声线是不变的软糯,绿发青年勾起嘴角,眨了两下眼睛,歪着脑袋朝着他笑。


看到十年后的绿谷回到他身边,轰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风吹得饱满的船帆,一下子有了安全感。



「会让你告诉我的。」



对绿谷半开玩笑的问题,轰没什么执念,干脆地回答了——大不了在床上让他说。


***


「比起16岁,现在的你更会撒娇一点。」



26岁的绿谷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好事,神情放松,继续用半开玩笑的口吻对轰说。

「…撒娇?」轰很意外。

他觉得自己不会撒娇。

也一直不懂撒娇的意义何在,从小如此,撒娇不能得到回应更勿论奖赏,一直以来面对安德瓦的严酷训练也就咬着牙过来了,也没觉得有什么委屈的。

绿谷眼睛微弯,眼角一小簇睫毛微微翘起,墨绿色的眼睛在日光灯下闪着亮光,里面有轰焦冻小小的影子。

绿谷抬眸,倒也没阻止轰的动作,轰把这样放松的神情基本解读成“认他摆布”的意思。

「你在干什么?」


「抱你。」


轰学着那只猫的样子,头凑到绿谷发边,闻了下气味。红白色和绿色的发尾碰到一起。



***

…有够实事求是的。


绿谷不知道是第几次被他这种态度给搞懵掉,半晌才低声说:「你现在不就是在撒娇吗…?」

这时候绿谷突然反应过来,有点疑惑地望着轰:「……你没对未成年的我做什么吧?」


轰突然对绿谷的态度有一点不满,然后他低头含住了绿黑色头发下的耳垂。

「…开玩笑的、不要咬我耳朵!」


耳朵被啃咬,绿谷的身子很不争气地、直接软下来,不是很服气,他没什么威慑力地瞪了轰一眼。


(这是只有轰焦冻一人能看到的,只属于他的那一面。)


他的反应似乎取悦了轰,看到轰的表情绿谷觉得不妙,这是比较典型的要开始"非常浪漫地胡言乱语"的样子。


轰看到绿谷脸上出现了警惕的表情,不知道他又往什么奇奇怪怪的方向乱想,他径直把人抱到卧室床上,望着他的眼睛:「生日快乐。」



于是绿谷对他笑起来,眼睛里像有一把星星那么亮:「谢谢。」







小剧场:


「十年后的轰同学,非常厉害、超帅气的——!」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高兴不起来。」

「说起来,焦冻看到26岁的我了吗?」


「……你刚刚叫我什么?」






-fin-


关于他们恋爱/同居的事情,轰没想瞒小号的出久。
不过也不想特意点破,处于那种你爱怎么想怎么想的状态(心大


想了想,小情侣去约会去什么地方…
电影院游乐场水族馆…emmm不如去战场刷怪吧!(。

最终,久厨的我,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吹久的道路(。


小久生快w

祝大家天天都能心情愉快!
希望你能来找我玩XD

评论(49)

热度(1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