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我一点都不想听你解释。」
「我相信你。」






「留在我身边。」

互相帮助14~17

前文走这里


*ABO设定,谨慎避雷



***


14


他极轻地叹了口气,象征性地凑近后离开,维持一个正常朋友间的距离:「味道还有一些,不过已经不明显了。」


「……绿谷,我觉得你误会了什么。」


轰觉得自己还是直接问过去好了,把话全部说明白,不然绿谷不知道会往哪个方向想:「你是想让我标记你吗?」


绿发少年听到轰的问题以后就开始看着轰发呆,轰拿不准眼前这个Omega在想什么,这几天绿谷的行为模式一直处于他理解范围之外。


他们两个对视无言了一会,绿谷终于小声地打破了沉默,声音有些犹豫,断断续续的:「轰同学…你能标记我?」


……是在怀疑他作为一个alpha的生理需求和生理功能吗?

应该不是。轰歪着头,老老实实、实事求是地先回答问题:「不能。」


因为我不懂你在想什么。  


15

 

得到想象中的答案,绿谷松了口气。


某个瞬间他还以为轰原来是骗他的,自己的朋友其实是个alpha——还好他没有误会。

 

于是绿谷也直接把他的打算说出来:「本来想和你道歉的   ——你的外套上是不是沾上我的信息素了…?对不起。」


他抓紧裤子上的布料,有点战战兢兢地看着红白发的少年。轰很想劝他不用绷那么紧,但是没说出口。


轰有点诧异地看着绿谷,小声嘟哝了一句"什么啊就这种小事吗"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神情有点复杂地摸了摸omega绿黑色的头发。


轰也不想瞒着他,说:「是有一点味道。」

「不过我不介意,你也不要在意这种事情了。」


16


把话说开了以后他们的相处模式又回归了正常。


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因为上次绿谷发情闹出来的事情有点麻烦,所以轰变得比较在意绿谷身上的气味。


一般来说Omega的发情期间隔是一个半月,但是轰没有在绿发少年的身上闻到任何的味道,这让他觉得有点奇怪。


绿谷看起来也不是很介意性别问题的人,所以某天轰就直接问过去了:「绿谷,你的发情期是不是快到了?」


「喔…一个星期前就应该到了、推迟了吧——应该没关系的!」


绿谷快速地给了他答案,完全没有什么不自然的表情,轰继续和他并排走,随便闲聊,不过心里留了一个问号。


17


晚六点,轰从食堂走回宿舍,坐在和室里他回想起今天绿谷对他说的话,犹豫了两秒,拿起手机。


「姐,在忙吗?」


电话另一端传来自家姐姐一如既往温柔的声音:「没,在和父亲吃晚饭。焦冻你有什么事吗?」


「如果Omega的发情期推迟,可能是什么原因?」

轰冬美是个Omega,轰最熟悉的Omega除了绿谷就是他姐姐了。


「嗯?谁让你问的?」

「推迟的是我同学。不是他,我自己想问的」


「…你怎么会对一个Omega的发情期这么清楚?」

「他上次发情期到我房间找我…你问这个干嘛?」


轰皱眉,开始觉得自己姐姐的态度不太对劲。


他姐姐的声音变得有点奇怪:「是因为你?」


轰想了想上个月绿谷发情期去他这个alpha的房间找他的事情,他作为一个A也不明白O的信息素是否会被自己影响,于是就答:「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反正就是推迟了…所以你能不能回答我最开始的问题、」


「你等等,我去房间里说…父亲现在在旁边。」


在不就在吗?

为什么要回房间?


轰喂了几声,电话的另一端安静得很诡异,他的姐姐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半晌轰冬美的声音才从那边传过来。


自家姐姐的声音变得认真又郑重:「焦冻,如果把一个omega弄怀孕,是要负责的。」




=tbc=




听到一部分对话的安德瓦:???


下面由轰同学给大家表演一个越描越黑(不是。 

轰:……不是。没有。(???

 今天的误会有没有变小?

好像没有(  



 


评论(93)

热度(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