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胜出】动手动脚

补档w(再被删我就当它不存在吧……)

警告:


*cp·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ABO设定,谨慎避雷!



*双向暗恋,处于「我知道我喜欢你,这个事实让我生气」的状态。



============================


***


事情的起因非常简单,他闹别扭的原因也很自然。

 

那天绿谷在更衣室换衣服,然后迎面碰上了爆豪,刚想弱弱地打个招呼的时候爆豪皱着眉问他:「你是个O?」

 

是了。绿谷眨了两下眼睛,反应过来。

 

爆豪是不知道他的ABO性别的,他和小胜从初中开始就不太来往了,而他的性别分化比较晚,雄英高中的ABO性别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平常大家也有好好地喷抑制剂,所以一般大家都不知道彼此的性别——不过性别特征太明显的,比如爆豪、轰和饭田是alpha众人皆知。

 

绿谷初中的时候一直以为自己是个Beta,对其他人也是这么说的。


「你是个Omega那你装什么B啊?」


爆豪不理解地斜了他一眼,拿起自己换下的衣服走了。


绿谷:「……」


他知道爆豪没有歧视Omega的意思,自己的幼驯染从来都是抱持实力至上谁拳头硬谁掌握话语权的想法,什么性别他都不在乎,有竞争对手就努力把他打到服软。


后来绿谷越想越觉得不太对:爆豪胜己绝不会因为他是个omega就放水,只会因为他是个“废久”而和他较劲。

——反正看他不爽就是了。

 

***


然后心里隐隐约约的不服气迟早会像个气球一样被针尖大的小事戳爆。


意外发生在几天后,在和allmight交流完OFA的使用心得后allmight让他把一份文件交给爆豪,说是事务所的什么工作文件。


他那时刚刚做完自主训练,背上书包打算先去爆豪的宿舍再回自己那边洗澡,他一边喝水一边敲门,敲了好一会发现没人应,尝试直接开门发现门没锁。

 

绿谷一打开门差点迎面撞上走过来的爆豪,他险险止住脚步后一股强烈的,极具侵略性的alpha信息素扑面而来,之前大家为了战斗都喷抑制剂,所有人都像个beta,他没想到alpha信息素浓度一高起来真的很呛——他一口水喷在了爆豪的的衬衫上。


***


金发少年的胸口处湿了一大块,爆豪愣了一下,一个右勾拳就过去了。


绿谷下意识用架住了爆豪自上而下挥来的拳头,然而随即,他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臂力难以为继。他咬牙一提肩膀,侧身向爆豪的侧腰踢过去,自己借力往一侧倒去。


小胜…刚刚应该在洗澡。


电石光火间绿谷还在分析着对手的状况,金发少年的发尾还在滴水,房间里比外面的温度稍高并且有些潮湿,一般大家都是洗完澡才往身上喷信息素的抑制药物,所以空气中爆豪信息素浓度很高就符合逻辑了——


但是,一上来就不能好好交流要通过揍人来发泄情绪很不符合逻辑…!


他们很有默契地都没使用个性,单纯用蛮力打。


比力气绿谷肯定是不如爆豪的,思考的时候他被爆豪抓住破绽,狠狠地在他后脑勺上打了一巴掌,他没有防备,愣是被他一巴掌糊地往前重重地一点头,脑门磕到了爆豪的肩上。

 

爆豪三下两下就制住了他乱动的手脚,把他丢到床上,期身压下,又一拳挥到绿谷的右耳旁边。


爆豪压在绿谷身上,微微喘息着,绿谷觉得爆豪的alpha信息素浓度已经让他有点不好受了——


「你输了。」


***


 「反正,无论怎么样、赢的总是你。」


绿发少年小声嘟哝,爆豪瞪着他,按住绿黑色的头发就一通乱揉:「你刚刚说什么?」  


「没有。我来是想说、allmight给你一份文件在…」


「不,」爆豪对他皱眉:「你给老子说清楚,"赢的总是我"是什么意思?你在小看我吗?!」  


动作被压制,头顶传来的不适感和心里的羞耻感、再加上老是不能和自己的幼驯染好好交流的现实让绿谷也急了,他趁着爆豪不备、用手环住爆豪的脖子,让金发少年靠近自己——然后抓住爆豪震惊的一瞬间用腿把他踢开,从自己幼驯染的床上回到地面。


知道中计的爆豪扯住直接他校服的领带,绿谷的右手击中他的手腕,力道刚好让爆豪的手松开,然后一个侧踢——爆豪当然能闪开这个——把他们的距离拉开。


「喝水喷到你是我不对、但是我也不想当你的沙包——!」


绿谷伸出手做出拒绝的姿势:「我不想打架!文件我放你桌上好了。」


 ***


「不想打架就给我把话说清楚。」


爆豪一把扯过绿发少年的手腕。


他用拇指蹭着绿谷的手腕上凸起的骨骼,他手掌如铁,近乎要攥碎绿谷比他细一圈的手腕,手指摩挲的动作却极轻,仿佛一片羽毛轻轻扫过,带起某种冰冷而战栗的情※色意味。


绿谷皱眉,爆豪的手他挣不开,而现在爆豪的信息素让他的身子开始发软,他很无奈地叹气:「小胜我觉得我说得很清楚…我真的要回房间了。」


绿谷已经开始觉得脸颊发烫了,泪腺汗腺发达导致生理性的泪水开始分泌,不知道他的耳朵有没有变红——他小声地念了一句:「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让我回去!」


***


爆豪把他抓得更紧了。


金发少年嘴角一翘,冷笑着近乎一字一顿地说: 「白痴。你咬啊,有种咬这里。」

 

然后挑衅一样地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嘴唇。


如果说AO授受不亲,他们这两个从小玩到大的幼驯染已经不知道越界多少次了,教科书上的安全距离对他们两个来说什么用都没有,内心的排斥完全能打败性吸引力和标记本能把他们两个分开。


反正借废久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真咬——

 

爆豪这么想着的时候、自己的幼驯染猛地把自己的衣领往下一扯。


先是嘴唇上软软的、像是吃那种甜兮兮的果冻一样的触感如同电流一样通过神经传到大脑,然后基本等同于虎头虎脑撞上来的绿谷出久的牙齿撞到他的、Omega又甜又腻的味道从身体相连的地方传得彻底,爆豪似乎能听到大脑里多巴胺爆炸的巨响,他一瞬间脑子有点发晕忘了应该如何反应。


接着绿谷就真的按着爆豪的挑衅那样咬了下去。


***


痛感一下子把爆豪拉回现实世界,绿发少年咬了一下就退开了,然后绿谷看到爆豪被他咬到的地方开始泛红出血,一下子有点懵,待在原地下意识想要道歉:「那个、小胜我…」


本来想说他不是故意的,但是转念一想不太对、他就是故意的——然后卡住的一两秒就错过了道歉的最佳时机,他眼前的幼驯染内心的怒火被他完全点燃,看样子他咬那一口不是点燃了导火索,而是直接把一把火丢到了炸弹堆里——


爆豪对他挑眉,甚至还勾起了嘴角。


金发少年用右手拇指把嘴角的血迹抹掉。


alpha信息素像爆炸一样充满整个房间,他把绿谷逼到墙角,猛地将他往后一推,让绿谷的后背紧紧地抵在墙上,拳头砸在绿发少年的耳边。


「胆子很大啊你。」


嘴角还在出血,爆豪舔了舔还在冒血珠的地方,然后另一只手扼住绿谷的脖子不让他乱动,强硬地逼迫他仰起头来。


灼热的鼻息一下一下地喷洒在绿谷的皮肤上,爆豪还沾着血的舌尖舔上被他信息素弄得身子发软的绿发少年的耳尖,再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发红的耳垂,刻意压低的声音轻飘飘地落到绿谷耳边:「不过你是抵抗不了alpha信息素的吧废久?…来求我啊。」


***


「求我上你啊,我会让你爽得哭都哭不出来。」


说出像犯罪分子一样性骚扰的发言以后,金发青年很轻易地闪过绿谷朝着他肚子挥来的拳头,再次挑眉看着自己的幼驯染抬起双手、朝他摆出"我看得出你在开玩笑并且我拒绝"的手势——毕竟两看相厌了十几年,绿谷如果这点意思都看不出来也太蠢了。

 

绿发少年也朝着他微笑,有意无意地舔了下自己的嘴角,小雀斑上圆滚滚的绿眼睛眨了两下:「小胜才是快到发情期了吧?被omega信息素影响了吗,反应变慢了。」   


Alpha和Omega之间的影响是双向的。所谓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理论上说如果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弄得神志不清,那爆豪那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退开一段距离的爆豪把自己的视线从绿谷的脸上移开, 重重地咬了咬自己的后槽牙:「你还真是没防备心啊——信不信我真的上了你?」  


然后自己的幼驯染又对他展开一个蠢爆了的笑容:「你不会的。」


**


飘来的Omega信息素黏腻又撩人,alpha的本能让爆豪的脑中一下子出现了奇奇怪怪不清不楚的遐想,他烦得不行,觉得自己脑袋能冒火。


 爆豪冷笑着,在绿谷眼里自己的幼驯染这时候比日常更加像个反派,爆豪用一种大型野兽盯住猎物一样的眼神看着他,充满了邪气——就算是这样,他也有足够的自信说爆豪胜己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做真正冒犯到绿谷出久的事——不想,也不屑。

 

金发少年凑近,伸手像是要环住他的脖子。


年轻的alpha用手指磨了磨他后颈的腺体:「你明白你在做什么吗?」


绿谷出久,一个毫无顾忌地向一个快到发情期的alpha散发Omega信息素(求欢信号)的疯子。对alpha的想法和AO之间的吸引力没有任何概念的白痴的模样——让他想要狠狠蹂躏。


他开口威胁:「我咬下去,你全身就都会是我的味道了。」


***


脖子上的腺体传来酥麻的感觉,他的幼驯染指尖炙烫,声音低低地,眼睛的颜色比平日更暗一些、表情一如既往地凶——绿谷都觉得有点无奈了。


因为足够笃定小胜不会对他做什么(性方面,如果是战斗方面绿谷明白爆豪很乐意把他打趴无数次),所以现在爆豪口头的威胁和(比平常力道要小,足以让人轻松应付的)攻击就像是大型野兽在打滚撒泼一样:「…所以说,你不会的啊。」  


***


爆豪皱着眉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绿发少年,想翻白眼。


无论他说什么、都一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样子,不用脑子就知道绿谷还很理所当然地觉得"小胜不会真的对我做什么"。


 ……

这智障到底哪来的自信啊?!

——虽然他的确不会。

 

又来了,那种让人厌恶的情绪。

爆豪胜己的自尊心带来了一系列的麻烦。

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个难以预测、无法掌控、充满无限可能又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人。

厌恶感、排斥感、以及不愿意承认的——对现状的无力感和焦虑感。

也许还有喜欢和爱。


呸。爆豪翻了个白眼,手上没控制住发出一声爆响,他试图像扔掉废纸一样让刚刚胡思乱想的混账玩意全部消失,不耐烦地随手找了个东西向绿谷丢过去——反正他能躲开。


「你。」

爆豪用绝对会被自家老妈骂的手势指着他的幼驯染:「给老子滚回去吃抑制剂。闻味道就知道你发情期快到了。」


绿谷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脸红起来,他反驳:「没有到!…提前了也是小胜害的!」


爆豪吼回去,又想再找个东西砸他:「好像老子现在要去找注射抑制剂不是你的错一样!还想打架吗?!」


绿谷愣了——注射用抑制剂…?


那是发情期已经到挺严重的程度才用的药品、也就是说爆豪现在的确很不好受…?


他现在才感觉到自己的味道和爆豪的混在一起,空气中信息素的浓度很高,基本是他遇到过的最大浓度——如果现在有人从爆豪的房间经过,不知道真相的大概会以为他们…在做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绿谷有点懵地看着自己的幼驯染一边骂骂咧咧口头爆炸一边在抽屉里翻找alpha抑制剂——他被绿谷这样一弄发情期真的提前了。


想到之前生理常识课里说的发情的alpha会做出多可怕的事情,(虽然绿谷还是觉得爆豪不会对他做什么)他被吓得缩了缩身子,总之先老老实实道歉:「对不起小胜,我……」

 

爆豪头也没回就答:「别婆婆妈妈的,你去吃Omega抑制剂我去用我的,离我远点。」

 

关上房门的时候绿谷听到爆豪说了一句,语气硬邦邦的:「你刚刚挥拳的时候…右边的破绽太大了,自己回去想想。」


 门锁发出一声清脆的响,绿谷发现自己的嘴角上扬,他只是低声应了一句好,知道爆豪说完话就不在乎他的回答,就没做什么多余的。


他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对刚刚的事件能有什么想法,小跑回房去找抑制剂。



 

=tb…end=




想表达的大概就是  看高中生打架比看他们上床还刺激 这样吧 (

题目动手动脚-

1.谓男女间挑逗、戏弄一类的举动。2.指动手打人。 3.指实际着手去做某一件事情。


脑袋里是有后续的,不过其实写到这里也差不多了啦(??


评论(24)

热度(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