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胜出】男友扭蛋

警告


#cp-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这篇,太古老了,几个月的旧文了

我以为我发了,但是好像没有【。


#因为太久了,良心痛,意念at点梗的抠抠

#哥哥扭蛋的衍生,非常扯淡的一部剧,没看过电视剧也OK,不影响



===================================


这是发生在某个世界的故事。

 

 

>>> 

 

绿谷引子知道,她的儿子一直在找一个人。

 

「出久,你找到爆豪君了?在哪里找到的?」

「扭……就市中心某个地方。」


「……那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爆豪君在我们家浴室里还光着身子——不,围着你的浴巾吗?」


「……」


 >>>

 

「我说你啊,那不是你从小认识的伙伴么。」

「不管怎么说,今天都有点过头了吧?」


「怪他自己不好,堵在我的路上。」

「一直像个小屁孩一样做着白日梦的傻子…看着就生气。」

 

这是目前已知的,爆豪胜己留在世界上的最后一段话。

 

绿谷用笔尖戳着笔记本的纸面,通过爆豪的朋友的得知的对话片段让他不知作何反应。


但是该进行的调查工作还是需要坚持下去的,自己身边的人失踪了,但没有传来死讯之前、他是不可能放弃寻找的——

 

无个性的初三学生凭借着某种执念,认认真真地在纸上记下关于自己幼驯染失踪前的所有事件和线索。

 

>>> 


至于在入学前遇到欧尔麦特,获得one for all的个性,成功通过雄英考试这些事情,并不在绿谷出久的人生规划里。


他获得了世界上最强大的个性之一——当然了,是否能正确使用这个能力完全靠他自己的摸索——但是和小学初中一样的是,他并没有获得交朋友的能力,虽然丽日御茶子会很主动地来找绿谷说话,但是从小没和女生说过几句话的人总是支支吾吾情绪不稳。


他很想交到朋友。


同龄的男生就最好了——和其他同龄人一样,有几个放学一起去训练或者玩游戏,平时可以互相帮忙的朋友。

 

这就是绿谷出久现在定定地站在一个比人高一截的机器旁边的原因。

>>> 

 

朋友……

朋友扭蛋机。


据扭蛋机的主人说——

 

扭一次1000日元。


扭到的等级从D级到S级不等,根据金字塔定则分布的比例、D级的扭蛋最多,S级的几乎没有,是都市传说。

是凭运气的赌博,大多数人抽到A级已经算是极其幸运。


如果一定时间内没有和「主人」签订契约,扭蛋会被回收、所以,所有扭蛋都会尽全力成为他主人的朋友。


从扭蛋中出来的备选「朋友」只有一个使命,让「主人」收留他,除此以外的事情他们并不在意。


至于扭蛋的开启方式——放在家里的浴缸里泡一个晚上即可。


>>> 

 

绿谷看到爆豪坐在自己家的浴缸里。低着头。


平常看起来很硬的金发在水蒸气的作用下变得柔软了一些,从他的角度能看到自家幼驯染高挺的鼻梁和喉结,再往下是手臂肌肉和发达的胸肌……


但是由于绿谷出久太过错愕,导致这个场景仅仅只是印在他的视网膜上、但是半点都没进入到他的脑子里——


他脑子里被一堆问题占满,比如为什么失踪了几个月的爆豪胜己突然在自家浴室里以全裸的姿态出现,比如他刚刚放到热水里的那个据说要泡一整个晚上的朋友扭蛋去了哪里,比如他该不该立刻转移视线当这一切就是一场梦然后立刻回房间睡一觉。

 

 在绿谷出久犹豫的几秒间,金发少年动了。

 

于是绿谷看到爆豪抬眸看了自己一眼,意味不明地挑了挑眉。然后缓缓从浴缸里走出来——在他面前单膝跪下。


绿谷:「……」

???


>>> 

 

从来没见过这种操作。


绿发少年脑袋一懵跟着跪了,口中语无伦次,只能弱弱地先叫了一声,这是他事先在脑子里排练了无数次,理论上,应该是明天早上使用的台词。

 

他对着镜子练了很多遍的东西,在他的想象中,应该是对一个没见过的同龄男孩说的话——


情急之下他脑子一片混乱,下意识把这句话蹦了出来。

「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


「啊这位客人你抽到的可是S级扭蛋,获得了都市传说,对产品还有什么不满吗?」

 

「不愿。」

 

「爆豪胜己」没有用正眼看他,而是低眸看着他心口处那个黑色的S级标识。


金发青年若有所思地握紧了右拳,两秒以后手里发出一声爆响,硝化甘油造成的小型爆炸让浴室里弥漫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气味。

 

金发青年好像做完一个任务一样地、脸上带着不耐烦的表情结束了「单膝跪地」的动作。


(之后绿谷才知道、单膝跪地真的是系统要求的标准流程。)

 

爆豪:「你谁啊?」

 

>>> 


「s级的有自己的思想,没有签约时限,可以擅自行动的。」

 

「你不愿意做我的朋友吗…就算已经失忆了?」


「不愿!!不要再问这种白痴问题。」


爆豪瞪了他一眼,在绿谷的床上撕开激辣薯片的包装袋。


绿谷对爆豪的这种态度挺习惯的,绿发少年甚至觉得失忆的爆豪对他的态度好上了不少,他挠了挠后颈,用纯粹疑惑的语气继续问:「不和我签约,你不是要被回收吗?」


「哦,不关你事。」


>>>

 

「什么,失忆了?你的朋友?」


「客人你难道不知道吗,其实我们也不想说出这个众所周知的商业机密——扭蛋里的灵魂,都是因为意外受伤死亡被洗掉了记忆的灵魂喔!」


「DEKU——DEKU是你的名字?」


金发少年皱着眉,向所谓的「给予他二次人生(在浴缸里把他用热水泡开。)」的绿谷出久抛出一个问题。


绿谷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变成惊喜再到失落:「呃、DEKU不算是——先不管这个,小胜、你想起什么了吗?」


「没有。」


爆豪一脸烦躁地踹开路边的易拉罐,用拳头砸了砸自己的脑袋。


只是记忆闪回,闪现的也只有一个自己的手扯着那个绿头发打得破烂的领带、自己叫他废久的一个画面而已,再没有更多了。

 

「当然如果你选择回收,他也不能违抗。和你的相处中获得的记忆也会在回收过程中被清零的,不存在二手货的概念,请你放心,多谢惠顾!」


>>>

 

虽然不知道拥有那么强大的个性的爆豪为什么会因意外「死亡」,但是既然爆豪「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里——

 

绝对、绝对不能放开他。

 

>>> 

 

「还有一件小事。这位客人,你为什么说"他不愿意当你的朋友"呢?」


「你抽的,是男友扭蛋啊。」


 



=tbc=




是建立在最开始,卡没有被久「救」出来的前提下进行的故事


但是我觉得扭蛋这个设定本来就非常超现实了,所以……就自由地……

ppppps这个剧的结局真的是非常无敌巨他妈扯淡【】


全程带入胜出的我看到结局和咔嚓吵了两天两夜【

结局,就很……算了算了【

评论(40)

热度(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