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胜出】雄英学生表示你们神仙打架是这样的吗

注意

*cp-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文风非常放飞,非常OOC

 

*双老师+ABO设定,不科学,非常扯淡,不要挂我(……


 

>>>>>>>>>>>>>>>>

 

 

英雄人偶受到了曾经的恩师欧尔麦特和雄英学院的邀请。

 

母校想请他作为实战训练课的老师,为期一年。

 

刚好在绿谷出久结束一个大型任务打算休息的时间点上,把邀请函发到了工作邮箱。

 

而绿谷出久所在的英雄事务所也怂恿他过去——寻找优秀的人才直接拉到事务所里,所以绿谷出久回到了雄英,和校长商量着工作的具体事宜。

 

 

绿谷看着校园里樱花在空气中飘摇,一对对情侣走过,若有所思:「好多情侣啊……看到他们就想起我以前高中的时候。」

 

这倒也不算是和校长没话找话的客套,的确是真心话。

 

校长那张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脸表示了好奇:「绿谷君高中的时候和什么人谈恋爱吗?现在没听说过你恋爱方面的新闻。」

 

「当时他也在这里看着一对对情侣走过。」

 

很熟悉的声音从绿谷出久的身后传来。

 

 

下一秒校长的声音也在他耳边响起:「啊!忘记和绿谷君说了,爆豪君是你学生的班主任。」

 

啊???

 

不要忘记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啊——绿谷出久猛地回头,一片樱花摇摇晃晃撞到他的鼻子上。

 

>>> 

 

是这样的。

 

如果一个人的声音很像爆豪胜己,身材很像爆豪胜己,长得也很像爆豪胜己,那他就是爆豪胜己。

 

那个,很久没碰面,因为半年前的酒会发生的事情太过尴尬于是绿谷出久一直见到他就跑的,爆豪胜己。

 

某个瞬间他差点以为爆豪胜己找上门来和他算总账,然后会把自己打晕在校门口倒吊起来。

 

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一直以有勇有谋著称的顶级英雄,某个瞬间不想当个胜利的勇者,他想到要和爆豪一起当老师教学生……就想当个逃兵。

 

>>> 

 

 

在引起轰动的「英雄人偶和英雄爆杀王因为欧尔麦特的劝架而合作教导雄英高一学生」的事件热潮过去没多久,学校里出现了打架闹事的状况。

 

严格来说也不算打架,算单方面的碾压。

 

据说是一个其他班的男生在情人节告白,不成就强吻。

 

然后被爆豪班里的一女生伸出的尾巴缠起来(女生的个性是鼠,普通的鼠类可以把家里的糖用尾巴卷起搬回窝里)啪地一下打到学校水池里。

 

绿谷出久翻看着教学计划,漫不经心地:「我觉得再怎么喜欢也不能强吻。」

 

所谓强迫无罪青春万岁……这种发言实在是不敢苟同。

爆豪胜己低眼写着学生档案,Alpha看似漫不经心地发表暴言:「如果那个对象太气人的话,强吻也不是不行。」

 

沉默。

绿谷出久抬头看着爆豪胜己:「???」

 

半年不见他家的幼驯染思维方式变得更加奇特了,他搞不懂。

 

这不是有点双标吗。

 

你为什么要代入亲人的角色而不是代入被亲的角色,如果你被强吻你还能这样说?

这种只有我能强吻别人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绿谷出久用眼神暗示了他的不满,然后他看到爆豪的表情变化。

 

他觉得爆豪胜己的眼神像在思考煎炸还是炒炖。但是AO之间的选项肯定不止打人,而且他们刚刚讨论的话题似乎比较敏感,绿谷出久愣了一下,然后爆豪胜己没给他警惕的时间,金发青年伸手,手掌绕过去,把一团绿头发压到自己的方向,压到绿谷出久开始以一种很懵的表情想要反抗的距离,爆豪胜己说:「那你给个机会?」

 

「让我当一次被强吻的角色。」

 

看着那双红眼睛,一瞬间,绿谷出久全身寒毛直竖,差点ONE FOR ALL全覆盖。

 

他控制不住地想起半年前的事件然后表情一下子变得非常惊悚,别吧不了再见,他把二十多年习得的拒绝词汇一个个地说出口——

 

爆豪胜己很快地收回手,退到两个普通同学应该有的距离,金发青年挑眉看过来,下一句话又戳到了绿谷出久的痛点:「废久。你躲够没有?」

 

「能不能解释一下,你半年前那个酒会想和我说什么?」

 

不是,没有。

 

我不能,绿谷出久咬着下嘴唇,闭进嘴巴,一言不发。

 

>>> 

 

作为任课老师和班主任肯定避免不了合作。

 

爆豪沉默地望着杂草和碎石。

 

心里把额外的英雄任务分门别类安排妥当,视野边缘一个绿头发一如既往地为爆豪的烦躁心理养成事业添砖加瓦。

 

现在是野外生存训练时间,晚上他们还要住在这个杂草丛生的破地方,刚刚炸完山洞的爆豪胜己让学生各自找地方歇着的时候,一个女的上来问:「老师你能不能带人飞啊?」

 

爆豪:「……哈?!」

 

然后爆豪胜己想起这个学生的个性。

和自己有些相似,这个女生的手可以控制小型的爆炸和火焰,他作为老师(虽然是被迫上任)还是要教点东西的——

 

于是他也很干脆利落地:可以。

 

金发青年扯住一边和学生笑着讨论问题的绿谷出久的后领子,对着一脸奇怪的绿谷出久勾起嘴角:「就你了,做个教学道具吧废久。」

 

绿谷:「???」

 

绿谷出久还没把「为什么遇到轰焦冻这类的英雄不能怂近身揍正面打」的问题回答完毕,就被强行带上了天空。

 

以一种诡异的姿势。

简而言之被爆豪胜己扛在肩膀上,他只能看到爆豪胜己的胸肌和腹肌——他幼驯染爆豪胜己从来没有一件不漏肉的战斗服。

 

耳边硝化甘油爆炸的声音和呼呼作响的风声像个炸弹一样砸到他脑袋里,Alpha信息素的味道在绿谷出久的鼻尖炸开,但是震惊程度最大的还是爆豪胜己本人的教学方式,说带人上天就带人上天,怎么这么厉害啊,绿谷出久的手在空中乱抓、企图阻止爆豪带他升空——

 

「!」

「小胜!你不能——!」

 

绿谷觉得自己的脸已经扭曲了,像他和allmight初遇那时候一样,他的声音消失在爆破声里——

 

锐利的红眼看向绿谷,爆豪胜己皱着眉朝他喊:「你说什么?!」

绿谷出久头都晕了,他只能尽量更加大声地向自家幼驯染传达他的心意——

 

我说——

你这是——

爆豪胜己:「我听不见!」

打击报复——!!!

 

 

绿谷出久一个激动——他的膝盖狠狠地击中了爆豪的后腰,然后金发青年的手一松、绿谷出久就脱离了他的控制,由于惯性绿谷还是在上升、但是相对爆豪胜己他在飞速地下落——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从爆豪胜己口中听到了几句小声的脏话和几句侮辱他智商的言论、然后爆豪胜己对他大吼:「危险——!」

 

下一秒爆豪胜己利用爆炸向相反方向的冲力,扯住了绿谷出久战斗服的帽子——那个类似欧尔麦特兔子的帽子——因为用力过猛、再加上手上有爆炸性的化学物质,爆豪胜己把绿谷出久的帽子连带着一些衣服炸了。

 

>>> 

 

一片混乱后,安全落地的爆豪胜己依旧像拎鸡一样拎着绿谷,顺便朝他翻白眼。

 

绿谷出久看着新上任的班主任甩给他一个嫌弃的眼神,毫不留情地指出:「你报复我的方式是把你自己搞得破破烂烂的?」

 

你这个说话方式就很有问题了,而且你听错了,打击报复的人不是我。

绿谷出久指着爆豪胜己,眼神瞪了过去,他觉得爆豪在推卸责任:「我是被你搞得破破烂烂的。」

 

几个女学生听到他们的对话就凑了过来,其中一个闪着星星眼问绿谷出久:「你和爆豪老师住一个帐篷吗?只有一个帐篷了。」

 

另一个女学生抱来一团物体,哭丧着一张脸:「被子只剩一床了。」

「……」           

 

天凉了雄英也不可能破产,学校的物资已经匮乏到这种程度吗——反正绿谷出久是不相信的。

 

 

女孩眼巴巴地看他:「绿谷老师,为了不感冒、你们还是凑近一点睡吧!」

绿谷:「没事我还没那么脆弱……」

 

绿谷有一种——很诡异的——几个女生在——撮合他们——的错觉。

 

>>> 

 

「绿谷老师」会感冒。

 

是把绿谷出久当成什么小宝宝吗?

即使你的绿谷老师能把旁边的山一拳轰掉?

 

 

爆豪胜己在一边冷笑,他睨了一眼面对绿谷出久的女学生,说:「放心。我不会让你们的绿谷老师冷着的。」

 

「……」

绿谷:「是我太吵就把我揍死的意思。」

 

 

绿谷出久努力解释,得到了女生们不满的眼神还有几声叹气:「绿谷老师你不要把我们当小孩子,我们知道意思。」

 

你们真的知道??

 

爆豪接过女生手上的被子:「没事了?我和他要睡觉了。」

 

女生猛点头。

绿谷出久出于他之前的错觉、鬼使神差地补充,虽然事后想起来欲盖弥彰的色彩浓重——「我们,盖棉被,纯聊天的意思。」

 

爆豪瞪他:「谁他妈跟你盖棉被纯聊天。」

 

三四个女孩这时候不看爆豪胜己了,她们看着比较好说话的绿谷出久,几秒后,拍了几下手。

 

绿谷:「……?」

 

女孩A:「为爱鼓掌。」

女孩B:「是希望你们为爱鼓掌的意思。」

还模仿了绿谷的句式。

 

>>> 

 

绿谷出久看着答卷。

 

因为爆豪所在的英雄事务所突然把他叫了回去,于是绿谷出久在帮爆豪看班里学生的调查问卷。

 

 

每个学校都会有那些可有可无或者聊胜于无的学生心理测试。

类似你的童年啊父母家乡之类的东西,但大家都不会走心回答——

 

本来应该就是走个过场然后交给学校的。

绿谷出久瞪着纸上的问题。

 

>>> 

 

问:你家乡最美的景色是什么?

 

答:是焦冻英雄。

 

绿谷出久把写出这个答案的人叫到了办公室。

 

女孩给了他一个承认错误坚决不改的眼神,她说:「老师我随便写的。只是想吸引你的注意。」

 

绿谷想了想,问:「可是,你不是小胜的粉丝吗?」

「对!我觉得爆豪老师很适合谈恋爱。」笃定的语气。

 

谁?

「你,是不是说错了名字……?谁适合谈恋爱?」

 

「……」

「钱、脸、身高都很好,」女孩板着手指数起来:「性格也很好,而且——」

 

「性格也很好???」

「爆豪老师会给你带早餐。」女孩眨了眨眼睛,实事求是地说。

 

他把面包和牛奶砸到了我的头上。

 

「早餐的面包是你喜欢的口味、他记得。」

可是他,砸到了我的头上。那,真的很痛。

 

「他很有耐心,别人有问题的时候不会主动帮忙,会等他们自己想明白。」

……这真的不讲道理,那是他怕麻烦懒得管闲事。

 

绿谷出久第一次见识到了丽日御茶子口中的「迷妹滤镜」的神秘力量。

 

>>>

 

爆豪胜己在学校的风评两极分化他是有所耳闻的。

喜欢他的人是真的喜欢,觉得爆豪胜己又帅又酷还可爱。

 

不喜欢他的人是真的看他就烦,偏偏还要做爆豪出的题(全校统一的考试)。

 

绿谷看到学校论坛里有一个男生做了分级考试题目后,在网上吐槽说思考什么鬼出题人的意图,出题人的意图就是让他死——

分班结果显示他被分到了爆豪教的A班。

 

爆豪胜己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知道了这件事,在那个男生小声嘟囔「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来到了这个恶魔班级」的时候用课本打了打那个男学生的脑袋——体验过类似事情的绿谷出久表示爆豪胜己能把一本书的击打效果放到最大、总之超痛——然后爆豪胜己对那个倒霉的学生说:「你做错了题。」

 

还有某天,女学生在和另一个女学生聊天,很兴奋地:「情人节我想去找DEKU搭话——想送他巧克力,你有没有什么建议啊?」

 

爆豪当时路过,眼皮都没抬,说:别去。

女生:「???」

……

 

不过这种在该闹腾的时候闹腾,在不该闹腾的时候非常闹腾的类型——

 

引起的争论最多,人气也最高,总而言之爆豪胜己在学校的风头一时无两。

……

 

所以、校长和欧尔麦特是不是对「班主任」这个职位有什么误解。

绿谷出久开始很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思考问题的时候女孩还在很努力地给他描述爆豪胜己的好,绿谷出久有点呆,事实上他从「爆豪老师温柔又可爱这一点是真的真的很不错」开始就走神了。

 

女生伸手在绿眼睛前面晃了几下:「DEKU?呃——绿谷老师你在听吗?」

「……我在。你说的……挺有道理的。」

但我觉得不行。

 

绿谷出久放弃讲道理了。

 

「我刚刚问了你一个问题——绿谷老师觉得我说得有道理是吗?」

女生眼睛一下子变亮了。

 

「呃对……?你问了什么问题来着?」

女生很好脾气地重新解释。

 

「老师你看。爆杀王和人偶都是税收榜前面、然后实力也都数一数二,他有的你基本都有——身高体型先不算——这时候应该强强联手。」

 

绿谷:「……」

 

什么联手?

「工作上的合作、我和小胜还是……」不太对盘。

 

「那老师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和爆豪老师谈个恋爱?」

 

「毕竟依据经营科的同学计算,爆豪老师是个薛定谔的直男。」

 

绿谷出久大概对着女孩露出了有点凶的表情。

 

他想,你们的爆豪老师是个薛定谔的恶鬼…才对。

 

绿谷出久露出一个微笑,和英雄人偶面对大家的那种笑容很像,但还是有点不一样:「我不会考虑这个问题。」

 

 很遗憾的,没有友谊,无法翻船,更加不能——坠入爱河。

 

 

 

 

=tbc=

 

 

 

 

评论(54)

热度(2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