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胜出】运动会也不能为所欲为

警告:


*cp胜出

前文走这里!


*文风非常放飞,非常OOC

*双老师+ABO设定,不科学,非常扯淡,不要挂我(……


呓让我明白了我没连载过胜出的事实(……

那,来连载胜出!(蹦


>>>



众所周知,英雄DEKU所在的那个雄英A班,活跃在榜单上的顶尖英雄多得不行,不仅仅是实力上的A等,班里人的性格很A,性别也很A——


爆豪胜己,A,轰焦冻,A,饭田天哉、切岛锐儿郎、上鸣电气、八百万百……都是质量免检童叟无欺的A。


优秀的Alpha们,在他们充实又忙绿的二十几岁的生活中,吃饭睡觉保持单身,换言之,雄英A班的人没一对能谈成。

相比起来,和Alpha在人数百分比上差不多的Omega,在A班寥寥无几。


甚至男性Omega只有绿谷出久一个人,不过绿谷出久目前作为No.1可以把绝大多数的Alpha打趴,AO性别差异在英雄DEKU的场合并不是很适用——但是AO之间的化学反应还是适用的。


因为运动会而回到雄英的切岛锐儿郎迎来了他今天份的惊讶。

绿谷出久:「切岛同学,你能不能给我个临时标记啊?」

切岛锐儿郎:「啥?」


切岛锐儿郎:「……谁?我?你?」

绿谷出久:「我觉得切岛同学是个不错的Alpha……?」

切岛干巴巴地回绿谷:「哦……我、我觉得你也挺不错的。」


切岛很懂绿谷的意思,重点在他是个Alpha,信息素可以用来止住O信息素的紊乱。

但是话不能这么说,(在爆豪胜己面前)人也不能这么评价,切岛锐儿郎觉得自己和绿谷这样下去……迟早死于商业互夸。


他指指绿谷再指指自己,爆豪胜己就在一边冷眼看着切岛,什么都没说。


休息室的窗户外太阳已经从云里冒了头,斜斜的暖光照在爆豪胜己的身上,他的金头发显得毛茸茸的。


今天定会是明媚的一天。(毕竟是雄英的体育祭,有英雄计算过天气情况。)但是切岛猜测……No.2的心情大概是不怎么明媚的。


于是切岛也顿时不明媚了。


>>>


绿发青年很困扰地挠了挠头发,目前作为雄英教师的绿谷出久皱着眉,后颈的Omega腺体被他抓得发红:「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最近和小胜走太近了……被Alpha信息素影响了吧。」


虽然还没到发情的地步…但如果我的Omega信息素散出来影响到学生就不好了,绿谷出久这么解释着,一脸坦然。


那你找我干嘛?

谁闯祸谁负责啊?

谁放火谁灭火。天经地义。


切岛锐儿郎更加困扰地退开几步。


可称空旷的运动场休息室里,他的脚步声很清晰,雪上加了点霜,突出了本来就有点尴尬的气氛。


虽然他从高中时期到现在都觉得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都是男子汉,但是绿谷出久的无自觉程度之高让他有些应付不来。


对他这个A来说绿谷出久这位心大的O就是个巨型的炸弹,接近即导线引燃,附送一个爆炸版No.2。


有实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他不清楚爆豪和绿谷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前提下,更加不想蹚浑水,他惹不起还躲不过了吗——


切岛锐儿郎:「我不能给你临时标记。」

请你找爆豪,切岛非常认真地和绿谷出久说,你放过我,我不行的。


绿谷一脸懵:「切岛同学,做个临时标记……3天消失那种,有这么难?」


切岛震惊:「绿谷,你闻闻你身上的味道。」


红发的职业英雄从内而外散发着诚恳的气息。

他觉得自己正直又无辜,然后切岛锐儿郎看到边上爆豪胜己甩给他的眼神,觉得自己、在某种意义上、弱小可怜又无助——


「你不觉得,你全身上下,都是你的小胜的味道吗?」

「?」


绿眼睛眨了好几下,然后绿谷出久转开视线。

他望向爆豪胜己:「小胜,我身上有你的味道吗?」


「谁他妈会在你身上留味道。」


爆豪很不耐烦地回复,No.2整理着学生的对战表和个性总结,没有和绿谷对上视线。


>>>


哇你这个骗子,切岛锐儿郎无语。


平常都是说一不二懒得说谎的架势,唯独碰上了那个纠缠不清的幼驯染的事就口是心非,绷紧下巴全方位防御的样子看起来像是遇上了什么难缠的villian。


半年前的事情爆豪胜己因为喝醉断片全忘了,不代表切岛他们一群人没帮他记住。


他偷偷摸摸找机会把爆豪胜己扯到另一边,留绿谷一个人在休息室里低头碎碎念.

然后切岛锐儿郎觉得自己良心隐隐作痛。


你至于吗?


今天也仗着爆豪(应该)不会真的揍他的切岛锐儿郎,把问题问出口后,得到的回应只是爆豪胜己的一声冷哼。


>>>


一个小时后。

绿谷出久结束了开幕式前的准备工作,和爆豪切岛二人分开行动。


能容纳12万人、受到损伤还能用个性修复的体育场开启大门,这个空间被人声和各种雄英机器人被打爆的声音充满,而切岛锐儿郎作为一个目前活跃在前线的职业英雄,也会在自己的高中的运动场看台上观看一年一度的体育祭——当然,顺便为事务所物色好的英雄苗子。


根据绿谷出久的剧透,今年似乎有什么保护机器人的项目——切岛想起绿谷和他一边闲聊叙旧一边扛起巨大的机器人的画面心情就有些复杂,等着绿谷出久在运动会开幕致辞的时候,切岛听到一两声小声的嘀咕,来自几米之外的女高中生——


「DEKU都说他不会考虑啦!真不知道她们还在执着什么?」

「绿谷老师和爆豪老师平常走得那么近,AO之间也没擦出什么火花嘛。」


切岛锐儿郎很努力地在各种杂音里、分辨出几个女孩子在说什么。


然后他越听越惊,作为爆豪胜己为数不多的友人,他看爆豪和绿谷的进展以为自己追番时集集追上了更新,然后看破却不说破、对于他来说是个保命措施,现在看来他可能才补完第一季——


DEKU说他不会考虑和爆豪谈恋爱???

DEKU能把爆豪和恋爱联系起来?


我看你们是没见识过爆豪和绿谷属于雄英A班的单身气息——


「而且绿谷老师连戒指都有了啊……无名指的。除了穿战斗服时会脱下来,其他时候都好好地戴着欸。」


(无名指上的戒指代表其主人已订婚/结婚。)


戒指???

他是不是连第一季都没看完?


切岛锐儿郎猛地转了个方向,看着运动场中央的绿谷出久。

绿发青年端端正正地站在巨大的建筑物的中心,清了清嗓子。


接着人的声浪消失,绿谷出久成为旋涡的中心,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和平的象征身上,切岛盯的地方和其他人不一样,他看到绿谷出久的手——


左手无名指。

一个很朴素的,不太显眼的银环,牢牢地套在上面。


>>>


医务室。


爆豪胜己:「你害怕留疤,觉得难看?」

女生点头。


爆豪胜己:「但是你没能力保护自己。无论你是不是赢了比赛,脸上是否留疤,你的战斗表现都不合格。」


女生点头,眼里含着泪,她一声不吭。


绿谷出久在一旁死死地瞪着爆豪胜己,他觉得爆豪教育自己班里学生的方式真的很不温柔,虽然把事实直接点出来,一针见血地戳人痛点一向是他幼驯染和别人相处的风格……但是,「小胜,我觉得……」


爆豪胜己:「你闭嘴。」

绿谷出久:「欸、不是,我……好痛!」


爆豪胜己把另一张床上的枕头砸到了绿谷出久的脸上。


绿谷出久再一次意识了只要是他家幼驯染打过来的东西无论其材质多柔软都会对他肉体造成严重痛感的事实——然后他把刚刚打到自己脸上的枕头砸了回去。


女生满脸不满,她(在爆豪眼中)一脸“deku这么可爱你怎么可以打deku”的表情想对爆豪提意见:「爆豪老师,我觉得……」


绿发青年叹了口气,他有种自己和爆豪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在教育学生的错觉,再这样下去爆豪胜己很可能和学生互怼,别吧,在爆豪身边还是得活得小心一点——和平象征打断了女学生的话。


他看着脸上贴着绑带的女生,眯眼笑,晃了晃自己的左手:「我的手也有疤,我不觉得难看。」


「会慢慢好起来……小胜、我说错什么了吗?」


绿谷出久看到爆豪胜己的眼神。锐利的红眼睛直直地盯过来,让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又会被骂或者被什么东西砸。


爆豪胜己沉默了一小会才开口。


「疤不难看,戒指挺丑——」


爆豪挑眉,语气没什么起伏,甚至有点微妙的、懒洋洋的感觉:「废久,听切岛说,无名指戴的戒指——是订婚的意思?」


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有点想翻眼睛。

他想,也不知道是谁的错。



=tbc=


评论(63)

热度(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