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还没有到沟通接吻技巧的时候

*cp轰出

 

*高二未交往

 

*傻,白,不甜【…】

 

一个小套路,希望大家积极学习,不要被套路。

 

 

>>>

 

 

「舌头……要卷起来。」


轰焦冻对他微微张嘴。

 

在沉默的空气里,红白发的少年静静地望着绿谷,不管怎么说脸都很帅、但是试图张开嘴给绿谷做示范的动作就有点呆呆的。

 

于是形成了某种奇妙的反差——


轰焦冻似乎挺努力地想纠正绿谷出久的发音。

 

绿谷作为一个纯正的日本人,从小并没有受到系统的发音训练。


英语老师也从未强调过这个——所以把所有「R」的音发成「L」这件事也无可厚非。


但是作为从小因为个性的「完美」而受到安德瓦英雄严苛的精英教育的优等生,轰的童年时接触外国人、外国老师的机会更多,于是他的英语发音比常人好上不少。

 

但一个好学生并不一定能做一个好老师。在某天晚上的自习时间,轰尽力地纠正了7次绿谷关于R与L的发音,可习惯的更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所以他收效甚微,结果让人泄气。

 

绿发少年有些沮丧的垂下肩膀,雀斑上的圆眼睛盯着英语课本上的单词,下意识地咬住下嘴唇。

 

轰焦冻看了绿谷出久这样有些于心不忍——他总觉得自己在欺负人——虽然是绿谷出久拜托轰纠正他的英语发音的。


「绿谷。」

轰试图让自己的朋友回神:「你试着跟着我念。」

 

轰焦冻:「Rabbit.」

绿谷出久:「……La……Rabbit.」

 

中途卡顿了一下,不过勉强算是……很别扭地读对了。

把单词练习换成句子的话——

 

轰焦冻:「We are in a relationship.」

(我们在恋爱。)


成功地把舌头卷起来发出R音的绿谷,一回生二回熟地、复述了轰的话。


绿谷出久:「We are in a relationship.」

(??这应该是……"我们在一段朋友关系中"的意思吧?)


因为突然成功,所以他脸上还有一点雀跃的红色。

 

虽然轰知道绿谷百分之一百没有「想被夸赞」的意思,但是轰很突然地……就是想夸一下这个家伙。


红白发的少年很细微地勾了下嘴角,语尾上扬:「Right?」

 

绿谷出久:「Right.」


 

 

 

评论(71)

热度(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