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胜出】一枚戒指引发的血案

警告:

*cp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是个连载,真的【…… 前文戳下面!


(01)雄英学生表示你们神仙打架都是这样的吗

(02)运动会也不能为所欲为


*文风非常放飞,非常OOC

*双老师+ABO设定,不科学,非常扯淡,不要挂我(……

 

 

============================

 

 

>>>四个月前>>>


绿谷出久愣了一下,几秒后才干巴巴地开口。

 

他觉得当时那个混乱的情况很难用语言描述出来:「欸……那只是一个意外……我当时……」

 

「过了两个月才来……你怀孕了?」

 

女英雄翻着薄薄的病历本,停顿了一会儿,抬起头,眼睛死死地盯着绿谷出久,她问。

 

「你的Alpha做得太过了?」

 

 

>>>

 

 

给绿谷出久看病的医生,是事务所专门聘用的顶级医疗方面的英雄。

 

英雄受伤,紧急情况送到医院急救,非紧急的日常情况,都由她来处理。负责事务所所有职英的身体健康的医生和英雄deku的关系算是熟人。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绿谷出久在受伤频率和受伤严重程度上也「表现优秀」,一直是事务所中屠榜的翘楚——所以绿谷和治疗的英雄接触不少,交流甚多。

 

她问:「你的Alpha做得太过了?」

「……你明明知道我没有Alpha。」

绑定的Alpha——这种人我根本找不到。那你让我说什么好?

 

绿谷出久无奈地干笑了几声,他说:「前辈,你别开我玩笑了。」


三十多岁的职英撑着下巴,她笑眯眯地拍了拍绿谷出久的肩膀,语尾上扬,和刚才严肃认真的样子相比,现在的她完全放松了下来:「什么啊,那你的助理帮你写什么"被某个无法透露姓名的Alpha咬了,无法靠自愈能力痊愈"?我还以为最强英雄被什么更厉害的人欺负了呢。」


绿谷出久:「……」

……某种意义上也……没什么错。

 

>>>半年前>>>


A班女生依旧单身,当然也永远维持着对未来男朋友和婚姻的向往。


「八百百给做的!」

 

在雄英A班难得的酒会聚餐场合,丽日拿着毛绒的小盒子,棕色的头发欢快地晃了几下。

 

「小久你要不要试试看?」

 

丽日笑着对他说"以后会用上的啦提前知道尺寸也很好呀"一类的…看起来不太靠谱的说法,一边凑过来把戒指往他的左手上套。

丽日事务所里有个女英雄近期结婚。

 

她给八百万、耳郎等人展示了那个前辈的戒指,几个女生发出惊叹,接着不知道为什么、英雄万物女神就用她的能力造了很多个不同款式的戒指,其中的几个还自带发光效果,让绿谷感叹自己的同学各种方面都是人才,几分钟前轰焦冻才用他诡谲的个性微操技巧把酒杯里的冰块变成了猫的形状,几分钟后的现在,绿谷出久的手上已经套了3个不同款式的、「无中生有」的戒指。


绿谷出久有些无奈地把自己的一只左手所有权交给几个女英雄,还好丽日他们很体贴地没和他有身体接触,(会脸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丽日对他的结婚戒指态度如此热衷——明明他连个正经恋爱的alpha都没有——不过女生的想法他一直不太懂。


绿发青年若有所思地看着酒杯,摇晃了几下透明的冰块,闹中取静。

另一边和他这边一样热闹,不过热闹的方式不同。

 

爆豪胜己正在被上鸣濑吕和切岛灌酒,上鸣似乎设立一个「不把爆豪灌倒不罢休」的非同凡响的目标,而自己的幼驯染不知道被什么话给激怒了,真的就一杯又一杯地怼过去,绿谷偷偷观察着不远处爆豪派阀的情况,心下庆幸自己这边没人对酒有兴趣。


>>>


那么,是怎么发展到,在全班人的注视中,No.1(一个Omega)被No.2(一个Alpha)死死地压在身下,这个局面的?


绿谷出久其实也不是很清楚。


爆豪胜己朝他走过来的时候很稳的,太稳了,绿谷根本没有产生「爆豪胜己可能喝醉了」这种意识,他心安理得地任由爆豪接近,他当时还以为爆豪是来找坐在他旁边的饭田天哉的(饭田的事务所最近和爆豪的事务所有英雄任务的交接)。

 

上一秒他还在气定神闲毫无警惕地、笑着和丽日御茶子说话。

 

然后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险些把他嘴里的饮料给拍出来。绿发青年捂住嘴,艰难地把嘴里的液体咽了下去,转过头去看到底是哪个人这么没轻没重。  

 

一回头傻眼了,爆豪胜己,接着再下一秒。爆豪好像就把他推了,他的头刚到撞在另一边空着的坐垫上。

 

自己幼驯染的暴行毫无预警,甚至连个理由都没给他。


>>>


酒后乱性……是可以理解的,毕竟AO之间的事。


总有一种办法能解决人民内部矛盾,虽然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总是好好吃抑制剂争取不祸害别人也不被别人祸害的类型,但是保不准什么时候有个忘带抑制剂,马失前蹄和另一个路过的无辜异性(ABO性别。)滚上了床——真乱性的话也不奇怪。


但是——为什么只是、压着他——大庭广众之下发酒疯吗。


不了,别吧,绿谷出久用手使劲地推那个死死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大声叫唤,试图唤回爆豪被酒精浸泡着的意识,可能他在某时又戳到了爆豪的怒点吧,毕竟绿谷出久的存在对于爆豪胜己来说就很碍眼,但他还是可以先挣扎再道歉的:「小胜,你先放开我……」

有话好好说。

 

原来绿谷出久打算这么喊的,但是爆豪很不耐烦地也朝他嚷着什么东西,距离有点太近了,他的额头快碰到爆豪胜己刺刺的头发,一阵酒气冲到绿谷出久的鼻尖,他某个瞬间觉得自己也会像个实验动物一样醉掉——


爆豪胜己:「不准对我指手画脚!」

绿谷出久:「……哦。」


到底醉了还是没醉……你的手和脚在我身上啊喂……


绿谷出久开始认真地思考。

他这时候应不应该使用OFA把人推开?

 

可是喝醉的爆豪胜己从某种角度来说算是个病患(?),英雄deku一向不会对实力明显弱一截(存疑。)还神志不清(存疑。)的对手动真格的,绿谷只能用正常的力道推自己的幼驯染,果不其然,没什么用。


>>>


喝醉的爆豪胜己眼睛微微眯着,乍一看像是没睡醒,但是爆发在房间里的Alpha信息素十分强势,金发青年看起来无比的焦躁,如同一只饿了很久的灰狼,红眼瞪过来的眼神极具攻击性。


信息素的浓度非常吓人,眼前的alpha死死地焊住他的双手,毫无疑问,非常强势——关他什么事?不应该对他强势。 

绿谷出久皱着眉,刚想开口,却被Alpha信息素的味道呛了一下,半天没能组织好语言。


爆豪胜己:「你很缺戒指吗?」

绿谷出久:「???????」


然后绿谷出久的左手手指被他幼驯染咬了,力道极大,一口下去见血。

 

某个瞬间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会看到白森森的、他自己的骨头——痛——非常非常痛。

 

十指连心,绿谷出久痛到甚至无法挣扎,呼吸受阻。


他勉强算是被爆豪搂在怀里,Alpha信息素味、酒味、淡淡的血腥味刺到他的鼻子里,疼痛贯穿了他的脑袋,因为信息素的味道太呛了,条件反射,他忍不住地咳出声来。


在绿谷出久喉咙干涸发紧,不停地咳嗽的时候,他手指上猩红的血被舔掉了,舔掉以后没过多久手掌又被血糊了一块,自己在不停地流血,爆豪胜己就像个吸血鬼一样不停把他手上的血舔掉,在ao信息素的影响下,他觉得自己幼驯染从下投过来的眼神带着某种冰冷的情色意味——再这样搞、倒霉的大概就不是一根手指了,可能要发情。

 

AO的天性实在是很让人困扰,似乎有句话叫痛和快感相似?

 

痛使细胞分泌多巴胺等神经递质、给人快慰之类的……

 

绿谷出久维持着一线理智,很费力地想着,他不能和爆豪胜己同处一室太久——这个定律是有道理的,爆豪胜己作为一个生理功能健全的Alpha,在这么近的距离里,能有一百种方法把一个即将陷入发情期的O搞得神志不清——绿谷出久肯定不想让这种情况发生。

 

>>>


全部的——清醒的人——都愣住了。


一片寂静中,上鸣电气疯狂地给切岛锐儿郎使眼色:「他这是什么操作???」


切岛给了上鸣一个很错乱的眼神暗示,喝醉的爆豪胜己行为模式不是他他熟悉的男子汉了,属于玄学范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爆豪胜己,切岛无声地大喊:「我?哪知道???」


清醒的爆豪胜己会不会直接用酒瓶子打人?

上鸣电气很惊恐地看着空着的酒瓶,开始思考是玻璃硬还是自己的头更硬。



>>>四个月前>>>


「……哦?」

 

听完绿谷出久的隐去人物名字的叙述,然后八卦的提问(哪个alpha胆子这么大?)遭到绿谷出久的拒绝后——女医生的钢笔在纸上点了点,她探究的眼神落到绿谷出久的手指上:「这的确是很稀奇的打标记的方式。」

 

「看得出来那个alpha下手是真的狠,但是往好的方面想——他在你不愿意的情况下,压制本能,没有给你标记,人挺好的。」

 

这种解题思路很新颖。

 

绿谷出久个人觉得这个说法很不可靠,他向女医生投去了一个怀疑的眼神,最强英雄回想起事务所的大部分人劝他这个O早点找个A,不要老吃抑制剂的事实。

 

AO之间的标记欲望在各种一时冲动的「意外」中都能作为粉饰太平的说法。而「A看到O被另外的人戴上戒指,一时情绪不稳,属于alpha的独占欲让他想要给自己的东西打个标记」这个解释无论怎样都太魔幻现实了,理智限制了他的想象力,绿谷出久皱着眉继续听女医生对他的问话——


医生:「你们是不是两情相悦?怎么样,有没有想结婚的欲望 ?」


不是,没有。


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说:「…前辈,你…是不是偶像剧看多了?」


那种狗血的双向暗恋先做后爱戏码不可能发生在他和爆豪身上。

太诡异了,光是想象他都觉得头皮发麻。

 

>>>


所以真让劝他冷静的爆豪派阀说对了。

绿谷出久皱着眉思考着,爆豪胜己不是本能作祟?


在他的思考快化为实体的碎碎念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


绿谷出久有些意外地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医疗的职英朝他挥挥手示意,让他先去处理工作电话,但绿谷的直觉告诉他打电话的人应该不是因为英雄的任务联系他——

蛙吹梅雨。


绿谷划开手机:「喂?」

 

如果他的记忆没出错,上次同学聚会,蛙吹同学因为在国外的湖里处理污染而没有到场——那蛙吹梅雨找他什么事?

 

「小绿谷!我听说了喔,你的伤是不是一直没好?」

 

蛙吹没等绿谷回话就自顾自地说下去,表面上看她一直在自言自语,话题也显得没头没脑的:「是不是爆豪?」

 

绿谷出久:「……」

 

蛙吹梅雨:「果然是爆豪。」

 

最后一句话已经带了很笃定的色彩,绿谷一直沉默,于是她就默默地说下去:「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你们之间的情况……但我一直很想问,爆豪有什么好的?——不是英雄素质方面,是恋爱方面。」


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抛过来,绿谷出久一个都不想接,提到问题的某一秒他想逃——只能想想,他不能让自己逃掉。


>>>

 

荒谬,他想,这真的很荒谬。

 

因为蛙吹梅雨说「爆豪有什么好」的下一秒自己脑海中的回应是:除去不好的地方,其他地方很好。

 

……

真的,自己幼驯染优秀之处和讨厌之处一直都那样明晃晃的印在那里,他知道的。


爆豪胜己身上有种不计后果的疯狂与极具张力的离经叛道,无论是执行任务时镇定自若的指挥还是遇到紧急情况时临场做出决策的果决——吸引力是致命的。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再怎么剑走偏锋,也是天之骄子型的风云人物。


但是第一反应居然是——维护爆豪胜己——的自己,太荒谬了。

绿谷出久盯着自己的左手,感到自己的心脏发涨,跳动的器官像在下沉,又像有一个种子要从血肉的土壤里破出来,恶狠狠地顶着胸腔里的泥,又无法发芽无法开花,于是只能顾左右言他:「蛙吹同学怎么知道……我受伤的事的?」


蛙吹梅雨:「我听说,如果AO之间的吸引足够强烈,只要是身体接触、体液交换,身体就会自动保留痕迹,不让"标记"消失——你喜欢他吧?」


绿谷出久:「……」

他否定不了。


蛙吹梅雨:「果然啊,我明白了。」


蛙吹梅雨:「顺便一说,我骗你的。再怎么互相吸引、伤口该愈合的都会愈合的,小绿谷,快去看医生吧!」


绿谷出久:「……」

 

蛙吹梅雨作为外勤人员,并没有什么审讯的经验,但她这个找答案的做法明显是高级玩家的做法——

 

绿谷出久愣愣地看着被蛙吹梅雨挂断后黑掉的手机屏幕,认认真真地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tbc=

 

 

过渡章!

因为我刷自己评论,所以没人评论我,那我就不评论自己了【什么绕口令

 

电脑睡眠模式还会有声音的啊……

我室友被迫听了我另一台电脑两个小时的郭德纲相声,很对不起她

评论(16)

热度(1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