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雷安/瑞金】金有没有搞定安迷修

警告:


cp-雷安/瑞金

高中校园paro

想写几个虚伪的塑料三角关系(…)

雷(→)(←)安,瑞金…就是瑞金。


第一次写凹凸,不算难写w意外而快乐.jpg


===============================

>>>


金:「安迷修!」

金:「我怎么才能搞定你啊 ?」


在金盯着安迷修的第十一秒,安迷修感到不自在的第八秒,雷狮和格瑞的视线集中到他们两人身上的第三秒——金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


安迷修在接受自己同学莫名其妙、直击灵魂的提问之前,还在调整自己演出服里衬的袖口。

凯莉一次性地把几十套中世纪的戏服放到他们面前,让他们一件件地试过去。

安迷修穿着王子服,眼睛看着另一边的骑士盔甲,然后金看似很快活且无忧无虑地、跑过来问他:


「我怎么才能搞定你啊?」


安迷修愣了一下。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同班同学。

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高中生活快过半,他和这位金头发的同学也并没有说过几句话,简而言之:不是很熟。


安迷修:「……你为什么要搞定我?」


一个问题问完还有很多个衍生疑问,安迷修和金对脸懵了几秒,他再次小心翼翼地:「还有,"搞定"是什么意思。」


他感受到周围有目光投到他和金的身上,几分钟前还在欣赏骑士服的安迷修先生,突然有了点不详的预感。


>>>


一天前。


教室里,凯莉嘴里叼着一只棒棒糖,在纸上写写画画,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她头也没抬:「金,如果是刚刚物理课的问题,本小姐没空理你,直走左拐找格瑞——」

然后她被偷偷摸摸凑到她旁边的人吓了一大跳:「?你不要突然靠这么近——你说什么?」


金的声音很难得的,和平日大声叫人的的音量不一样了,变得很小很小,凯莉耐着性子听他小声嘟囔——


「你知道——格瑞——」


凯莉皱眉,她觉得金小心翼翼的样子很可疑。

格瑞不就在你旁边几米远的地方吗。


凯莉模模糊糊地听到了什么"生日"、"很重要"、"特别重要"、"惊喜"一类的字眼,心里把自动把事情补了大半,金好歹在超小声长篇大论的结尾把音量调高了些,少年天蓝色的眼睛眨了几下,问。


「……格瑞喜欢的蛋糕、会是什么口味?」


凯莉:「……」

我哪知道,格瑞幼驯染又不是我。

凯莉:「金,你们两个……」


金挠了挠头,打断了凯莉的问话:「我真的不知道啊!」


以前小时候分零食他都给我先选,然后上初中以后、我基本没见他吃过甜食。

就只看他喝我给他的牛奶,牛奶算不算零食?到现在高中……


凯莉:「停。」

凯莉睨了金一眼,再这样下去还没完没了了,她用课桌上的物理课本打了一下另一个人的脑袋:「本小姐没空听你回忆往事——」


凯莉:「如果你想给他惊喜,我可以帮你。」


当然有代价:给她看戏。


>>>


凯莉:卡米尔为了他哥能少被老师找麻烦、目前是我们班的生活委员——这个你知道吧?

金点头。


凯莉:然后之前我们班的那个、校庆后的庆祝活动,不是有食物偏好的调查表嘛——

现在在卡米尔手上。


金:哦哦……!所以我要去找……

凯莉:所以你要去搞定安迷修。


金:「???」

凯莉一边解释一边用水性笔在稿纸上画着卡米尔、雷狮、格瑞和安迷修的卡通头像。她用图像的方式给金分析了一下人物关系,安迷修的名字一出来,像石头砸到平静的水面一样,图像把金的脑袋砸懵了。


凯莉手还在纸上标箭头:「你看,要卡米尔帮你的忙,最好找他哥雷狮。」

金:「……」

这样吗!

   

凯莉在雷狮和安迷修的灵魂画风头像上打了双箭头,仔细想想,又在箭头两边加了括号:「要找雷狮。你这个级别还不能拜托他帮忙——」

她觉得自己非常耐心,她看着金那张愣着的脸,很贴心地继续说:「所以你要把这当成挑战,要找雷狮的把柄,或者你说弱点也行。」


凯莉把草稿纸举起来给金看。

「雷狮的弱点,安迷修。——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金愣愣地看着纸上的符号,一环扣一环,安迷修的画像被凯莉用红笔重点标红,力求简单易懂。


凯莉:「你搞定安迷修,就可以知道你家格瑞喜欢什么口味的生日蛋糕了。」

她笑眯眯地舔着棒棒糖,把草稿纸递给那个、脸上写着“我的头开始晕了,没在听了”的金,等他把解题思路搞明白。


凯莉:「是不是很简单?一点都不麻烦。」

其实最开始她想直接说更加少女漫的台词——"把你自己送给他就好了"之类的——但是金这个人,浑身散发着少儿适宜和g级别的气息,估计说了也没用。

随便一说,另一边,(凯莉也很想看他们戏的)安迷修也是,不过稍微高级点,安迷修浑身散发着pg级的气息。


那么,金和安迷修两个相性奇特的家伙有了交集,就如同围观菜鸡互啄。凯莉晃着小腿,哼着自创的小调。

大概会挺有趣,人设一出,再推动人物,就可以期待后续。


>>>


于是,在校庆前两个星期,连自己出演什么角色都没搞清楚的安迷修,被金一个后台人员拉到角落。

几分钟前、还在大声提问怎么搞定安迷修的金,这时候神情变得不那么坦然。他停顿了一小会才开口。


安迷修:「所以,金你……」

金:「我想知道格瑞喜欢什么口味的蛋糕。」


安迷修一时语塞,他认认真真地怀疑自己走错片场。


金:「搞定你就可以找雷狮,雷狮可以帮我找卡米尔。」

金开始用手比划。也不知道在比划什么:「卡米尔有格瑞的问卷——上次那个食物口味偏好的调查。」


安迷修:「……」

其实他自认不是很喜欢动脑子的事,更加不擅长这种绕来绕去的因果关系。


金的神情不自然,太不自然了。

搞得安迷修也变得很不自然,他学着金放低音量。

安迷修:「你是让我……帮你去找雷狮帮忙?」

然后安迷修就看到金猛点头,仿佛他们刚才完成了一层沟通良好令人满意的交流。


于是他更懵了,连情绪都变得半信半疑起来。

在光线很暗的后台,他的声音微弱,表情空白,站在那里就是一个巨型的无辜:「我和雷狮……不熟吧?」


金给了他一个更加无辜的眼神:「可是凯莉给我的示意图里,你们是双箭头啊!」


>>>


安迷修一般不会对什么人有恶感。

年级前一百人分了三个班,学校对排名靠前的几个人奖励非常多,一百名前的都希望自己排名越高越好。

再加上班级人员滚动制,一百名后的都想进三个尖子班。

全年级都盯着自己的前方,想把自己前面的人刷下去。

每个班都有很厉害的竞争者,竞争可以说是非常激烈——

这样的情况下,安迷修会去争取更好的成绩(这是肯定的,不然他不可能是年级第五。),但对其他竞争者…并不会有什么恶意。


无色的水进了染缸还会变色,但安迷修本身更像是种漂白剂,把旁边人搞得和他一样蠢——这个有些诡谲的比喻来自雷狮。

但发言的时间地点不可考,传到安迷修耳朵里的时候,估计也已不是原来的样子。


雷狮是唯一一个,让安迷修…明确地感觉到"我不是很喜欢他的作风"的人。

聪明是真聪明,成绩比安迷修好。能力也没得挑,除了偶尔抽烟、打架、逃课以外……没什么……出格的。


属于那种他抽烟他打架他逃课但他是个好男孩的范畴。

因为成绩好、不影响其他同学,还有个卡米尔帮他挡事,所以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安迷修作为一个中立温和的规则维护者,不是很喜欢,便敬而远之,但不知雷狮看不爽安迷修什么,把他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安迷修作为副班长的时候他随机捣乱,安迷修当纪律委员的时候他随机使绊子,安迷修想专心学习的时候——没有能专心学习的时候。

雷狮会来惹他。


(安迷修觉得这有点——幼稚?雷狮不爽他这个竞争者、就来打扰他学习之类的。)

有句话叫和幼稚的人在一起自己也会变得幼稚,有一次安迷修为了雷狮放弃了化学公式默写,两人互相人身攻击半个小时。


>>>


总要有一件事情推动剧情打破僵局。

对于安迷修来说,就是某天放学,在巷子里看到一只雷狮和一只猫。

雷狮虽然惹事不少,也会和人打架,但是(据说)他有轻微的洁癖,所以当安迷修看到雷狮坐在地上(很脏,还有泥)拿着什么东西喂流浪猫的时候,他如同见了鬼。


大概……刚刚还在揍人。

雷狮的表情也很冷,和猫没什么互动,更没像女孩子一样摸或者抱猫,一个一米八几的男生就坐在那里,而已。

和雷狮相关的东西有猫有纹身还有很多细小的疤,事后安迷修回忆起来…这也许就是坠入深渊的瞬间。


他的心脏像被猫的胡须戳了一下,雷狮这个——这个称呼是他背地里叫的——恶党——在毫无自觉的情况下,往人胸口恶狠狠地锤过去,于是胸口处有个东西就抽了芽开了花。


当然这只是相对好听的说法。

那种日本少女动漫里的"坠入爱河的一刹那"之类的…

残酷的现实是,安迷修在愣了几秒后就像贼一样转身就跑,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可称是鬼鬼祟祟、神态可疑地逃离了那个雷狮所在的是非之地。


>>>


安迷修:「……什么箭头?」

金:「双箭头!凯莉告诉我,箭头是"喜欢"的意思。」


那凯莉小姐知道的东西还真是很多啊。

安迷修忍不住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他觉得自己的认知被颠覆了。

安迷修:「所以,凯莉的意思是,我和雷狮——」他差点咬到舌头:「互相喜欢?」

光是说出这句话,就让安迷修本人体会到了现实的魔幻。


安迷修和金掉入了懵逼的循环法则。

于是安迷修决定少说少错,多说多错,总之金的意思就是让他帮忙拿到问卷——其他的事情安迷修不想管。

>>>


所以现在是这样的情况:雷狮所在,对于安迷修来说,是,是非之地。

从喂猫事件开始,一个月不到,安迷修都属于心情复杂,能躲就躲不能躲创造条件也要躲的状态,现在安迷修和雷狮……被金和凯莉、以格瑞生日为由、强行拉郎?

如果说金只是为了一个问题,兜兜转转找到雷狮,偷偷摸摸问他,“格瑞喜欢吃什么样的蛋糕”雷狮大概会把他直接打爆,下一秒就死于非命。


凯莉提供给金的解题方式有点弱智——但是金很愉快地听了凯莉的话。

凯莉是不是有什么魔力。

安迷修开始有点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直觉让他对凯莉有些警惕。

>>>


在金拉着安迷修跑到角落以后,雷狮找到了凯莉。


根据卡米尔给雷狮的信息,金这个家伙福至心灵地做出什么很奇特的举动,基本和凯莉脱不了干系。

雷狮扯着凯莉的手就往另一个角落走。虽然他有注意力道,但那个女人朝他翻着白眼,说雷狮很不绅士弄痛她了之类的鬼话,让雷狮一股火气从心口窜到喉咙,本来就不是很好的语气变得更加恶劣。


雷狮:「那个金和——和你——是怎么回事?」

凯莉对雷狮说话时的停顿没有什么意见,她知道雷狮想问金和安迷修怎么回事,但她笑眯眯地往相反方向开车。


凯莉:「怎么,大少爷雷狮对我有兴趣吗?我不吃雷凯的啊!」

雷狮:「……」

谁他妈对你有兴趣。


凯莉仰头看着雷狮,身高差让她很不爽,于是她考虑了几秒钟,又去拿了张纸,做一个灵魂画手:「好吧,我画给你看。」

【金→安→格→金】

雷狮盯着纸上的安迷修头像,拿走了凯莉手上的笔,在那个并不等腰的大三角的顶点处(安迷修)重重画了个叉,接着把笔丢回去,去找另外的人了。


凯莉无所谓地耸肩。

环环相扣都是套路,雷狮虽然心有怀疑,但是好歹不是什么弱智,那个所谓安迷修的中间环节并不存在,雷狮很清楚。


凯莉去找了那两个还什么都不清楚的人,送他们几个任务道具。

>>>


中午休息时间,金被凯莉以舞台剧缺人手为由、怂恿着穿上了玩偶服。

凯莉:「穿玩偶服的要被人抱一下,这是规矩。」

金:「哦哦。」

他很容易地就接受了这个设定,于是他朝着格瑞跑过去,超大声地:「格瑞——!你抱一下我呗!」

格瑞快速地闪开了。


金扑空,于是他转头看了看,找到了角落里试图降低自己存在感的紫堂幻:「紫堂——」

紫堂幻:「我拒绝。」

紫堂幻礼貌性地拍了拍金的肩膀,然后给格瑞一个复杂的眼神。


格瑞:「……」

格瑞和紫堂幻进行了复杂的眼神沟通,几秒后紫堂主动转移了视线,结束交流。


>>>


下午三点,观众席。

后台工作人员有些争论,格瑞、安迷修、雷狮等等的演员无事可做,在座位上看打光的效果。


金的脑袋凑过来,蓝眼睛转了几下,盯着格瑞的胸口。

触感类似毛茸茸的小动物的,软的金头发,蹭到了格瑞的嘴唇,这次格瑞没躲,任他去了。

他指着格瑞左胸的徽章,对着自家幼驯染的耳朵,小声说:「为什么我没有这个徽章啊?」


格瑞:「……」

格瑞想了想,之前凯莉给他徽章凯莉的时候,说是…舞台剧相关人员都会有的。

不知道凯莉背地里想干什么。


格瑞面无表情地看着离自己不到十厘米的金,思考着自己要不要多管这件"闲事"——如果和金有关,那就不是闲事了,是麻烦事。


>>>


安迷修和格瑞、金一样,坐在观众席,等待着紫堂和艾比那些后台人员的消息。

后台灯光艾比和她弟弟还在吵天排打蓝光还是红光的问题,他心不在焉地听着——

直到他看到了金把头靠在了格瑞的肩膀上。

安迷修:「???」


他想起之前金给他看的人物关系图,就近找到(在他六个座位以外的)正在低头和什么人发信息的雷狮。

雷狮被过于震惊的安迷修冷不丁一拍,看清是谁后,差点把手机砸到安迷修脸上。


雷狮脸完全黑了,他瞪安迷修:「你干嘛。」

安迷修做出小声说话的手势,眼神示意雷狮往前看,雷狮看到格瑞和金的样子挑了挑眉。


安迷修:「他们是……在一起了?」

雷狮:「关我……」然后他硬生生止住了话。

雷狮想起之前安迷修傻兮兮地问自己"有没有格瑞的问卷,我想知道一些东西"的事情,于是语意很快地转折——


雷狮:「是,他们就是一对。」

安迷修:「……」

安迷修:「???今天格瑞没抱金啊。」


这次轮到雷狮弧了几秒。

雷狮:「……你真信了那个"穿玩偶服的要被抱"的鬼话啊!」

雷狮:「你是傻x吗。」


>>>


安迷修其实没信所谓的"穿玩偶服要被抱的鬼话",他知道那应该只是凯莉的恶作剧——

但是,雷狮无缘无故不会在普通问题上骗他,那,格瑞和金真的在交往?

所以凯莉那个诡异的示意图里画得没错——关于格瑞和金,他们的双箭头被红笔加粗标红,还写上了什么「瑞金IS RIO」。


(当安迷修问金的时候,金很坦然地说:「我的确喜欢格瑞啊!

当时安迷修的理解是朋友间的喜欢,现在看起来是年轻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问题来了。

如果凯莉画的那个示意图是有证据支撑的——安迷修对雷狮有个不清不楚的"箭头",安迷修自己是知道的。

但是,雷狮对安迷修有什么…出格的想法吗?

别吧,不了,没戏的。

安迷修对此不报任何希望。

他给「雷狮喜欢安迷修」这个可能打负分,然后试图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像一团纸巾塞进书包一样塞到心脏角落。


>>>


格瑞遇上和金有关的事情总忍不住去管,一管就可能有麻烦。

不得不说有时候会有点郁闷,但是金对格瑞扬起一只手再呼唤他的名字的时候——格瑞就没什么情绪了,没有正面情绪、也没有负面情绪。


他变得平静。

很早以前格瑞就发现了,金……对自己而言,不太正常……这个事实。


金像是一个编码混乱又刚好能在正确时间发挥作用的程序,扎在格瑞胸口的系统根目录里,在特定时刻自行启动,让格瑞处理任务的方式突然变化,该冷静的时候无法冷静,情绪有波动的时候,金一出现格瑞又能强行冷静。


金,是个,直接闯到他的舒适区,然后不管不顾、胡搅蛮缠的人。

这个人,现在貌似又一次(是的,之前有过好几次了。)要被那个凯莉拉到火坑。

>>>


晚八点,格瑞的排练结束了。

收拾东西的时候他还是问了在旁边晃来晃去的金:「金,你今天和安迷修怎么回事?」

金:「啊?我找他帮忙,然后他答应了。虽然表情有点奇怪……」


格瑞:「……」

帮忙就帮忙,何必用"搞定"这种奇怪的动词。


金:「格瑞,你不喜欢玩偶服吗?」

金:「我有点想看你穿玩偶服的样子。」

想到什么就去做。金小跑去舞台的另一端拿玩偶服,这次格瑞没来得及扯住他的卫衣帽子,格瑞看着一团乱的桌子两秒钟,决定语言阻止自己的青梅竹马。


格瑞:「我不会穿的。」

金:「就算是生日也不穿吗?」


……和生日有什么关系。

格瑞看着软软的玩偶服,觉得自己,全身上下,从里到外,没有一个地方适合这个东西。


格瑞:「金,我没条件穿玩偶服。」


言下之意:玩偶服太小了。他的体型塞不进去。


>>>


不用接近,格瑞就明白——

金头发的味道很好闻。还有,眼色像天空,澄澈,干净,里面装了一把星星。

开心的时候很真诚,眉毛眼睛都在对他笑,让人愿意永远由着他那么高兴:「没关系!」

金:「我知道!」

金:「我抱,跑着过来给你抱!」


五秒后,格瑞获得了一个抱着毛茸茸的玩偶服、向他扑过来的金。

因为有缓冲,所以即便被撞了满怀也没有痛感,心里被某种感觉给黏起来了,大概又是一种名为金的病毒占领了系统,格瑞想叹气,最终他只是拍了拍金发少年的背,伸出手,点了一下鼻尖:「别闹。」

然后退开,维持朋友间的安全距离。


格瑞面无表情:「你抱我也没用,我不会穿的。」

金:「……」

少年表情变得沮丧,肩膀也垂了下去。


……简而言之,金有麻烦约等于格瑞有麻烦,因为格瑞不能放着不管。


>>>


晚九点,舞台剧排练告一段落。


安迷修望着门外的雨幕和自己手里堆着的几个包——都是凯莉塞给他的,据说有很多道具、让他带先带回家——

安迷修没带伞,也没什么家人能接他,雨声很大,人和种子一样被泥泞般的雷雨声埋起来,这个雨一时半会停不了。


所以只剩唯一的方法,安迷修打算直接跑回学校外面的公寓。

他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转头一看,雷狮。

和他不同的是,雷狮手里什么都没拿,这人偶尔逃课,(但成绩竟然一直很好。)大概连书包都没带来。

而且雷狮应该有司机接他,无须担心感冒。

安迷修歪了歪头,觉得雷狮应该也没有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的意思,于是他很干脆地进入雨幕,把那些包能背的背上,其他的就在胸口捂着,安迷修跑了起来。


>>>


安迷修冲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才发现情况不对。

他身后有人声,喘息声和……咒骂声,很熟悉的感觉,没等他皱着眉转头,安迷修就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那人下了狠手,他的肩膀很可能会出现淤青——

安迷修停了下来,没管肩上的疼痛。

有什么重要的事?

……为什么雷狮和他一起在雨夜校园疯狂奔跑?


安迷修:「雷狮?你有——」

雷狮:「——你他妈拿了老子的包!想跑哪里去啊!」


安迷修:「???」


>>>

安迷修:「这样吗,不好意思,误会了。」

认错的态度很老实,优等生安迷修一直是知错就改的人。

不过被暴雨淋着,又是冬天,他脑袋不太清醒,本来想解释说是凯莉没说明白,但莫名其妙停顿了几秒,再然后安迷修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一时冲动。」


>>>


我可去你的一时冲动。


雷狮连白眼都懒得翻了,他直接扯住安迷修的制服后领往自己公寓方向拖。

雷狮:「我家近,你跟我回家。」

安迷修:「不是说你的公寓不让外人进去吗。」

雷狮:「你闭嘴吧。」


安迷修,是真耿直,又耿又直。


雷狮的公寓里学校很近,几分钟到了温暖正常的环境里,安迷修清醒了一点,瞪着蓝绿色的眼睛,认认真真地拿着那个袋子:「凯莉小姐的东西,据说是"很重要"的,不能弄湿。」

凯莉居心不良地夸安迷修几句,说他穿骑士服好看,可以演"最后的骑士"什么的以后,安迷修就像被迷了魂一样——

叫人就正常叫人,神经兮兮地在凯莉后面加小姐两个字,今天甚至帮那个演公主的女的(雷狮不记得她的名字)提了好几次裙子,想到这些破事,雷狮一阵恶寒。


学校女生对安迷修其人的评价,最常出现的恶心帅和尬撩——雷狮早有耳闻,但之前和安迷修也没正经说过什么话,最多他抓着人家正经打过几次架,所以当近距离接触,安迷修的各种诡谲的称呼和骑士道原则把他恶心得不行。

捧着自己一堆无用的善意,不要钱一样地到处乱发,别人不一定领情,即,纯粹的傻。


>>>


雷狮把湿透的黑色制服和白衬衫脱掉,只留裤子。

水滴顺着肌肉往下流。他看了那个自觉转移视线、整张脸都写着"非礼勿视"的人一眼,没想理,他估计安迷修现在浑身湿透在自己家里的体验肯定也很差劲,想到这个他又有些愉悦,就勾起了嘴角。


雷狮把暖气开到最大,斜了安迷修一眼,往房间里走——反正尴尬的不是他。

雷狮:「我去洗澡,你随意。」

安迷修:我可以走吗。

雷狮:「不准离开这个房子去淋雨。」

>>>


雷狮用语言威胁加武力威逼(差点打了一架,没真打起来。)让安迷修洗完澡换完(雷狮的)睡衣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安迷修在雷狮房间洗澡的时候,雨就停了。

雷狮坐在沙发上,旁边落地窗外的天空没了乌云,有了星星。


他皱着眉把安迷修书包里的课本拿出来,安迷修自己的东西湿了大半,其他的倒是尽量用外套护着——雷狮随意地翻了翻笔记本,不出所料水性笔的字迹糊了一片,不成形。

安迷修走房间里走出来,棕色发尾还有水珠往下落,滴到锁骨处,然后消失在雷狮的睡衣里。雷狮看了安迷修几秒便转了回去。

另一个人发现雷狮翻他东西也没介意,安迷修不太自在地扯了扯衣领,为缓解尴尬,顾左右言它,没话找话:「雷狮。」

「雨停了,你家……能看到好多星星。」


尬聊,纯粹的尬聊。


>>>


雷狮这个人,很独特。

行事风格就是没风格,解决问题的套路就是没有套路,安迷修听小道消息说过他的家庭背景复杂,童年经历,惨,唯一比较亲近的亲人就是卡米尔。

这就间接导致他的行为没有特定的模式,随心所欲,思想不知深浅,行事不明动机。

但,说是飞扬跋扈也不尽然,被校刊形容成什么"霸道嚣张狂躁的野兽"也有点过分。


至少这个"野兽"现在……在星光下,看起来安静而温和。

安迷修静静地看着雷狮,思维被上了胶水,大脑运转速度很慢。


短时间内,他们都没话。

雷狮没感受到安迷修的复杂情绪一样的,看着窗外零碎的星星,将天马行空发挥到底:「小时候有人和我说,天上的一颗星星就是一个死人。」

安迷修:「……」

好端端的"逝者的灵魂"被雷狮说成死人。

虽然某种意义上也没错,但是还是有点怪吧。


这算……?

安迷修愣愣地接过雷狮递给他的马克杯,懵了:这是进入夜聊情节了吗?是闲聊还是谈人生?


雷狮:「那时候,我想我要能变成星星就好了——你什么眼神。」

安迷修:「没……」

安迷修:「可能在某个、呃,平行世界里,你真的变星星了。」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意识到自己真的不会聊天,尤其是在聊天对象一反常态还似乎情绪不稳的时候,他不知道怎么掌控局面,真的尴尬,他的头皮有点发麻。


但是雷狮似乎沉浸在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天马行空的脑洞中无法自拔,很自然地接话:「对。平行世界我可能是个皇子。」

安迷修:「……哦。」合着还加上了今天舞台剧的设定。

雷狮:「你就那种骑士吧,恶心的那种。」


一下子盖棺定论定了人设,安迷修怀疑雷狮注意到自己之前在后台悄悄看骑士服的样子。

安迷修感觉雷狮似乎真的在和他闲聊,于是他也做出了些许努力,忽略了恶心这个形容词:「我是你的骑士?」

雷狮瞪他:「不,什么鬼,我不会有你这种骑士。」

安迷修:「……」


我们是对手,互相看不顺眼,希望对方死掉。

雷狮补人物设定,听起来过于玄幻,安迷修开始在房间里寻找酒精饮料的空瓶——未成年不能饮酒,但对于雷狮很多事情皆可能。

听到雷狮的某句话安迷修回过身看他,雷狮说,我们不能独活。

安迷修:那最后谁活下来了?


雷狮很无所谓地瞧他一眼,满脸都写着"这只是个瞎编的故事你为什么突然认真",雷狮毫无真情实感地笑了两声,答:「都死了。」


>>>


安迷修:「……」

怎么就都死了呢,他觉得怪,突然不满起来。

安迷修头发上的水滴到肩膀上,衣料和皮肤粘一起,不清不楚的感觉让他的胸口发堵:「你好歹在童话故事里给我们——呃,给你自己——一个好结局啊?」

雷狮听到安迷修的评论后就维持着诧异的表情。

再几秒后他转身进了房间,听到回复的时候雷狮和安迷修之间已经隔了一层水泥墙,落到安迷修耳边的声音并不大,但也不虚,雷狮说:「我不在意,瞎编的故事而已。」


再然后安迷修听到的声音很低,雷狮似乎走得远了点。他听不真切。而且根据其内容,安迷修觉得自己绝对听错了什么东西——


雷狮:「现实有个好结局就行了。」


>>>


雷狮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安迷修还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他眨了下蓝绿色的眼睛,看起来有点呆:「你刚才——?!干嘛突然砸我——这什么?」

安迷修勉强接下了雷狮朝他的脸甩过去的东西,一个瓶子上全是他看不懂的外文,安迷修一下子忘记问雷狮刚刚说的"好结局"是什么鬼话,他被雷狮丢过来的小瓶子转移了注意力——


这让雷狮想起小时候见到的奶狗,丢个什么肉干过去,就会用圆滚滚的眼睛友好地看着他的那种宠物,温顺,乖巧,还无害。

——不过值得可惜…也值得庆幸的是,安迷修和那种东西不一样。

看起来无害的东西是最烦的,氧气入鼻是救命的,但一针管的氧气扎进血里就是杀人的,雷狮从小就明白这个道理了——但是轮到他陷进去时,无论他怎么反抗,都没用。


雷狮斜了安迷修一眼,语气平平的,听不出什么情绪:「褪黑素。让你快点睡的,别吵了。」


>>>


为什么会喜欢上安迷修这种人。

雷狮认真地思考着,身高不高,脑袋很蠢,整天嚷嚷着不明所以的中二发言,偏偏还都一丝不苟地去贯彻那些"原则",还有……脸,也就那样吧,谈不上好看或是不好看的。


他想了很多,又什么都没想。


他发觉很多黏合心脏的东西是无法用什么语言说明的,安迷修在他脑袋里更像是一些闪回的记忆片段组成的东西,包括了视觉触觉听觉的,比如安迷修把自己做的面包分给别人吃的时候,犹豫再三,还是把那个吃完之后腻死人的面包放在雷狮课桌上的怂样;比如安迷修在讲台领读时偶尔带点疲倦的声线;比如安迷修在中午一点半趴在桌子上睡着时,乱翘的头发是软的。嘴唇大概也是软的,虽然雷狮没试过。

雷狮盯着安迷修的脸。

后者被他的行为弄得有些不自在,这样的反应某种意义上取悦了雷狮,于是雷狮一直盯着安迷修不说话。


总之,安迷修……就只是一个安迷修而已。


>>>


安迷修神色有些复杂地开口,语气犹豫。

事实上,他觉得雷狮的言行表达了一种「要么吃药要么滚出去」的意思,于是他(自认为)比较委婉地问了——

安迷修:「我不吃的话,你是要……赶我走?」

雷狮瞪过去:「你不吃的话,老子喂你吃。」


>>>

安迷修睡着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雷狮帮他接,一听,金,差点挂电话。


雷狮:「你找他?找我?」

雷狮:「哈?什么格瑞?……我和你没法交流。」

雷狮:「安迷修啊,我让他吃了点药,现在睡了。」

金:「哦!那就好,明早我找安迷修吧!」


雷狮直接把电话挂了,金听起来一如既往地…快乐。这让雷狮无比不爽。

至于通过金的话,往外传的消息,传到后面、变成雷狮把安迷修迷晕了然后睡了他这种事——并不在雷狮的控制范围内。


>>>

早六点。

他在半睡半醒间感受到阳光的重量,他发现光顺着门缝投到他的眼上。

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背影。


棕色的头发因为睡姿的问题而没章法地乱翘,金色的光给人镀上一层毛茸茸的边,修长笔挺的身形——不得不承认,的确适合那个"最后的骑士"的中二设定——安迷修的影子虚虚晃晃地拖在地上。

他踩着光一个人往外走。

脚步有点浮,大概没睡醒,是一只警觉性较低的安迷修,易捕获。


于是雷狮跟过去。


>>>


安迷修看着雷狮客厅里残缺破旧的家庭合照,照片不大,但还是被什么人装进了相框里,安置在墙面上。


雷狮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到了他的身后。

然后一米八几的人没说话,伸手帮他压了压翘起来的头发,好像那很好玩一样。

这对于安迷修来说不是惊喜,是惊吓。


理论上说,暗恋的人(勉强还是……算暗恋吧。实际上,安迷修对雷狮其人的厌恶和喜欢相辅相成难舍难分。)和自己主动接触,应该开心——

但安迷修被吓了个半死,他回头看着雷狮,尽力维持自己表情的稳定:「……你不要吓人。」


下一秒表情维稳进程被强行中止,因为雷狮朝前走了一大步,直接侵犯了安迷修的个人空间,安迷修下意识地伸出右手、朝着雷狮的肩膀处快速地推过去——不管怎么样维持比较正常的距离——然后安迷修只感到自己的右手腕的钝痛,雷狮在安迷修能碰上他肩膀之前,把他的右手狠狠地撞到墙上。


什么不按常理的出招方式?


安迷修不是没打过架,他的左手下垂,此时最快的攻击方式是给雷狮的肚子一记下勾拳——而另一人好像知道他要做些什么一样,以差不多的力道回了过去,两股力量互相抵消,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对反过来的冲量和疼痛做什么反应,雷狮的脸就在他眼前快速放大,视觉冲击后是触觉冲击,安迷修直接愣了。


雷狮的嘴唇是软的。


虽然这就是一句废话…但是对于脑袋里像有原子弹在爆炸的安迷修来说,这个认知已经足够了。

双手还被压制着,他没有犹豫,对着另一个人的嘴就咬了过去,他非常努力,能用多大力就用多大力,于是安迷修口中漫开了铁锈的味道。

被咬的那位并没有很大的反应,知道安迷修放弃了挣扎,他才把人放开,然后舔掉嘴角的血,视线跟过来。


雷狮:「什么感觉?」

雷狮盯着他的脸,他分析着安迷修的表情,然后他挑了挑眉,一脸"我猜中了"的笃定:「我当你不讨厌。」


>>>


雷狮,各种意义上都不是慢热的人。

这一次也可能是看他不太顺眼,突发奇想,上口咬人顺带玩弄人心。因为安迷修在某些特定的时候也会想去做出格的事情,所以他理解。当然他只是想想,而雷狮会付诸行动。


不过吻是能灼人的,很急,过分到让人无法仔细地思考。

安迷修觉得自己在被带着燃烧。


他用手背擦着嘴,看到手背上红色的痕迹后怔了一会,然后再次陷入昨天和金一起创造的那个懵逼循环法则,他的脑海——甚至没有出现很多飞快闪过的弹幕,他的脑袋像被雷狮用锤子恶狠狠地砸了一下,脑内只有一堆乱码。


混乱之中安迷修听到自己问了雷狮很多问题,问题格式基本遵循高中政治题的模式:WHAT?WHY?HOW?

什么?为什么?怎么搞的?


雷狮回答了什么他也没印象,大概就是「这种方式最快也最方便」之类的东西,最后可能实在被问多了,雷狮没了耐性。


雷狮:「你安静点!」

雷狮:「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


雷狮盯着安迷修。

……

安迷修,很干净。

眼神干净,想法干净,甚至连言行举止都是"干净"的,待人接物从不出格。被自己逼到死角也没有下狠手。喜欢园艺,怕是把自己脑袋里也种了几个木头。

他猜,这个木头脑袋过了半个小时后,终于找回了些许游离的理智,安迷修看了过来,勉强和雷狮对上了视线。


安迷修在继续问问题整理自己被搞得乱七八糟的衣服两个选项中选了前者。


安迷修清了清嗓子,说:所以需要格瑞的——

雷狮:……


雷狮在揍他一拳压住他的头两个选项中选了后者。


雷狮用一个吻堵住了安迷修的话。



=fin=



金:格瑞,生日蛋糕——

格瑞:买了。

格瑞:是你喜欢的口味,到时你来我这里就好。


评论(60)

热度(4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