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马场林】龙的快乐是什么

*cp-马场善治x林宪明

*「他是龙」paro


*龙!马场善治x人!林宪明

龙族可以变人形态设定,谨慎避雷



>>>>>>>>>>>>>>>>>>>>>>>


00.


「侨梅,抱歉了。」


「暂时睡一会吧,睡醒以后……事情会有转机的。」


林宪明抱起自家妹妹的身子,小心地把她藏到自己的房间里,帮她掖上被角。


01.


林宪明是个容貌可称「漂亮」的男孩子。


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身边的人也是这么想的:他去街角的面包店买苹果派的时候、去接妹妹放学的时候,去给自己买化妆品和裙子的时候,路人的眼神告诉他了。

 

他觉得那些看不出他性别的陌生人是蠢货,但是时运轮转风云变换,他没想到自己偏女性化的外表能给自己带来巨大的机会——是的,机会。

 

一个足以拯救他心爱的妹妹的机会。


02.


林和妹妹相依为命的世界并不和平。


他们的日常只是勉强维持温饱,而人外不仅有人,还有龙。

统治世界的物种是龙族。


传说龙族霸占着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反正地盘大得很。

人类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了恐惧,于是给能变成人模样的龙族安上了「凶暴桀骜、嚣张残忍」的性格,同时又贴上了「喜好美色、金银珠宝」的标签。


被强大的龙族压迫的人类每年要给龙祭上他们的宝物——金子,银子,宝石…以及年轻美丽的少女。


他们觉得这样可以讨龙的欢心:讨好比自己强大很多的生物、可以让自己存活下来。


不知道每年被龙一把抓走的姑娘们最终的结局如何,反正家人连她们的尸骨都没法看到了。


林侨梅就是今年需要被龙带走的祭品之一。

她被选中的原因除了长相漂亮以外还有贫穷,贫穷的地方就有压迫和威胁,她无力反抗,只能屈服。

 

——屈服于她哥。

 

简而言之,她哥林宪明,把她打晕,把奉王之命前来的妆娘打晕,然后神态轻松地甩了甩金色的长发,给自己化了个完美的「祭龙少女仿妆」:仿得毫无破绽,完美。

 

03.


有人在耳边唱着古老的歌谣,旋律跟要去送死的少女们一样漂亮。

十几个少女脚上有血红色的花瓣,踏雪来到了湖边。


她们穿着纯白的长裙,躺在漆黑的船上,往渺渺的湖水尽头飘。


04.


从前没有时间,没有土地,万物混沌,记忆蒙尘。

往事如烟,转瞬即逝,河水冰封,化为虚无。

时间如湍急河水,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待嫁的姑娘等待着丈夫,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她通身纯白,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她注定死亡,婚礼的钟声回响。

带她走,带她走,飞来吧,降临吧。

永远为你奉上,年轻的姑娘。


05.


林宪明闭上眼睛。

他躺在该躺的地方。


落下来的雪水,把他纯白色裙子打湿的同时,照例扬起一阵泥土香。

不知为什么还生出一丝丝青草味,跟太阳蒸发出来的强烈的吵的熏香不同,是一种幽森的、细致的、嫩生生的气味。


半秒后林宪明反应过来,大冬天他像个北魏花木兰一样上刑场送死,哪来的什么春季的土味草味,风倒是不缺,狂风卷着白花花的水浪和他的裙摆,林面无表情地思考风会不会让他的红色决胜内裤现出来的时候……


他被风带走了。


06.

 

准确来说是被龙带走了:但是他根本看不到所谓的龙的样子。

 

他的白裙子被很有技巧地勾起,林漫无目的地瞎想着这裙子做工不错在天上飞都没破不知道之后还能不能要不过反正龙的财宝那么多大不了偷点钻石做裙子的时候、其实已经有点懵了:

他以为他的皮肉肯定会被锐利粗糙的龙爪子戳烂溃疡来着。


林个人的感受就是他在天上飞,龙也在天上飞。


也不知道飞了多久,在林觉得自己的脸要以为干燥烂掉那会龙停下来了,金发男孩迟疑了两秒,破罐子破摔地睁开眼睛。


本以为会看到什么黑乎乎不见尽头的山洞或全是石块的陡峭悬崖一类的东西,但事实证明他思考的方向不是偏了,而是错得彻底。


他看到了一座宫殿。


林:「……?!」


06.


如果他现在有个猫尾巴,已经炸起来了。


超乎预料的东西总会给人带来紧张感,紧张感带来恐惧感,恐惧感带来攻击性——


「你好,请问小姐你的名字是……」


背后有个男声响起的时候,林几乎是本能性的、掏出了裙子夹层的匕首就往身后刺过去:「你是笨蛋吗!」


「老子是男的!」


07.


轻松挡住他攻击的男子长着一张没什么攻击性的脸。


眼尾垂的,鼻梁挺的,嘴唇薄的,嘴角一直略略弯着,棕发毛糙,乱在比头发更深些的棕眼睛上。

人模人样,眉眼老给人感觉在笑,像……温顺的马。


林没觉得自己脑袋里突然冒出来的比喻有什么失礼的,与此相反,他莫名有点想笑。

 

男人说他叫马场善治,是条龙。


是龙就不要起这种没气势的名字好吗。林本来想这么吐槽的,被马场轻飘飘的一句话堵上了嘴。


马场说:「所以,你就是人类送来的——我的新娘?」

林:「……」


虽然没什么错,但就是不想应答。

于是他神情扭曲地把锅推给了「狡诈残暴」的龙,林说,「不是。」


林:「你弄错了。」

马场愣了一下,迟疑了一会才抛出第二个问题,「可是我记得我去湖边的时候……」


他没问完就被打断,林很不耐烦地回,「我说错了就是错了。」

林:「我是男的,你好好看清楚。」


08.


马场:「所以你是我的新郎……奇怪了,据榎田说人类”每年都会送些没用的女人来我们龙还要给她们好吃好喝”……」


林:「???」

所以龙是不介意性别的吗?


林:「我也不是你的新郎——!!!」


林超大声,打算辩论,但眼前的男人似乎有把辩论变成辩论的能力:他辩林认。


马场眉眼弯的,龙化成的人面对林激烈的情绪不予回应,只是低低笑了几声,发出邀请,心态大概是"来者是客",「好吧,那你吃不吃我那里的好东西?龙族的美食你一定没吃过吧。」


林:「……吃。」


美食送上门哪有不吃的道理。看马场的样子总不会给他下毒。


09.


什么鬼啊。


咸腥味在舌头的味蕾上爆炸了。林看着咬了一口的腌制食品,觉得自己的味觉审美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马场在旁边火上浇油,「这个叫明太子,用海鱼的鱼子腌制的——好吃吧?」


蠢得不行的家伙还满足地吃了好几口明太子,脸上有小小的得意。


林这时候才明白了马场真的是龙:这种玩意有什么好吃的。


林宪明理解不了龙的快乐。


10.


在林作为供品来到龙的王宫的第十天,他从紧张地混吃等死状态变成了轻松的混吃等死状态。

人在没事干的时候,总会突发点奇想。


林装作很随意地问,强行云淡风轻,「马场。我能不能骑你啊?」


马场很顺畅地理解了他的意思,也没犹豫,挺爽快地就答应了,「行,现在吗?」


「那就现在!」

林整张脸写满了跃跃欲试,说着就要爬上龙形态的马场。


黑龙的骨架结实,背上尖锐的刺像猫咪的爪子一样可以伸缩自如,就算自己一个不小心掉下去了,马场也不会放着他不管。


龙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眼睑小小的鳞片像碎碎的光点,但语气倒很好地表现了他的吃惊,「林林……你还穿着裙子。」


林:「别叫林林啊,像叫个熊猫似的,蠢死了。」

马场:「什么是熊猫?」


林没答,穿着碎花蓝裙的他轻巧地爬上了龙的背,然后金发男孩对前一个提问进行了回应,他的头发在太阳下有着比平日更好看的光泽,林说:「裙子有什么关系,反正没人看到。」


11.


事实证明裙子是有点关系的。


林在骑龙飞的时候很愉快,马场的飞行技巧很可靠,稳而慢,让林得以好好看到龙的领地的模样。


但是他在从龙上面下来的时候并不愉快。


他忙着摆弄裙子,一时没注意脚下,对距离的预估失误,啪地一下就往下倒:脚踝崴了。


不能控制地往地面摔下去的时候、林第一时间捂住了自己的脸。


然后脑袋里飞速闪过几个念头:「脸不能伤到!」、「裙子要脏了,烦死了。」以及「……我是不是听到了韧带断裂的声音?」


结果是脸没事裙子也没事,愣了几秒林才反应过来,马场搂住了他的腰。


林皱着眉,下意识问,「你变身怎么这么快?」


马场很理直气壮地答:「有代价的,快速变人形态耗魔力——可能要拜托你帮我去拿明太子了。」


林很想冷笑或是干脆和蠢龙吵上一架,但是脚腕尖锐的痛楚让他神情有点扭曲。


马场:「可以走吗?」

林干脆利落地回他:「不行。」


其实坚持一下是可以的,但是不想坚持,示弱撒娇不摆上明面,但态度软化有目共睹。

 

马场想了想,「我带你回去吧。」


接着林态度坚决地拒绝了他变龙再飞回去的提议,马场无奈,棕发男人上前几步,把相对而言身材较小的林一把抱起来。


林:「……哈?!」


马场:「你不是不要背吗?」

马场:「脚都肿了吧。别挣扎,马上回家了。」


很奇妙,林听到马场的话,真的再没乱动。


马场善治在林宪明对着夕阳和霞光发呆的时候小声说了一下,也不知道林有没有听到。


当提醒一次,反正未来还有很多机会证明这句话,「你可以多依赖我一点。」


12.


在林霸占了马场的地盘后的第四个月,龙送给他一个巨大的麻烦。


「原来不是说我可以依赖你吗?」


林宪明面对着马场,面无表情,金发男孩加重了语气,「我不觉得你这样是可靠的样子。」


马场苦笑了一下,声音有点虚,「特殊情况嘛。」


男性的声线明显比平时低了许多,克制而压抑,「林林,要不你别待在我旁边——离我越远远好?」


龙是有发情期的。


林宪明也是刚刚才知道,没什么比大早上起来想敷面膜的时候看到一只龙倒在地毯上更加让人惊恐了,如果有的话大概是那只龙微笑着和你打招呼,「早啊林林,好像我的发情期到了。」。


如果还有的话应该是那只龙继续解释,「之前都没有的啊……大概是因为最近海里的鱼类激素太多了吧。」、「战斗系的龙比较容易受刺激。」


林:「……」


13.


所以你需要我做什么?

林问马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标答是我需要你离我远点。


但是这回答反而在某种意义上激起了林宪明奇特的好胜心,他叹气,然后挑起眉,轻轻说了一句,陈述句,没有任何疑问的语气,「如果我不走呢。」


龙的表情没怎么变,但林注意到他攥紧了拳头,马场的脸没有像人类小说里那种……被下了X药的情节描写的那样「脸上生起一抹红」、「手克制不住地颤抖」之类的,而是比以往苍白了不少,没有血色。


(林偶然看到那些小说,觉得情节很扯,所以印象深刻。)


不愧是龙啊,他觉得新奇,盯着马场的脸。


都是男的,帮解决一下需求好像也没什么不行,林大发慈悲地想着。


他觉得龙也挺可怜的。还有一种很奇妙的「他这是在依赖我吧。」的情绪,心脏鼓胀起来了,强烈的情绪像烧酒,一上头就让人做出些非日常的事来。

 

他们叫什么,炮友?

可是这的确如马场善治所言是「特殊情况」。


马场善治不像是有「恋爱」这种情绪的生物,他可以喜欢明太子,可以喜欢人类的棒球游戏,可以喜欢很多很多天上的、人间的、龙的或是藏于土地深处的东西,林宪明不会是其中一个,他很清楚。


马场对花对鸟对草木都是一样的眼神,温柔不是专属,他很清楚。


……炮友关系有什么不行来着?


后脑被扣住、下巴被捏着的时候林已经没空去想那些问题了。


他觉得自己要被吻死在龙的大床上,明明处于发情期的不是他林宪明,被欲望冲昏头脑的也不是他,但是——


大概、大概眯着眼睛不自觉地露出舒服的表情的是他,双腿发软无力支撑、只能伸手勾住马场脖子的是他,被弄得全身一塌糊涂的也是他。

 

14.


林是个可称得上「漂亮」的男孩子。


凭着这张脸,买桃子的时候水果店大叔会送几个草莓,买黑面包的时候店员会给他蛋糕的试吃,甚至走在路上都会有傻乎乎的男人走上来想要请他喝一杯。


不过平白无故没有企图地、专门早起飞去人类世界帮他买限量蛋糕的……


只有马场善治一个。


林坐在窗边看《龙族简史》的时候听到一阵呼啸。


转头看过去的时候渺蓝的天空出现了一个小黑点,黑龙张开翅膀,鳞片反着好看的阳光,尖角以及骨板所构成的防护性头冠、颈部到背部一直延伸到尾部用于防护的尖刺看起来挺扎人,但林并不害怕。


他已经在马场善治家里住了差不多一年,龙不伤人,最多有时候举动有点惊人,习惯了就觉得没什么不行。


也许翅膀带着有花草香气的清风也说不定。林这么想着,像一个搅拌中的草莓冰激凌桶。他觉得自己跳动的心脏也和飞翔的黑龙一样轻盈了点。


林这时明白了马场是真的龙。


龙降到了地面上,巨大的气流卷着尘土还有些草木一起把他围起来,林回过神来的时候马场善治又变成了熟悉的那个人样,微微歪着点头,棕黑的眼睛漏出点与生俱来的温柔,「我给你买了蛋糕,记得你之前提到过——邻国做的果子*很有名。」


林看了一眼他手上的包装盒,语气是纯粹的疑惑,他问:「……你有钱?」


马场:「有宝石,那里的人类看起来挺喜欢的。」


林一时无语,拿价值连城的宝石去换个普通蛋糕,天上掉个龙,龙掉个馅饼,人类能不喜欢么。


马场善治是一只很神奇的龙。他不介意是林男的,不介意自己被骗了,不介意林占了他的床,还会把自己的那份蛋糕、松饼和冰激凌全部给林。

(太甜了。)


 而且他吃点心的时候,马场善治看起来心情也不差,他们两个生活习惯不一样,饮食口味不一样,偏好的东西也完全不同,但是日常相处起来,马场貌似……一直挺开心的。


林理解不了。


有时候林会想,这人——不,这龙的温柔是无差投放还是专属一人,如果是无差投放,那以后会不会专属一人。


此题无解,于是他思考了一两秒。然后把疑惑收到心里专属马场善治破烂口袋里。


15.


在马场家里住了一年多以后,林找到了机会去问马场,只是满足个人的好奇心。

他想起之前被龙族带走的少女们。


马场说那些少女想留的都留下来了,想走的也都走了,被自己的国家抛弃、当了祭品的女孩子并不需要回到自己的家乡,她们凭借龙的帮助到了别的地方去。


林问:「留下来的呢?」


马场偏头看他,眨了几下眼睛,语气有些懒洋洋的,外貌(尤其是乱糟糟的头发。)效果加持下整个人都有点懒洋洋的,像只晒太阳的大型犬,「她们真的成为了龙的新娘。」

停顿了一下,马场补充,「我们龙族不喜欢强迫,她们的确是真心喜欢上了龙。」


即使马场不补充,林也相信这点。

半秒后林微微皱眉,手指无意识玩着自己的金头发,「那他们怎么生小孩?」


马场:「……」


马场再次停顿了一下。四五秒后,他像搞懂了什么似的,棕发男性的目光从林的头发上移开,他直直地看着林处于茫然的眼睛,很认真地说,「如果你喜欢小孩子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我记得龙族有魔药可以做到……我回去翻一翻吧。」

 

林:「哦哦,好。」

林:「……哈?」

 

关我喜不喜欢小孩子什么事?

……我们不是炮友?

我们到底到第几步了?

 

棕发男性轻轻皱着眉,眼睫落下一层阴影,认真回想着魔药书的资料。


专门去人类世界拿回来的豚骨杯面也不吃了,嘴里还在补充着什么,不过林已经难以听清,脑袋被一番话搅得混乱,像初夏被暖风吹散的花瓣。

 

林愣着,硬生生把「所以你是喜欢我吗?」这句话从喉咙塞回狂跳的心脏里。

 

15.

 

林宪明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子。

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他的龙也是这么觉得的。

林宪明喜欢自己,他的龙似乎也觉得他挺不错。


林宪明是龙的新娘——新郎——随便啦。


16.


很久很久之前他还不明白。


很久很久之后慢慢才意识到了什么东西,在意识到那些事之前他就本能地、把它们牢牢地抓在了手里。


17.


对一只龙来说快乐是什么?

 

也许是风,是山崖,是远方。

应该是河海里捕到的、味道奇怪的鱼。

 

是你。






-fin-



果子就是点心的意思w

龙和猫的后代是什么,龙猫

虽然后面还有剧情但我觉得没什么必要写后续就停这里可好了(。


日常希望马场林有ABO连载

希望有湖中女神听到我的愿望(。)


评论(28)

热度(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