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也青】碰瓷与反碰瓷

原作-《一人之下》

cp-王也x诸葛青


注意-ABO设定,也A青O,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

麻烦您谨慎避雷!(抱拳


============================


>>>


诸葛青睁开眼睛时,脑袋还有点犯晕。


四周很暗,天花板上的大吊灯看起来很贵还陌生,身下的床不是熟悉的触感,吸入鼻子的空气带点甜凉的气息,还隐隐约约有点酒店特有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他伸手掐了掐自己的眉心,皱着眉,试图回忆之前发生了什么,解决“他在哪”,“为什么会在一个看起来很高级的酒店房间”、“为什么自己肌肉发酸后颈发痛”等等的问题,还没从脑海里支离破碎的片段里调取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就被旁边被子里窸窸窣窣的响动声转移了注意力。


“……”


看到被子和衣物间露出的那个牛鼻子的时候,诸葛青就全想起来了。


他觉得头更晕了。


行吧,要解决的问题还有一个:应该怎样收拾“和好朋友光着身子在酒店醒来自己还被他临时标记场景疑似酒后乱性”这样的局面?


>>>


诸葛青是个Omega。


虽然在今天,这个第二性别不是什么大事,但本着防人之心不可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被人利用了性别优势被阴了就很难搞了——这样的原则,诸葛家还是把这事压了下来。藏得挺好,没几个人知道,王也算是其中一个。


王也知道,但最开始诸葛青不知道王也知道,王也不知道诸葛青知不知道他知道——

 

所以在诸葛青和张楚岚帮王也解决家里那点事,诸葛青临近发情期,王也啥都没表示,自动离他半米的时候,诸葛青的确吃了一惊。


他以为自己隐藏得无懈可击,最顶级的抑制剂让Omega信息素难以显现,和他牵手拥抱的小女孩都以为他是个没味的Beta,还说过阿青要是是个A就完美了,殊不知他是个A的完全反面——


虽然他也没想刻意地瞒着王也……但是这人怎么知道的?


不会是算出来的吧。


瞎猜也没用,诸葛青也没什么顾忌,直接去问,当时王也嘴里叼着跟不知道哪来的草梗,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北京遛鸟下棋大爷的气场,黑发青年顶着两个国宝一样的眼圈,没精打采:「还能怎么知道的,闻出来的呗。」


王也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诸葛青,「我A你O,天生的。」


诸葛青:「……我喷了抑制剂。」


别人都闻不出来,您咋这么厉害呢。


王也:「啊?没吧,挺明显的。」


武当道长挠了挠后脑勺,也懵了,茫然的表情很真实,不像故意骗人,最后王也强行解释了一波:「可能我们有缘吧。」


诸葛青无奈,这时候说缘分玄学就没办法了,总之别的A啥事没有,王也就能闻出他身上O的信息素。


王也也不像会到处乱说的人,身边似乎也没什么给他到处乱说的对象——那就这么着吧,也不碍事。


虽然诸葛青被黑粉说过是个风度翩翩彬彬有礼温润如玉的一君子型诈骗人才,但好歹也是个撩妹人才,是个Omega的事一公开,女粉丝流失先不论,男粉丝多了——光想象那个场面就觉得窒息。


>>>


王也,是个奇人。


男,Alpha,八奇技之一风后奇门的继承人,王家三少爷,在罗天大醮里没费什么劲把诸葛青搞定的武当道长,北京老爷们,穿衣比较直男审美……贴的标签还得加上红色加粗划重点的一个:


他是个一杯倒。


诸葛青以前就知道这个,但还没有深刻体会过照顾一杯倒也总是多难搞的事,碧游村事件后他邀王也去他那边玩两圈,让道长品品江南不同于北方那种带点湿润气的人文地理。


诸葛青看来,想当行者也不缺钱,行者无论出世入世踏上的也是踏踏实实的黄土,看的还是蓝天,吃的也是普通人吃的白面馒头,总之,多走走看看还是挺好的。


王也也不磨叽,简单收拾了一下就上了路。


不过王道长在出发前肯定心大没给自己卜一卦,要是卜了,他肯定看到诸葛青绕道走——


昨晚诸葛青和王也打电话的时候,还坐在会所的沙发上喝鸡尾酒,旁边玩得开的朋友来了兴趣,让王也一起过来玩玩。诸葛青拗不过人,顺势也问王也要不要来体验一把这边的夜生活。


朋友不知道王也没酒量,诸葛青一个不留神,旁边的小姐姐温言软语半劝半强迫地给王也灌了几杯所谓“没什么酒精”的饮料。

 

诸葛青察觉事情不对的时候基本晚了,不行了,没救了,王道长脸红得和旁边的那杯血腥玛丽差不多,然后右手虚虚晃晃搭上了诸葛青的肩,脑袋蹭了蹭诸葛青的颈窝,高挺的鼻梁在他动来动去的时候戳到了诸葛青的锁骨,让诸葛青当即脊背发凉还抖了好几下。

 

诸葛青心叫不好。


AO授受不亲的生理常识和“离一个神志不清醒(自己还打不过)的Alpha保持绝对距离”的警戒教条被他暂时性忘记,总之,也总一仙风道骨的人设不能崩,不可以让他在会所里发酒疯。


(诸葛青并不知道王也喝醉了是什么样子,但最好还是别冒这个险。)

 

他费力地撑起身子,当机立断:“王也喝多了,”蓝发青年扶着另一个人的肩,努力让他站起来——这人就比他高了几厘米,但还挺沉,“我先送他回去。”


>>>


得亏对象是那个王也王道长,诸葛青扶着人开门的时候这么想着。


要是来个「阿青后援团」的女A,可能在和他接触的时候就把想把他吃干抹净,而自己的好友王同志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童叟无欺的Alpha,乍一看,对明显过近的距离和自己身上Omega信息素的没有半点反应,定得像出了家。


更诡异的是,黑发青年不太安分地挣扎的时候,鼻尖碰到了诸葛青脖子靠后的地方:Omega腺体,然后王也皱了皱眉头,动了动鼻子,打出了一波堪称迷幻的操作。

 

王也说:「老青……」


诸葛青心说你居然还认识我啊真是不容易,刚想调侃两句王也酒量太菜是不是哪个O都能把醉酒也总拐跑,又听到王也语不惊人死不休:「你的味道太熏了……我觉得我要吐了。」


诸葛青:「……」


问题来了:孤A寡O在身体紧贴(肩膀。)的情况下,A说O的信息素熏人,这发言算是性骚扰还是侮辱?

 

诸葛青废了好大劲才把王也这像雾像雨又像风就是不像人的东西从洗手间收拾到kingsize大床上,他的衣服被喝醉的王五岁拉扯得没了型,还沾了点浴室里打翻的沐浴露和洗手液,好脾气如他也觉得烦了,他真的想让王也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叹了口气还是把衣服换脱下,换上酒店的浴袍,再给黑发青年掖了掖被角。

 

按说他应该走了,不走显得可疑了。

 

这酒店是王也他家的,一小时前,前台经理看到他们两人脚步不稳地走到酒店大堂的时候脸色都变了,又青又白,看着都惨,他面不改色地想把搭在王也肩上的手缩回去,以行动表示他不是他没有只是普通朋友没打您们王家小少爷的主意——结果另一边没让,反还搂住了诸葛青的腰。


黑发青年朝着前台经理睨了一眼,经理从前台拿出金色的房卡就飞快地递了过去,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停顿,诸葛青差点怀疑这人是不是暗地掐了个乱金柝。

 

就在诸葛青想着是不是要找个人给他送件衣服回去的时候,他的手背被王也的盖住了。


不知为何他比平时的反应慢了不止一拍,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左手王也右手慢动作,王也的手比他的颜色深,画面上形成了挺奇妙的反差,更加反差的还有王也说的话,和他优哉游哉软脾气道长的人设不太符合。


王也:「老青,你是不是发情了?」

 

诸葛青:「……」

 

是性骚扰,他确定了。

 

 

>>>

 

之前罗天大醮结束,诸葛青和弟弟准备回家的时候,他和王也有段对话。


当时差不多是这样的:

 

【诸葛青:“我这人很怕卷进麻烦,但你有麻烦的话,两肋插刀这话有点过,但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一定帮你。”

王也:“去去去,不能和你这种人做朋友,没秘密啊!你让我保持点神秘感不行吗!”

诸葛青:“哈哈哈,我倒是很想和王道长你做朋友啊。也许,哪天我在家里待烦了,就跑去武当山骚扰你。”

诸葛青:“不会提前打招呼哟。”

王也:“……什么人呐!”】

 

晚十点,诸葛青觉得自己嘴角有点抽搐,他被王也这孙贼一把拉到床上,不知是出于本能还是真的故意,王也还散发了Alpha信息素——


平日一副老好人的温吞相,信息素的味道却霸道又强势,诸葛青没辨出具体什么味道,勉强用香水比喻大概是明朗干爽的男香,走在惊蛰时节的竹林,被阳光包裹的感觉——


还没等他文艺清新几秒钟,前武当道长皱着眉掐着他的后脖子的腺体,像掐着什么脏兮兮的蛊虫,黑发青年再次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你是不是发情了?」

 

诸葛青:「……」


他现在也想对着王也骂:「不能和你这种人做朋友,没秘密啊!」、「什么人呐!」。

 

>>>

 

王也没说错,他发情了。


虽然他也很想疯狂甩锅,把原因全部归给王也这个活宝激他发情,很套路的那种——因为和Alpha距离太近,受了信息素的影响,不受控制地渴望被A标记等等等等,但诸葛青很清楚:不是这样的。


很大可能和自己对王也那点执念有关系。

 

修习之人哪那么容易着了色欲的道?


有话说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损人利己苗,他和王也对酒色财无甚执着,要是现在扣着他腰的人不是王也,而是另外一个什么Alpha,他哪会不会浑身僵硬动弹不得?诸葛青会直接一个土河车把人打趴。谁还不是练家子似的。

 

王也看他没答,当他默认,再抛了个问题过来,打太极一样,「看你这样也走不了吧,要帮忙不?」


黑发青年摸了摸鼻子,看起来像是还不习惯空气中Omega信息素的浓度,「我好歹是个A,能用用。」

 

抓着他手扣着他腰的王也像是开了个专属奇门局,我即方位,我即吉凶,四方万物,皆我主宰那种,再加上王也的表情很纯粹,还干净。


或许有点太干净了。人在很认真很专注的时候身上总会散发一种接近神性的东西,诸葛青冷不丁被带了节奏,他看着王也黑色的眸子,鬼使神差就应了声好。

 




TBC.



是这样的,也青,今年RIOEST。

也总真好,有点像加强版遛鸟大爷耀哥儿(不是



评论(16)

热度(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