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也青】碰瓷与反碰瓷 (02)

原作-《一人之下》

cp-王也x诸葛青


注意-ABO设定,也A青O,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

麻烦您谨慎避雷!(抱拳


============================


chapter 02.

>>>

 

张楚岚:「所以,你趁他没醒,跑了?」


诸葛青伸手让咖啡馆里的服务员给冯宝宝再上几份千层蛋糕,交代完口味后才转头回答他:「嗯,他睡得还挺沉的……难得没有警惕。」


张楚岚沉默了半响,忍住了吐槽的欲望。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把番剧更新补齐问个后续发展,「可那是王也……王道长??」


言下之意就是你还能瞒过他?顺天下势理天下事,人家算一卦就得了个天高海阔的渊明,还能骗吗?


结果话卡在喉咙眼里半天没问出来,断在中间还难受,诸葛青看出他的为难,主动帮他补了之后的剧情,说:「然后他给我打了电话,说喝断片儿了。」


诸葛青不紧不慢地喝了口红茶拿铁,无视了张楚岚抿嘴暗示他有话快说的神情,「还问有没有对我做什么——因为他身上有我信息素的味道,好像还挺重。」

 

诸葛青说得很简略,因为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不像面对面说话,还能通过表情动作推出别的信息,当时风潮暗涌全藏在手机通信的电波下,王也问他的时候他有点懵了,意外无措的情绪给了他一些联想,他记起之前碧游村他被王也暴打一顿的事。


 >>>


不久前诸葛青向公司一方投降,王也明白了当时事情的大致走向(他和公司达成初步协议)之后,没有丝毫的迟疑就大吼开阵土河车三连,把他嘴堵住后就是一顿暴力输出,嘴里还逼逼着啥……


「老青!不要怪我!我也很痛心!」


「但现在你我是立场对立的双方!我是没有办法滴哟!」


「憋说话!我懂!不必顾忌你我的交情!来嘛!动手吧!」


好像还大言不惭地和自己说:「哎呀!是我鲁莽了!但这也怪你!老青,你为什么不早说呢?」

 

>>>


诸葛青突然就有点不爽,如果他处于动漫世界,脑袋上大概能冒几个表示愤怒的井号。

 

……说你奶奶个腿,解释啥,不解释了 ,就误会着吧,反正对他诸葛青没什么损失。


于是武侯后人以不变应了万变,他沉默了,给王也充分的脑补机会。


本来也没想怎么样,充其量想让王也有一瞬间的紧张,人偶尔会有些恶劣的小心思,在此处诸葛青福至心灵地想逗逗这个平日看起来对什么事都无所谓的看破红尘王道长,不过好歹都是智商正常的人,靠沉默也占不了什么便宜……

 

几秒后,诸葛青悠悠然张口,他想说老王你想什么呢你就咬了我一口后脖子,和家里养的大型犬开玩笑似的,别瞎操心——


诸葛青:「老王,你……」


刚开了个腔,术士的调侃技能被另一个术士暴力打断,王也声音比平日的低,硬邦邦的,几个字扎扎实实地戳到诸葛青的耳朵里。


他说:「对不住了啊,老青。」


「我会负责的。」

 

>>>


诸葛青:「……」


电光石火间,诸葛青面临着三个选项:


第一,把真实情况告诉王也,一段时间的尴尬后该怎么着就怎么着;第二,继续沉默;第三:顺势而为,看之后王也什么反应。


王也手机里给他的备注是诸葛狐狸,某种意义上他也的确像狐狸一样喜欢逗人开心,主要是通过逗别人使自己开心,诸葛青玩心一起,顺口答,「……哦?您打算怎么负责?」


蓝发青年靠着沙发,挑眉,把自己的声音修饰成「强装镇定但还是发着抖」的调子。


这回轮到王也沉默了,诸葛青抿着嘴等了四五秒,良心开始隐隐作痛,但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要演就演全套,不然亏了。


从小诸葛青就是这么被教育的:平时练功总觉得差不多,到最后打架就总会差一点,所以诸葛青咬咬牙,继续他的表演,以进为退,打的就是个逼真演出让王也不跑去内景里询问的主意:「算了吧,老王。」

 

然后他把电话挂了。

 

>>>

 

王也觉得自己身处某个狗血烂俗恐怖副本。


他有个狗血的家庭,狗血的家人日常表演着狗血的谁继承家产我要继承家产你不能继承家产你有什么资格继承家产的狗血故事。


而他以为自己作为一个——跑路去武当修道你们爱谁谁别打扰我飞升的——支线人物,某种意义上算是王家的清流人物,不曾想他一从武当回到普通人世界就给狗血故事加上了富有个人特色独特风采的一笔。


哪有Alpha被两杯酒精饮料迷倒,还被好友(Omega)送到酒店,断了片儿把朋友标记了的?

 

他的记忆全是支离破碎的片段,很诡。


迷迷糊糊地记得是诸葛青把他带回酒店的,贴着他的大腿想掏钱包身份证银行卡,当时王也看着蓝发青年低头找东西的样子,锁骨很深,身材比他纤细,因为皮肤白,肌肉线条挺明显,眼睫长的,在眼下产生了浅浅的阴影。


……而且空气中老是飘着某种幽幽的甜味儿,本应是很宁静清雅还带点书卷气的香气,却让他周身有点燥。


现在回想起来那可不就是诸葛青的信息素吗——!


他朋友说不多但也不少,但是Omega还真就诸葛青一个,也不知说是点儿背还是犯了祖师爷才让他这个(前)出家人碰上这档子事。


从他身子发热开始,事情就往完全错误的方式绝尘而去。


下一件他记得的事儿就是他扯着诸葛青发白没血色的手腕,把那个蓝头发拉上了自己的床。


他让诸葛青靠在他身上,然后自己的手顺着蓝发青年的脊椎向上缓缓地按压,另一人蓝色的刘海凌乱地扑在额头,眼尾被染成丹色,平时清亮的碧青色眼睛漫着雾气,诸葛青的味道满满地灌进鼻腔,浸泡大脑,失去理智。他舔了两下诸葛青的后颈,Omega腺体在白皮肤的对比下红得很明显,下一秒王也没带什么犹豫地咬上去。


……


剩下的记忆就是他早上9点从酒店床上醒来。


诸葛青的衣服还留在浴室,布料被扯得皱巴巴的,估计那位讲究的诸葛家公子也不打算要了,房里除了他没人,除了衣服以外诸葛青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云淡风轻地就走了,王也看着自己光着的身子和凌乱的白色床单一脸懵,这场景……如果诸葛青再往床上放点钱,那就真的很像他这个Alpha被那什么了。


某个瞬间王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诡异的X梦。


毕竟诸葛青是谁啊,几十年来唯一一个掌握了所有武侯奇门的武侯派传人,多多少少有点傲气,有时候还有点死心眼儿钻牛角尖,哪那么容易被自己糊弄,不带反抗就让人咬一口。


情感上希望这些破事儿都是假的,不存在的,但是理智好像觉得不行——他和诸葛青信息素的味儿交缠在一起,太明显了,想无视都没法子,诸葛青的信息素很强势地留在他身上。


所以说AO之间的吸引力和占有欲都是双向的,诸葛青的身上估计也都是他的信息素……互相耽误着吧。


道家的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这话他短时间内怕是做不到了。


他脸色发青,看镜子里他眼下的黑眼圈又重了点,祖师在上,弟子凡心……王也往脸上泼着凉水,强行冷静。


虽然棘手,但缘分来了赶都赶不走。

一大老爷们儿不能怂,磨磨唧唧的自己都觉得膈应。

 

洗完脸后他拿起手机开了免提,给诸葛狐狸打电话的同时去找擦脸的毛巾,电话打了两个没通,等待的时间里他想起他和诸葛青在罗天大醮打的时候,这傻子执迷不悟硬要和他刚正面,明明还是个无法接受失败的精英子弟,却勉强开眼想看「真相」,逼得王也爆了粗口。

 

【“罪过罪过,各位祖师爷在上,弟子不该口出秽语……”

“你**都逼得出家人说脏话了你!”】

 

当时诸葛青的回应是什么来着……


王也现在已经不太能想起来,但是这人很诡地让他的世界脱离控制是真的,诸葛青的选择影响了他的选择,引势而流,鸿门乱局,各有各的路——


但让他趋吉避凶他不避,让他离自己远点他不离,阳关道独木桥偏偏给你引到一路上,这算个什么事?


手机里打电话的待机声还在响,声音跟个猫爪子一样往心口挠过去。


把人暗暗在心里怼了一顿后王也开始怼自己,趋吉避凶自己做到了么?和诸葛青拉开距离的目标达成了没?不为这个朋友乱掉心神,面临危机赶着趟为他牺牲,行不行了?


明明知道接近这人对自己的命格没啥好处,明明算出自己离了武当入了红尘可能自会给自己找不自在,还是辞了师父同门下了山的人是谁?


……想着想着一件事就想成了另一件事,王也用毛巾胡乱抹了把脸,轻轻叹了口气。


叹气的时候电话通了,诸葛青的声音平平淡淡响起来,一如往常,聊了几句没能聊出什么结果。


听诸葛青的口气,王也知道自己肯定做太过了——得嘞,这也不用多问了,他把自己的好兄弟上了,不仅上了还打了戳,不是那种闹着玩的临时标记,大概得是个永久标记。

 

最后他只能很狗血老套地、干巴巴地表示自己会负责,虽然对怎么负责还没概念,但话的确是出于真心——然后诸葛青把电话掐了。

 

完了,砸了。


王也面无表情地靠在椅子上,快速给自己卜了一卦:下下吉。

 

 


TBC.



人生苦短,能发的电要快点儿发(


为了学习老王滴北京话,我天天听郭德纲呢!(借口。

评论(20)

热度(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