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也青】碰瓷与反碰瓷 (03)

原作-《一人之下》

cp-王也x诸葛青

 

注意-ABO设定,也A青O,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

麻烦您谨慎避雷!(抱拳

 

============================



chapter 03

 

有些歌听了很多遍会变好听,有些人看了很多遍也不会顺眼。


诸葛白不是很喜欢那个武当的王道长。

王也在罗天大醮时哥哥站在坤土位用的土河车被站在其他位用出的土河车压制了,站在离火位的赤练被木系法术克制,用木克火——虽然很不服气,但王也和诸葛青的实力并不在同一水平线。

 

看到哥哥完败还硬撑的样子他当众表演了一个就地爆哭,之后还被哥哥安慰了——从那以后诸葛青的状态就不好,虽然他自以为藏得不错,但青和白毕竟兄弟手足,血浓于水。诸葛白能感觉到他哥心里老挂着那些事,定不下来。

 

唉。王也道长,怎么偏偏是你呢——

这已经是诸葛白今天第五次叹气了。

 

而让他哥乱了阵脚没了方寸的王也,自然不能得到诸葛白的好感。

如果可以,王也离哥哥远一点就好了——偶尔他会这么想。

 

但一旦脑袋里浮现这样的想法,他又会觉得自己很幼稚,还有点无耻。毕竟哥哥喜欢王也,想交王也这个朋友,又关他诸葛白什么事呢?

 

诸葛青听到他诉说自己心路历程的时候笑着叹气,说白和自己很像——其实诸葛白没懂他哥什么意思。

 

哥哥也觉得自己幼稚无耻吗?


不像吧……毕竟诸葛青在家族同龄人的衬托下是个精英优等生,光风霁月形象高大还实力强劲,所以他觉得哥哥心底是充满自信的——

 

不过和王也打过一次后,就不一定了……这么想着就很想叹气,他哥哥招谁惹谁了。

 

不知道诸葛萌他们从哪听到了哥哥的消息,神神秘秘地找他过来,还说和王也也有关系。


他哥哥和王也日常接触扯上关系他就不太快乐了,诸葛萌他们还一脸八卦的表情说要告诉他什么「重磅新闻」。


明明房间里只有他们诸葛家的几个人,诸葛萌还是压低了声音和诸葛白说话,脸上还带有兴奋的红晕。


「……」


诸葛白听到王也来联系他们这件事的时候表情还是正常的,听完整件事后,和诸葛萌完全不同,他脸色惨白,「我、我就知道……」

 

蓝发小男孩圆滚滚的眼睛睁大,声音还顿了好几下,一直抖,「我早就觉得哥哥对王也道长的情绪……不正常!」

 

他以为王也只是单纯给诸葛青很大的挫败感,充其量是诸葛青命格里的一个小劫,没成想王也是个桃花劫——?

 

当初就应该抱着哥哥的大腿、不让他接近王也的!


王也道长,怎么老是你呢——


半小时后,勉强冷静下来的诸葛白开始了今天的第六次叹气。

 

>>>

 

张楚岚坐在咖啡店里听诸葛青讲故事。

 

根据诸葛青的言论。他对王也摆出的态度是「你爱信不信,实在不信我们再想想办法,比如你卜一卦。」,就是这样不信拉倒的态度,反而让王也相信了他。

 

大概王道长也记得一些比较暧昧的细节:毕竟临时标记,换言之,王也咬了诸葛青后脖子的Omega腺体……至少这件事是坐实了的。

 

张楚岚无语,花了一段时间消化诸葛青的话,才略带迟疑地对他说:「所以,还真给你骗过去了?」


诸葛青微笑点头,「我觉得还挺有趣的。」

 

张楚岚一脸"你**恶趣味吧"的表情,自觉在这件事上可以和诸葛青多问问,看这狐狸就想开开玩笑,心大,完全没想过玩脱的可能性,「所以您们现在算啥?PAO友?」

 

「不啊,逗逗他而已。」

 

蓝发青年低眸看着咖啡杯里的浮沫,表情平淡地加了三颗方糖,「我不至于连个Omega抑制剂都买不起,临时标记消了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诸葛青眯着眼超张楚岚比了个拇指:「下次他找我的时候就解释一下——反正他总要憋不住那口气来找我的。」

 

张楚岚:「……」

 

这个FLAG立得是不是太轻松了。


张楚岚想到眼前这个神色轻松的蓝发青年有间歇性FLAG技能加成,觉得他这样不行。

 

张楚岚怀疑的眼神投到诸葛青身上,「三个问题。第一,你不怕人道长知道后找你算账?第二,你们O临时标记消失的前几天,不是会想找那个A补一个吗?第三,如果他现在就……」

 

手机振动的嗡嗡声响起来,诸葛青摸了摸口袋,拿出手机。

 

「你等等我接个电话——嗯?说曹操曹操到,」张楚岚看着诸葛青眯着眼指了指手机屏幕,一晃眼没看清诸葛青给王也备注的是什么,手机屏幕被诸葛青朝绿色标识一划,就通了电话。

 

诸葛青:「老王,你想好了没?」

 

>>>

 

张楚岚隐隐约约听到王也的声音,还有「北京」、「你家」、「没关系」几个模糊的字眼,还没偷听到多少东西,视野里诸葛青的脸色就变了。


诸葛青好像是想张口说什么的,但没找到打断王也说话的机会。


蓝发青年脸色发白,眉头紧皱,嘴唇绷成一条直线,张楚岚还注意到诸葛青把手机捏紧了,像一只如临大敌面临生存压力的狐狸。


直到诸葛青把手机放下来,脸色从阴郁调整回正常的状态,张楚岚才开启话题,「他是不是真打算对你"负责"了?」

 

诸葛青苦笑,「好像……差不多就那意思。」


>>>

 

王也说虽然有点仓促,但是北京那几套新买的房子还是能住人的,诸葛青的家人那边他已经说过了,长辈们好像没什么意见,诸葛白哭着说他早就看出不对了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不应该和哥哥一起去罗天大醮云云……

 

诸葛青给张楚岚复述王也的话的当口,微信消息来了,七八个网址发到了他手机上,链接里是房产信息。


王也的意思是,先选了这几套房子,北京浙江都有,你看看哪几套合你心意就给我身份证。我让杜哥去办——

 

诸葛青的表情是凝固的。


半分钟后他才幽幽然张口说话,开口就是略带讥讽地怼王也,「结果,这人也不问我意见的?我一直以为我才是那个情场高手霸道总裁的角色。」


张楚岚:「……你怼正主不好吗,和我说有用?」


诸葛青平静下来后还假模假样地叹了口气,「这么强势是撩不到姑娘的啊。」

 

还没等他故作镇定地嘲讽完王也的「负责」方法,发表一番撩人高见,微信消息又来了:

 

【微信现在】

【王也:老青,你怎么说?】

 

【微信现在】

【王也:如果不满意的话就照你的想法来】

 

【微信现在】

【王也:还没决定的话等你想好再说】

 

诸葛青:「……」

 

张楚岚憋了很久没敢笑出声,他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诸葛青,说话还带点颤音,「反正,被撩到的也不是个姑娘,是吧老青。」

 

「那可是北京市中心的房子啊!有没有心动?」

 

「人家还等你回复呢,看样子是不愿意和你断了这个姻缘。」

 

>>>

 

某一秒诸葛青想把手机砸到张楚岚嘴里。

 

还姻缘呢。这得是什么样的孽缘啊。诸葛青表情僵硬地退出微信,什么回复也没给,打算当一只瘫水里装死的鸭子。

 

他以为自己还算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比较了解王也的人。


虽然还不算从入门到精通,但摸清王也的行为模式还是挺容易的:玉盘珍馐高级西餐随意,有的话,从小家里潜移默化也知道怎么吃,但给他两馒头加点榨菜也能过日子。


勉勉强强算是个心系苍生入了红尘的道长,对自己没什么讲究,关系到身边其他人的时候这人就又绷得太紧,对大多数事情都随意得很,一般不想干涉别人。


但现在他看到王也真想对他负那什么鬼责任,世界观都像翻转崩塌了一次,了解王也:从入门到放弃,大概只需要一杯酒。

 

这次王也乱了阵脚,没了方寸,他能不能理解成关心则乱?


天上掉馅饼,诸葛青走了大运,看破红尘王道长栽在了自己手里?


 >>>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事情的完整经过:


王也喝多了,他送人去酒店,试图把人干净弄上床的时候把自己衣服搞脏了,于是那套衣服留在了王也的房间。


Omega信息素间接刺激了作为Alpha的王也,他自己没注意,没有在发情之前就跑路,出于侥幸心理,他想着至少先把王也干净送上床,让他别睡得太难受。


之后就是王也咬了他脖子后的腺体,诸葛青觉得再往后大概真要玩脱,趁着王也神智不太清楚的时候一个手刀把他放倒了。

 

无论怎么看都是王也那边亏了。


诸葛青不用猜都知道:王也觉得他们打上的是永久标记,所以才以为他们被绑定了。而去医院洗掉永久标记对Omega的身体伤害太大了,Omega可能之后都无法接受另一个Alpha的标记。


况且,永久标记还很可能怀孕。

 

永久标记和临时标记表面上本就难区别——一般只是彼此信息素停留的时间和浓淡不同罢了。


他和王也的信息素本来就不是浓烈强劲富有攻击性那挂的,光凭闻的,根本看不出是永久还是临时标记。


……


所以,能理解成关心则乱吗。


诸葛青按了几下太阳穴,胸口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了几下,他心下了然,自己答了自己的话:怕是不能。

 

>>>


诸葛青沉默了十来分钟,然后拍了拍张楚岚的肩膀。


张楚岚和冯宝宝吃蛋糕喝奶茶,嘴里的食物差点没被他突然一动给拍出来。和冯宝宝一起加入看戏模式的张楚岚表情带了点怨念,听诸葛青和他说:「老张啊,你能帮我解决这事么……」


「钱不是问题。」


「我们哪都通也不是哪都能管啊。」张楚岚摊手,作出无奈状。


这王也和诸葛青两个人怕是当他是块砖,哪需要哪搬,虽然他想要钱,但他还真不想管人家的家务事,「你们术士不是有内景吗?你去内景瞅瞅——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张楚岚想起来了,「趋吉避凶!」


诸葛青皮笑肉不笑回他:「你以为我没看过吗?」


蓝发青年深呼吸,像是很累,靠着咖啡店里的沙发,隔了一会才说话,声音有些郁闷:「我问了啊。我和王也到底算怎么回事,这个问题……太大了。」


张楚岚:「可能是因为和你自己的未来有关?」


外行看热闹,张楚岚不是术士,也不怕说错话,直来直去,瞎几把猜:「或者你们两个成不成会影响到天下安危?比如老王伤心透顶看破红尘又出家去了——」


诸葛青:「这种时候你就别开玩笑……」


蓝发青年长长地叹气:「道理我懂,老张。」


「可是你说,道理我都懂吧——可是那个火球为什么这么大?」

 



TBC.



文是之前写好定时发送的!(叉腰

手机很惨,没内存没lof,平常上lof不是很方便(。


如果有姑娘有事私信我但是我没有回复,麻烦再发一下哇。

我的lof经常吞私信来着,聊着聊着我没声了一般都是没届到orz

评论(18)

热度(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