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也青】碰瓷与反碰瓷 (04)

原作-《一人之下》

cp-王也x诸葛青

 

注意-ABO设定,也A青O,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

麻烦您谨慎避雷!(抱拳

 

============================

chapter 04.


>>>


有时候张楚岚觉得除了冯宝宝间歇性机智症以外,还有间歇性无防备症。


「冯宝宝,出来玩吗?我请你吃东西,想吃什么吃什么——顺便把张楚岚一起带来。」


王也一句话就把冯宝宝召了出来,当然同时还带了个张楚岚。


她似乎没考虑过王也可能是个坏人可能绑架她之类的——


随即张楚岚意识到了自己对宝儿姐的过度保护意识:谁绑架还不一定呢,毕竟眼前这个一口半个蛋糕的黑发女孩(至少外表上是个女孩。)的打人埋人记录无法想象。


把他和冯宝宝叫出来的王道长还没进入今天谈话的真正主题,此时正闲闲地靠在西餐厅的椅子上看冯宝宝消灭桌上的食物,旁边的服务员知道他是哪家的公子爷,半点不敢怠慢,战战兢兢整整齐齐地站在旁边。

 

照旧是戴着顶鸭舌帽穿T恤裤衩,哪有一点霸道总裁的样子。


张楚岚咬着吸管,在心里对王道长的外表进行了一番评价,得出的结论是脸还成,但装扮真不是现在的O喜欢的那挂,相比起来诸葛青真就是个精致男孩……


张楚岚正胡思乱想着,前武当道长的手在他眼睛前头晃了晃:「老张,你想什么呢?咋突然没声了。」


张楚岚回魂,想起自己还有些八卦和王道长分享分享。


王也不先开这个话题他,他就不客气了,反正彼此心知肚明:「我在想诸葛青呢。王道长您怕是不知道他被您弄得多惨呐!」


他睁着眼睛说瞎话,本着要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被您标记了后他就开始犯相思病,茶不思饭不想的,整天魂不守舍,」


越说越惨,张楚岚差点用上了咏叹调,「而且O在特殊时期被标记很可能怀孕——你看你把他伤得多……」

 

「碧莲,你先停停——」王也扶额,一副事情太多头要秃了的模样。

 

劈头盖脸就是惊悚发言,一出口就狠狠地打了张楚岚的脸,「别扯了,我知道老青没说实话,他想蒙我是吧?」


张楚岚:「……………………哦。」


他还能说什么?


刚刚想描述一个「诸葛青为情所困,亦步亦趋随你至深不可测,患得患失唯恐你杳不可得」的悲惨形象,人家一句话就把悲怆凄婉的爱情故事基调弊了。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GG。

 

>>> 



王也在最开始,诸葛青面对他的问题回应了半分钟的沉默的时候,就已经觉得不太对劲了。


他心里犯嘀咕。

 

王也思考了一下。如果他是诸葛青,在面临「被自己好友酒后永久标记」这样的局面时,会做出什么举动——大概该说清楚说清楚,该洗标记洗标记,调侃两句是免不了的,但也仅此而已了。

 

虽然洗掉永久标记对Omega的身体有挺大伤害,但诸葛青不是那种优柔寡断不明事理的人,不喜欢的人就是不喜欢,不能成的事儿这人也不会纠缠,平时是一副闲撩瞎撩的模式,情话骚话随时随地就能说,西式中式乡村式都没在怕的,不过真碰上什么关系到他自己的大事,诸葛青一直都是个明白人,这狐狸聪明得很。

 

王道长回过味来觉得不对。


自己是遇上碰瓷的了。在诸葛青沉默的时候他脑一乱,心一虚,差点就中了人家的套路,吓得他差点对自己叨叨清净经。


于是精神清明维持理智的王道长就想把张楚岚找出来。


黑发青年把第三份冰激凌推到冯宝宝面前,垂着眼皮,对一脸”你让我说什么好”的张楚岚说:「他不是想驴我吗,那就玩玩呗。几套北京的房子而已 我也不缺那点钱。」

 

>>> 

 

张楚岚呆了一会。他觉得这句话似乎在哪听过,诸葛青不久前好像才和他说:「老张啊,你能帮我解决这事么?钱不是问题。」

 

得,您们两个都不缺钱,了解了解,打扰了。

 

如果不是另一边的诸葛青不久前才找了自己,张楚岚大概就会对王也的千层套路发出赞赏了。他咬着下嘴唇,评估着这个任务的难易程度。

 

最后他决定跑路。


我再次强调一下,我们哪都通不是哪都管啊——张楚岚用手拍桌子,强调自己的坚定决心。王也看他那样也不急,他用合同拍桌子。张楚岚一看合同上的人民币数字,眉头跳了跳,一下子没了气势。

 

张楚岚:「嗯,其实吧别看我平时被说什么不摇碧莲,但我也挺乐于助人的——我们还能再商量商量……」

 

张楚岚把冯宝宝面前的那杯冰激凌拿到自己那边,「宝儿姐,还是少吃冰的。」然后得到冯宝宝一个不满意的眼神。

 

他挖了一勺奶油进自己嘴里,张楚岚犹豫了一勺子的时间,还是问了,他含着冰激凌,声音有些含糊:「老王,我看你是真喜欢上人家了吧?」


「看您那样子,怕不是动了凡心,对人家有什么歹念?」


不然哪会想和诸葛青玩这种明撕暗秀的游戏。


他一旁观的局外人都看不出王也和诸葛青图个什么,互相套路互相刺探有意思吗?


他作为一个母胎单身不懂,旁边的冯宝宝也不懂,冯宝宝眨着黑色的大眼睛,戳了戳王也的手臂,试图引起他的主意,王也明显是被冯宝宝的举动吓得一个激灵,张楚岚猜王道长还对罗天大醮的埋人事件印象深刻。


冯宝宝说:「其实你只是想用这种方法留住他吧?」

 

>>> 


王也沉吟了好一会,他在思考。

 

虽然张楚岚和冯宝宝在某种意义上戳中了他的痛处,但是因为他还处于情感和理智中间的灰色地带,所以他的情绪也没什么波动。


王也很坦然地对他们说:「这事儿吧……我还真没想明白,AO之间也不好说。」

 

生理欲望和精神上的渴望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可以互相转化。人类的大脑被多巴胺内啡肽等等激素操控,A有易感期,O会发情,在生理欲望的驱使下他们会向彼此求欢,这是他们拥有ABO性别后老天分配的属性,没什么好或不好之说。


如果说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日久生情都在权衡利弊,那自己对诸葛青是什么感觉?

 

如何更进一步还没想好,让自己完全断了念想也做不到,当如何?不当如何?不甚了了。


王也:「但我现在的确……不能放手。」

 

标记导致的占有欲望和「想要亲近」的情绪是真实的。

他求一个无愧的态度是毫无疑问的。不仅仅是对他人无愧,也是对自己,人间不如意十之八九八九不离十,现在的确是载在诸葛青手上了。

 

他既无法脱身也无法免俗,自在随心——自在随心的话,王也现在、立刻、马上应该到诸葛青的旁边,信息素影响也好,标记产生的依赖感也罢,王也都想像个溺水者对待漂浮的树干一样,紧紧地抱住他。

 

王也想起刚刚张楚岚说的谎话,福至心灵意识到了什么,他问:「等等,你刚刚是不是说,怀孕的可能很高?」

 

张楚岚:「……是???」


张楚岚:「不是,我突然不懂了?你们到底是临时标记还是真刀真枪做了啊?」

 

王也低着头,点进绿色图标,发了条微信才回他:「我不懂啊——但是老青会告诉我的。」


前武当道长晃了晃自己的手机,一条消息进入张楚岚的眼。

 

张楚岚看到王也对诸葛青说:【老青,我们有了孩子的话,房子可能要换一下。】


诸葛青:【???】

诸葛青:【???】

 

>>> 

 

从西餐厅出来的时候,冯宝宝指着旁边的一家网红奶茶店,明示王也和张楚岚。


两个男人听话照做,乖乖和冯宝宝一起排队,王也还在一排人组成的长队中感叹现在的网络营销手段的时候,肩膀被拍了一下。


转过头发现是个熟人:短发女孩摘下黑墨镜,满脸惊讶:「王也道长和张楚岚?你们是来找青玩的吗?」


张楚岚简单和傅蓉说了几句。


略过他被诸葛青和王也召来浙江的真正缘由,末了恶趣味地提了一下诸葛青如今为情所困的现实。


傅蓉喝着张楚岚请的奶茶(花的是王也的钱。),吃人嘴软,她把布丁咽下去,说:「青之前有提过他喜欢的人。所谓的……友人A?」


王也听到她的话,愣了。之后栗色头发的女生还说了什么,他没注意听,王也控制不住开始皱眉。


第三个人?


突然陷入的三角关系让他觉得事情很迷幻——他从没听说诸葛青有喜欢的人。

 

如果诸葛青真有喜欢的对象,那诸葛青接受王也的标记就真的只是出于生理欲望……

自己是不是坏了人家的姻缘啊。

 

还没等王也愣神捋顺这事,张楚岚那就立刻做出及时止损曲线救国的行动了。


张楚岚表情不变,还是笑眯眯的,他掏出手机,自觉点开二维码:「蓉妹子加个微信哈,以后常联系。」




TBC.



欸,其实我挺喜欢傅蓉姑娘的(。

以后可以的话想给友人A加戏(。

评论(27)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