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也青】碰瓷与反碰瓷 (05)&(06)

原作-《一人之下》

cp-王也x诸葛青

 

注意-ABO设定,也A青O,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

麻烦您谨慎避雷!(抱拳

 

============================


chapter 05.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诸葛青在家里看着微信消息,不知道应该作何表情。


他本来就想逗逗王也。可以的话,能得到那个看起来事事都没什么所谓的王道长一个慌乱的表情,就不亏。如果王也再一时心乱做出什么好笑的事情,那很赚了。


所以王也问他那晚上发生了啥的时候他用沉默回答,成功骗过去的的话,事后得些调侃王也的谈资——本来应该只是这样而已。


所以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道理他都懂,为什么他在内景里问这件小事的时候,出现的火球会那么大?


蓝发青年叹了口气,给王也打电话,「老王啊,我们谈谈。」


诸葛青:「我……」


王也没给他解释完。另一端的人低低地笑了一声,「我猜你也该打这个电话了。」


王也:「我在你家附近,见一面?」


>>>


王也和张楚岚聊完,就叫人往诸葛青家开过去了。


快到的时候果然接到了电话,急匆匆从家里出来的诸葛青头发也没怎么搭理,翘了几根蓝毛,随便披了件外套就跑到王也旁边,就算是这种对于诸葛青来说「不修边幅」的扮相,也吸了路边一众小姑娘的睛。


王也懒懒地抬了抬眼皮,再慢悠悠地打了声招呼。散漫的样子让诸葛青有些不爽,刚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诸葛青发现自己的身边全是王也那股子味道——道爷在他没发觉的时候就散发了Alpha信息素,属于王也的味道很强势地裹在诸葛青的身边,表达占有欲,宣示所有物。


诸葛青更加不满了,虽然他的确很喜欢王也的味道,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该记的仇一个都不能少,「老王,你收收,太熏了。」


黑发青年沉默了一会,出乎意料,他很听话地把信息素收了回去。


>>>


诸葛青深呼吸,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是什么,总之先鼓起勇气,「我没怀孕。」


「标记是真的,但是……」


王也挑眉,「你怎么能确定你没怀孕?」


武当道长打开手机给诸葛青念了一段百度百科,语气没起伏,「Omega在发情的时候接受Alpha的标记有极大可能怀孕,在怀孕初期一样有发情症状,需要绑定的Alpha及时加标记……」


诸葛青:「不是,我记得我们……」


王也理直气壮:「我不记得我们做了什么保护措施。」


黑发青年伸出手,碰了碰他的后脖,「还有,诸葛青,」男人认真地叫他的名字,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无论你承认不承认,你现在需要我。」


「我也需要你。所以……」


这个诸葛青承认,AO标记已成,要是对刚在一起的小情侣,大概巴不得一天二十五个小时待在对方身边,天生的。


待着就会更开心,多点肢体接触更好。


王也手指的触感是干的,还有点糙,指腹抚过的地方激起微小的生理电流,诸葛青被他突发的动作弄得抖了抖,耳尖有点热。


他又想不明白了:这到底是因为他精神上对王也真有什么意思还是因为生理上AO接触引起的过度反应?


——无论哪个他都不想承认。

一个要同意王也的确能掌控他的心情,情场高手就此扑街;另一个要认同他作为一个Omega在生理上对王也这个Alpha非常敏感,换言之,嘴上不承认但是身体很诚实……


不行。绝对不行。诸葛青在心里猛摇头,面上假装无事发生,王也对他说"所以",他接王也的话:「所以我会和你待一起的。」


然后诸葛青想起了什么,又补一句,「……在标记消失之前。」


在临时标记消失之前,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怎样的心情,我都应该待在这人旁边。诸葛青这么想着,放弃无视自己心里那块有点麻烦的疙瘩。


>>>


王也眨了两下眼睛,他琢磨着诸葛青说的"标记消失"是什么意思。


去医院把永久标记洗掉?


这个对Omega的身体伤害很大,虽然表面上没他王也什么事儿,也是诸葛青的个人选择,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

诸葛青应该没那么讨厌自己,看样子洗标记的事情也不急,但是蓝发青年信心满满的样子表达了这个意思:标记是一定要洗掉的,不洗掉是不可以的。


那为什么不可以?


然后王也想到了那个在他脑袋里徘徊了几个小时,阴魂不散的友人A。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王也心下了然。他觉得自己差不多接近了事实真相,虽然没想好接下来怎么收拾自己复杂的心情——但是朋友一场也不能为难诸葛青,于是他说:「成。」


他顶着两个黑眼圈,挠了挠后脑勺,一瞬间让诸葛青想起罗天大醮里那个一袭黑衣、把他打得口服心服心魔不服的的武当道长。


王也提出了邀约:「那你最近去我那儿住?还是说你想让我待在这边?」


>>>


诸葛青把自己的身体埋到家里的懒人沙发上。成功获得了一边看戏的诸葛萌诸葛白等人的奇怪眼神。


毕竟平时诸葛青都是家里体态最好的人之一,站得直坐得直,整个形象就是一个长得帅气性格温柔的翩翩君子,如今,他身形相对扭曲地靠在沙发里,实名表演了一个出离角色设定——诸葛青还少见地一直叹气,戳着手机屏幕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诸葛萌用肘子碰了碰诸葛白的手臂,疯狂暗示:快去找你哥打听消息!我要八卦!那个中海集团的少爷和他怎么样了!


接到暗示的诸葛白抿着嘴,一言不发。虽然他也很关心哥哥的情况,但是……他真的不敢问啊!


他犹犹豫豫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诸葛青开口了,他一边说话一边朝门口走去:「白,我可能要出去一段时间,麻烦你和家里人说一声……」诸葛白急吼吼打断他,「哥,你真要和王也道长同居了?」


诸葛青:「……啊?」


诸葛青:「不是,没有,白,你听谁说的?」


>>> 


诸葛青和王也谈话的时候,听到王也的邀请,不带半点犹豫,一口回绝。

开玩笑。和王也同居?

……要是他们一个A一个O真住一个房子,还指不定能作什么妖。

 

王也神情平淡地答应了他之后洗掉标记——也就是说王也对诸葛青这个Omega没有其他方面的意思,幸好自己还没自作多情自欺欺人到很严重的地步,


当时诸葛青暗暗松了口气,还觉得有点泄气,勉强把不清不楚的感情收回去,他开始和王也吵「要不要住一起」的严肃问题。

 

最后是张楚岚在他们四个人——诸葛青、王也、张楚岚和冯宝宝——的微信群里出了主意,解决王也家人的事件后就一直闲置的群此时派了用场,张楚岚:「这样吧,你们折衷一下。」


「既然都要到处逛,不如一起吧,也不固定住哪了。」

「反正你们不缺钱。」

 

然后张楚岚不嫌事多还找诸葛青私聊,聊天内容像个神棍骗子:

 

张楚岚:「你们途中可以培养感情」

诸葛青:「……你当养兔子呢还缩小物理空间培养感情」

张楚岚:「老青,问题没解决就要解决吧,没答案那不就要找答案吗」

 

>>> 

 

之前王也有问过诸葛青,"现在小年轻出去玩都干啥",当时诸葛青心说您是觉得自己多老啊,面上老老实实答:"约会的话电影院水族馆游乐园小吃街……再就是宾馆了。"

 

而诸葛青没想到那次随意的谈话会成为之后他被王也带去水族馆的契机。

 

他们的第一站是上海,因为诸葛青辞别诸葛白的时候答应他给他带迪士尼的周边回来,王也说"我们去看小鱼儿"的时候诸葛青愣了好一会,某个瞬间想给这有点缺心眼的北京爷们一个土河车,又想起自己打不过人家,遂抽了抽嘴角,也就应了——反正在来都来了。总不能宅在酒店里。

 

而诸葛青更没想到的是,他和王也在水族馆门口排队的时候,好像——好像还被某个不知名的异人用什么法宝暗算了。


他觉得周围空气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诸葛青只来得及扯住身边人的袖子,打开手机最近通话却没有成功拨通,恢复意识的时候他看到听到的东西就超出了认知范围。

 

单纯凭借异人的「炁」不可能把他和王也都带到一个异空间,这人用了什么法宝?又有什么目的?


chapter 06

>>> 

 

王也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在发现自己已经在水族馆里。

 

他没搞明白为什么他刚刚还和诸葛青在排队买票扫二维码付款,诸葛青猛一扯自己的衣服,他还没问人出了什么事,下一秒就到了水族馆内部,四周散着幽幽的蓝光,人造的氧气气泡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而下一秒他差点又得罪在上祖师爆了粗口——

 

身后传来敲打玻璃的声音,很急,一下接一下。

 

王也回头,看到诸葛青隔着水族馆三人高的玻璃和他对视。

和水族馆里供人观赏的游鱼一样。

 

王也:「我……。」

 

他花了半秒把想蹦出来的脏话吞了回去。

 

诸葛青还是眯着眼,剪裁良好的黑色长风衣在水族馆巨大水箱的水波中一上一下地乱漂,蓝发青年偏白的手贴在透明的玻璃上,手指修长,在比划着什么,诸葛青脸上还维持着正常状态的一点笑意,他朝王也无声地说:「老王,过来。」

 

幽幽的人造蓝光还铺在王也身上。某一瞬间他像是初入内景的小孩一样被巨大的火球迷了心窍——事后回想起来王也真觉得自己是脑袋进水猪油蒙心——他把自己的手贴到了诸葛青的手掌那里,他们的手隔了一层薄薄的、透明的玻璃相贴合。

 

接着王也就到了玻璃的另一端,换言之到了水族馆的……水里,诸葛青的身边,他的手和诸葛青的握到一起,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老青你咋回事啊怎么突然到水里了还能呼吸吗我们怎么来这儿的」等等问题,就感觉自己肩膀一阵剧痛,一声惊讶的痛呼卡在嗓子眼差点蹦出来——


诸葛青甩开他们交握的手,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蓝发青年难得睁开眼瞪他,「这位道爷,你怎么这么没心眼?」

 

诸葛青:「如果,刚刚让你进来的不是真的"诸葛青",你可能现在就中了人家的套。」

 

王也:「……欸,是!」

王也:「我这不是一时心乱嘛,您理解一下。」

 

>>> 

 

王也说着「理解一下」的时候,他自己都觉得心虚。

 

他们都是实力不差的奇门局术士,当然明白要事事谨慎处处小心轻举妄动就会完的原则。


因为不明原因进入一个不明的空间,看到一个熟人的模样就傻兮兮地按人家说的做,要过去就过去,要摸手就摸手,要是在恐怖电影里他这种心大行为活不过电影开头半小时的。

 

但是当他看到诸葛青的瞬间,他被……怎么说,被蛊惑了。

 

王也挠了挠后脑勺,觉得之前的诸葛青有点儿像是西方童话里的人鱼塞壬,唱着歌儿把人的魂勾走那种,接着诸葛青突然凑近,嗅了嗅王也T恤的领口,挺满意:「还有我信息素的味道——行,是真货。」


王也想了一会儿,还真不知道回点什么,诸葛青这么做好像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哦。」


行吧。满意就好。

 

>>> 

 

王也感觉他们现在知道的信息少得可怜。他想了想,说:「首先,我们身处的"场景"是水族馆。」


诸葛青点点头,水波如同海底的大风一样卷了卷他蓝色的头发,他顺着王也说:「其次,老王,你觉得——我们是进到了那法宝里面还是被吸入异空间?或者只是晕过去了,同时进入一个受操控的意识世界?」

 

诸葛青食指抵住下嘴唇,想到了什么,顺口咬了自己一下,然后看着自己的手背上的红印,说,「我好像没有痛觉……」

 

诸葛青:「老王,你咬我一下——啊不,你掐我一下。」说了一半诸葛青觉得不太对,自己的话里有点歧义,试图挽回局面,「总之你试试,能弄疼我吗……」

 

王也鸭舌帽之下的眼睛向他投来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诸葛青眯着眼迎上王道长的目光,神色坦然,他接着分析,「我猜因为我们临近水族馆,法宝让使用者的炁变强了……」


王也对此不置可否,黑发青年盯了他几秒钟,诸葛青差点脱口问"你干嘛有话好好说"的时候,王也把他头发上的一点发光水草的碎屑理出来,食指拇指在水蓝色的水草根系上摩挲几下,水草化为荧光消失了。


王也:「进到法宝里面不太可能……毕竟能给人随身携带的法宝不会太大。炁再怎么强,把我们两个大活人缩小放进来,也够呛的。」


王也停顿了一会,看了看四周,「老青,你看看我们周边这些水草珊瑚礁,给一定的"破坏"以后就会像某种……湮灭的能量一样消失,」他把食指指尖轻轻点到诸葛青垂拉在大腿侧的手背上,低眸,平平淡淡地继续说:「我的手在碰了那些光以后就变热了。」


>>> 


另一边的诸葛青就不怎么平淡了。

 

从王也给他理头发开始,他就觉得不行,自己好像被攻击了:不是引起身体疼痛的物理攻击,而是魔法攻击,他胸口发酸,像被王也一掌正正拍到心脏处,有什么东西深深地沉下去,心脏跳得倒是一下比一下快。

 

诸葛青内心苦笑几声,把锅甩给自己后脖子的临时标记。

 

之前还嘲笑别人欲望生理欲望AO信息素等等失了常态,现在他也着了这个道,这缘分也算是诡谲了——而造了这个局的罪魁祸首,让他不在状态的始作俑者,现在和他在不知道哪个角落的奇异世界里晃悠:


王也甚至没和他确认几个眼神,这人不要面子,不顾形象,大咧咧地蹲在沙地上,翻几块黑沉的石头。


 >>>


不经意的身体接触算是……低级的撩人手段。


如果王也真有那意思的话……可惜王道长还真没那意思。诸葛青抿了抿嘴,试图让自己的思绪回到现实,接着他听到头顶有女孩子的声音:「妈妈,这两个男人好可爱啊!」

 

他和王也一起抬头看上去,发现声音的主人是……

一只对他们而言,巨大无比的鱼。

 

诸葛青:「……」

王也:「……」

 

 


TBC.



昨天欠了一章今天补一补补一补(

我北方的室友已经被我「这个能不能加儿化音」、「那个能不能加儿化音」的问题给轰了(叉腰


写这个副本主要原因是:

我龙之谷(一个网游。)单刷深渊(最高难度。)的秘密海底洞穴(一个副本。)老是过不去。

于是希望纸片人帮我过一过(………………)


简单来说就是和现实颠倒啦,现实人看鱼,法宝造成鱼看人


评论(13)

热度(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