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胜出】密云不雨

 >cp-哨兵!爆豪胜己x向导!绿谷出久

迷迷迷迷迷迷迷糊的双向暗恋


>哨向设定,私设如山海,别认真,随缘



===============================


绿谷出久很无奈,「为什么问我?」

 

切岛锐儿郎动作大大咧咧地用手肘戳了戳他的小臂,红发少年微微弯腰,表情神神秘秘的,「你们不是一个星期以后要搭档对抗欧尔迈特吗!」


他又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语言,「这之前肯定要增进了解、方便之后的精神结合的吧?」

 

于是绿谷出久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点扭曲。


>>>

 

绿谷出久眨眨眼睛,他有理由怀疑切岛锐儿郎和上鸣电气是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他弱弱地开口,「虽然我的确算是他暂时的搭档,但是……」


 爆豪胜己作为哨兵比试中实力最突出的那一位,精神向导却从来没显形这件事本身就有"八卦"的必要,而既然这次和爆豪胜己搭档作战的任务落到他身上,突破精神屏障、短暂精神结合的目标也是他的,由绿谷出久去「了解自己的搭档」就成为了必然。

 

上鸣电气:「我和别人打赌了!我觉得爆豪的精神向导可能是某种软绵绵的小动物,所以才不经常出来。」


切岛锐儿郎以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上鸣,「爆豪可是真男人!怎么可能会是你猜的兔子仓鼠那些东西?」


两个爆豪胜己的朋友一起看向绿谷出久,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所以绿谷你知道他的精神向导是什么吗?!」


绿谷出久:「……」


怎么可能知道啊!

 

>>>


爆豪胜己的精神向导是什么?

 

切岛锐儿郎的问题的确把他难住了。


爆豪胜己分化成哨兵的日子不早不晚,初中一年级,刚好是一个优秀哨兵需要开始训练的时间点。大概关于爆豪胜己的一切——除了爆豪胜己的幼驯染——都是注定下来的最好安排,而从初中开始他和爆豪胜己的交往就不带什么美好的感情色彩了,作为一个作战能力极强、很可能成为黑暗哨兵(不需要向导,最强大的哨兵)的人,他单方面地看不起天天喊着想去哨向学校雄英却没什么实力的绿谷出久。

 

自己幼驯染分化后精神状态怎样、五感评分几何、有没有和鬼魂交流的能力(不得不说这个真的有点厉害)、精神向导是什么动物等等的问题他一概不敢问也没机会问,他对爆豪胜己的资料收集基本靠暗中偷偷观察再用笔记本一笔一划认真记下。

 

所以……是什么呢?


绿谷出久想了想,结合自己幼驯染平时的生活作风处世态度,合理猜测是食肉性大型猛兽:狮子豹子老虎什么的,也可能是狼?

 

反正是他自己精神向导的克星了。

 

>>>

 

「齐心协力、为了胜利而战吧!两位少年!」

当时欧尔迈特是这样说的,笑得很爽朗,一如往常。

 

根据小道消息江湖传言,他们被分一组纯粹因为关系太差。

这让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都有些意见——难得他们在同一个问题上想法一致——哨兵向导关系差(换句话说,相容性极低。)的话不应当有多远安排多远吗?让他们两个搭档不是给期末考试拉高难度是什么?


相容的哨兵向导搭档是雪中送炭锦上添花,不相容的呢?雪中送冰吗?

简直是个灾难。

 

爆豪胜己满脸不爽,「别小瞧人啊!」

 

欧尔迈特很开朗地笑了几声,拍拍爆豪的肩膀,「如果你想让人不"小瞧"你的话,就要拿出相应的实力!努力吧!」

 

欧尔迈特之后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就离开了,其他同学早在他们三人对峙的时候就收拾东西走了,就剩下爆豪和绿谷站在原地对视,红眼睛投来的视线在绿谷出久的身下悬停几秒钟,然后爆豪胜己扭头就走。

 

「等、等等!小胜!」绿谷出久试图拉住爆豪的袖子,没成功。

「我们至少要商量一下策略和配合……!」


爆豪胜己说得果断,直接给了个定论,「由我来打倒他,不需要你的帮助。」


「你别碍事就行!」

 

绿谷出久控制不住地缩了缩脖子,不管什么时候他在爆豪胜己面前都觉得气势上输人一筹,「可、可是那是欧尔迈特……你把欧尔迈特当成什么了啊?」

 

拿出实力、展现战斗的诚意……是必须的。

 

但是绿谷出久在爆豪胜己旁边,实力不是乘法不是加法,也许是减法:诚然,爆豪胜己是个十分优秀的哨兵,偶尔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但整体来说(在战斗时)他是个想到什么就会去做,并且基本靠着野性的直觉和强大的实力……再加上那么一点儿运气就能得到成功女神的青睐的家伙。


听觉嗅觉触觉在雄英的评分系统中都是S级别,味觉稍逊,只有A-,但他本人不甚在意,不如说正和他意:爆豪胜己不想放弃激辣食品。


绿谷出久关于自己幼驯染爆豪胜己的资料,不说全部清楚、倒背如流,但记满了大半本笔记本的程度还是有的。


所以他对爆豪的坏脾气也习以为常——当然是喜欢不起来,但是没办法就是没办法:


爆豪胜己咬着牙,像一头发怒的龙:「别再唧唧歪歪的!你的话有点太多了,给我闭嘴!」


绿谷出久神情困扰,硬着头皮说:「我也是为了期末考试成绩才……」

 

>>>


哨兵的五感比常人要发达得多。

他们可以看到,听到,尝到,嗅到以及感受到常人远远无法接触的事物。但是这种力量有一个弊端,当哨兵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感上时,他们就没办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的一切。向导的存在就是要阻止这一点,在哨兵失控之前把他们拉回来。

 绿谷出久陷入了自我怀疑。

我真的能突破爆豪胜己设立的精神屏障?进入彼此的精神世界来一场激情探险?

 

他有一种RPG游戏里、勇者扛着一把破烂的宝剑和一句陈旧的誓言上山屠龙的感觉。


绿谷出久真心怀疑一旦他试图伸出精神触梢朝爆豪胜己那边探过去……明天医务室精神科里就有他的身影了,也许爆豪胜己也会连带着受伤——绿谷出久也不敢保证他作为一个攻击系的向导能对一个哨兵的精神世界造成什么伤害,他精神攻击的知识都只停留在书本上的理论,缺少实践……当然也没人给他实践。


 你会伤到我,我也会伤到你,这种制衡的关系太棘手了。


攻击型的向导数量太少了,一般用于最高端的对决,两个攻击型向导破坏对方的精神领域,连带着两位哨兵也得遭殃,这种倾向太危险了,绿谷出久也不想做那种随意伤害别人精神域、控制别人想法的向导,所以他从未把这件事情告诉除了欧尔迈特以外的人,连绿谷引子都还不知道。

 

之前,相泽消太请来的介绍人老师不厌其烦,三令五申地给他们再次科普了一次生理知识、重点强调了一下保持友好距离,号召各位学生争当礼貌文明正直的哨兵,力求静美的情感培养方式(如果有的话。):「不能和向导肉体结合,不能触发结合热!」


「非战斗过程中保持1.2米以上的距离,肢体接触禁止!」

 

「为了战斗策略、搭档间精神结合是允许的,基本也是必要的——希望大家珍惜这次宝贵的实操机会,」介绍人老师调侃地笑了几声,语气带点揶揄,还透着些无奈,她摊开手,道:「可能下次和哨兵或向导接触……就是成年后塔里安排你们结合了。」

 

接着班上几个在「控制情绪(delay your desire)」方面评分A等以下的哨兵被当做重点警告对象抓出教室外,由老师单独提醒。


相泽消太瞧了一眼满脸不耐、一脸“谁爱结合结合,反正老子不结合”的表情的金发少年,移开视线,淡淡地说,「嗯爆豪啊……你走吧,老师相信你心里有数。」


爆豪胜己冷哼一声,默认了相泽的说法,回到教室大咧咧地拉开椅子坐下,弄出的声响十分惹人注意,连轰焦冻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接着公布了对战表和搭档名单。其他非重点暂且不表,第一行,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versus欧尔迈特的消息吸了所有人的睛。

 

原来一脸无所谓谁会怕了谁的爆豪胜己睁大了眼,眉头攥起,像是无法接受这个安排,手里没控制住发出一声爆响。


他和绿谷出久几乎同时提出唤出对彼此的称呼,又同时提出对这个安排的意见——不行,不合适,怎么可能和他?

 

>>>


介绍人说的是事实了。

以后塔里是要统一”做媒”的,强制婚姻是可能的,但是现在他们还在象牙塔里呢,所以凡事不着急,万事皆可期,大家抱着「以后总有办法的吧!」这样的觉悟去学该学的知识,做该做的事——包括需要搭档配合且算入期末成绩的实战演练。

 

爆豪胜己提前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强制结合」,且运气极差地碰上了自己最不想合作的向导,搭档的对象就是那个和他无论怎样都不对付的家伙,他的幼驯染绿谷出久。


实在有点太巧了。

爆豪胜己眯起眼睛,红眼里满是怀疑,偏偏就是和绿谷出久?

相泽消太和欧尔迈特的安排有几分随性几分故意很难判断,而目前爆豪胜己也真的没空去纠结这个——他的期末考试还想把他前面那几个人狠狠踩下去,而哨兵向导实战演练的成绩在期末均绩里占很大的一块,这个成绩比重大到无法用其他科目满分去弥补——不能让废久那个白痴坏了他的事。

 

而另一边的绿谷出久也在心里叫苦不迭。

欧尔迈特昨晚通知发到他手机上时,(和欧尔迈特有私交的一大好处就是会有不定期掉落的剧透,虽然剧透的内容不一定好。)他在一边用手机看新闻一边喝功能饮料。


看到欧尔迈特说「一个星期后的实战考试你和爆豪搭档,准备一下,」并且欧尔迈特还可称贴心地提醒,「记得提前进入爆豪的精神领域,不然你们很难配合。」当时他嘴里含着的一口饮料差点没直接喷出来。


忍住呕吐的欲望,绿谷出久勉强把水咽下去,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悬停了半分钟多,还是没想好怎么回应欧尔迈特的消息:他能不能提出异议?


实在不想和那个人搭档。

进入爆豪胜己的精神域更是想都不敢想。


学校里的介绍人老师真的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吗?他觉得他和爆豪胜己作为向导和哨兵、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无法契合——相合性也许连5%都不到。


雄英里不是没有「介绍人」类型的老师,恰恰相反,数量还不少。他们会在某些具体的、需要认真严肃对待的情况下出现,判断哨兵向导的相合性,以免发生什么后果严重的意外情况——虽然现在科技发展,哨兵向导的DNA数据已经由塔里转为电子数据登记注册,结合的契约中哨兵向导相合性的判断也有机器完成,但是介绍人的工作并没有被淘汰——他们进入了法律规定不能持有判断机器的学校里,帮助学校避免意外情况的发生。


欧尔迈特:「绿谷少年,我作为一个老师,建议你们暂时精神结合。」

欧尔迈特:「毕竟你们要面对的敌人是我,哈哈!努力吧!」

绿谷出久:「……」

 

不得不说爆豪胜己就是爆豪胜己,他对绿谷出久就是有不容忽视的影响力:绿谷平日对欧尔迈特的消息都是秒回的,从来没有想过反对欧尔迈特的意见,在他看来,欧尔迈特说得绝大多数话是正确的,也许有小部分错的,但他还没发现;而欧尔迈特作为他的师父,做出的决定全部都是为了他好——大概吧。


欧尔迈特为什么想要他和爆豪胜己配合呢?

当然,大多数情况下,哨兵向导的关系像一层防弹衣,多么尖锐的问题和矛盾都会在这层屏障下化作人体可承受的攻击……换言之,向导素柔化性格不合,结合热缓解两看相厌,而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完全、绝对算不上那个「一般情况」。

 

>>>


「小胜,我们要不要……出去玩?呃、培养一下……感情。」

 

绿谷出久一句话卡四次,说得磕磕巴巴心里发虚,还差点咬到舌头。


他在努力了,精神结合一小步期末成绩一大步,他相信爆豪胜己不会把自己的邀约想成是情侣约会的邀请,他们两个都明白这是一种及时止损曲线救国的策略:

作为马上要结合——即使是短暂的精神结合——的搭档,他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培养出一些对彼此……不那么负面的情感,方便之后精神触梢相接的时候没那么抵触、不引发什么事故。

 

电话一端的爆豪胜己沉默了几秒钟,绿谷出久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在心里把「搞好关系」这条路子打了个大大的叉。


然后他听到自己幼驯染平平的、不带什么感情的声音,爆豪胜己说:「好。去哪?」

 

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答应得干脆,不带犹豫……于是他差点把电话摔到床下去。


>>>


最终选择的是最老套的看电影吃晚餐。


路上他们碰上了推销的路人,可能看绿谷出久的脸比较好说话,他一个箭步上前就开始快速说英语数学国文补习班,绿谷出久心里写满问号:他看起来像成绩很差的样子吗?

一直跟在身边的人实在难缠,而他看爆豪胜己的神情也觉得情况不乐观,于是绿谷出久直视着试图像他兜售课程的人的眼睛。

 

「其实,你不想向我推销这个东西。」他像在牛奶里加入一点蜂蜜似的,在自己的话里添上了少许精神暗示,两秒后他加上了一句,表情带点自信,语调轻快,「你想回家反省你的一生。」


那人愣了愣,眼神一下变得奇怪,「我不想向你推销这个东西。」

 

「……我想回家反省我的一生。」

这场奇特的闹剧就以路人莫名其妙地走开作为结尾。

 

做向导好处就在这里了。

绿谷出久咬着蛋筒上的冰激凌球,眼睛眯起来,雀斑仿佛和脸颊一起红了一点儿,爆豪胜己朝他的方向睨了一眼,暗自勾了勾嘴角,在绿谷出久的视线落下来前他把嘴角压下去,挑起眉毛,问,「星球大战*第五部?」


「啊、是!」绿谷出久快乐地应了一声,点点头,「小胜居然知道这个梗。」

 

爆豪胜己接梗成功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一直以为只有自己这样的英雄死宅才会把日本外国的英雄题材电影都刷一遍,没想到爆豪胜己的涉猎范围也不小。爆豪胜己闻言扭过头去,没有应答,但是绿谷出久近乎执拗地觉得爆豪胜己心情不错。


于是绿谷出久有点开心。几分钟后他回过神,被自己的情绪吓了一跳。


他反省一下为什么自己会"有点开心",再反省一下为什么能够进行正常的对话——不是说正常的对话不好、但是这可是和爆豪胜己「愉快地聊天」,这种事情和铁树开花、赤道下雪、饭田天哉撒娇要抱抱有什么区别?


他面前的爆豪胜己是真的爆豪胜己吗?

绿谷出久偷偷瞄了一眼和他并肩走着的金发少年的侧脸,爆豪胜己感受到他的目光,猩红的眼和他对上。自己幼驯染的神情开始不耐烦,眉头皱起来,侧脸线条绷着,道,「有话就说,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语气还挺凶的,带点大型野兽一样的威胁意味,绿谷出久暗暗地舒了口气,心想这才是他熟悉的爆豪胜己,人总是对自己相熟的事物抱有亲切感和好感,即使是爆豪胜己黑着的脸——出于习惯,这样的爆豪胜己应对方式他有着足够的经验,甚至可称游刃有余。


于是绿谷出久不甚在意爆豪带点不爽的眼神,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善意,他对爆豪胜己勾起嘴角,轻飘飘地抛了个爆豪胜己无法反驳的理由过去,像秋风卷乱树叶一样自然地阐述着事实:「没事,我只是觉得小胜真的很厉害。」


爆豪胜己盯着他,转了话题,「我不知道你作为向导还会催眠。」


「?"保护"、"控制"、"引导"、"安抚"、"共感"都是我们的必修课,」绿谷出久掰着手指,下意识咬着唇,试图解释原因,「哨兵跟向导的关系,比较像枪与扳机的关系吧……不过我们的确是可以一定程度上控制正常人和哨兵内心的想法。」


爆豪挑眉,注意到了他话里漏的人,「那向导对上向导怎么样?」


「欸、那比较难。」绿谷出久摸了摸鼻子,实事求是老老实实答,「向导本身构建的精神屏障很强大,况且向导之间一般不会试图进攻——他们会让彼此的"枪"去对决。」


爆豪不赞同的眼神投过来,绿谷心领神会继续解释,「攻击型的向导小胜肯定是听说过的?那种比较少——如果两个攻击型向导同时开始对精神屏障攻击,最后可能四个人都毁了。」


「在战争时代,攻击型向导是非常珍贵的士兵;但是和平年代的话,很有可能被视为危险分子。」


爆豪哼了一声,没再答。


在短暂的沉默后,手机铃声撕开了寂静的罩子,爆豪划开手机屏幕,切岛的声音从里面蹦出来,一如既往的元气满满,「爆豪、我们帮你和绿谷精神结合吧!」

 

>>>


所以……就结果而言,他们被切岛锐儿郎、上鸣电气和(被拉来充数的)濑吕范太半路截胡,回到了雄英,聚在绿谷出久的房间里。


众人面对满墙的欧尔迈特海报强行适应,上鸣电气首先打破沉默,他清清嗓子,手上拿着促进精神结合的小药片(医务室的处方药,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搞来的),他照着一张纸条上的字句念——


「你愿意和这个向导成为搭档吗?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精神暴躁或是平和、身体疾病还是健康都互相帮助,直到死亡将——」上鸣电气收到了爆豪胜己的冷眼,他神情不自然地咳嗽几声,忍笑道,不好意思这个词实在有点太像那个什么了——「直到浅层精神结合断开才能将你们分开 。」

 

肯定不愿意啊!

爆豪胜己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他不耐烦地双手交叉在胸前,撇嘴,「行了没?」

 

绿谷出久在旁边猛点头,行了吧!精神结合需要一定的仪式感没错,但这个发言完全触了逆鳞,他拼命用眼神暗示上鸣电气别打趣爆豪胜己。

然无用,上鸣电气大概是觉得拥有爆炸个性的少年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打爆他的头,所以他开玩笑开得越发无遮拦。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快点签订契约成为伴侣——不是,成为临时搭档吧,上鸣电气把辅助哨兵五感调解的小药片往爆豪手里塞过去,咧开嘴露出几颗牙齿,显然很快乐。


绿谷出久:「好、好的。」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幼驯染很可能控制不住情绪比个中指扭头走人了,然后意料之外的事情来了,爆豪胜己的耐力比绿谷出久估计的要好上不少:


爆豪胜己没启动个性,也没骂人,他昂着头,眼神里带着些许困兽的骄傲,他老大不情愿地说:「我愿意。」


金发少年一把把手中的白色小药片吞入口中,神情像是上战场,而他绿谷出久像是什么发臭腐烂的鱼肉罐头。


绿谷出久暗自腹诽,我的向导素应该、也许、大概并没有那么难闻吧——接着爆豪胜己微微低下头,啪地一下把脑袋撞上了他的,高挺的鼻尖戳到他的颧骨,日光灯打下来,他粗粗扫了一眼……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影子像在接吻。


为求快速,精神结合的第一步即额头相抵。


绿谷出久怔了怔,没有挣扎也没反抗,他和爆豪胜己的一小块皮肤相触,额头相贴,面对面快传——好吧,面对面向彼此伸出自己的精神触梢。

绿谷出久闭上眼睛,深呼吸。他跟自己催眠这只是任务使然……慢慢地向爆豪胜己伸出无形的、小小的精神触角。

 

他试图接近爆豪胜己的精神域,只不过不知他那个不可一世的幼驯染是否予他放行。

 

他有很多问题,比如爆豪胜己能不能允许他进入精神域,自己幼驯染的精神向导是否也在那里,不能和真人平静交谈、但能不能和精神向导搞好关系?

 

绿谷出久攥紧了自己的衣角,试图向他(临时的)哨兵搭档传达自己的无恶意的信息,在全神贯注、动用十五年所学想去和爆豪胜己的精神触梢接触之前,他模模糊糊地听到自己在一旁美其名曰保护他们安全实则看戏成分居多(爆豪语。)的同学的讨论。

 

上鸣电气:「我们创建一个“今天爆豪和绿谷拆伙了吗”的账号怎么样?」

濑吕范太:「……不怎么样,你会被炸。」


切岛锐儿郎:「……你们闻到什么味道了吗?绿茶还是什么、反正甜的?」

 

闻到了!绿谷出久两眼一黑。而且很不妙,是自己的向导素。

 

此时他的精神域已经和爆豪建立初步的连接,理论上——是的,书呆子(还是爆豪说的。)绿谷出久记得很清楚——首次精神结合至少要昏睡八个小时,这期间他的意识会直接进入爆豪胜己的精神世界。


而根据教科书上的说法,每个哨兵向导的精神世界形态都不一样,完全由其主人的精神状态构建而成——所以他之前感觉是RPG游戏的奇妙历险其实没什么错。

 

就像汽车油箱漏油一样……他的向导素因为集中精神「对付」爆豪的关系,失去控制了。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绿谷出久努力地想睁开眼睛,但是他感受到爆豪胜己过于强大的精神域把他的意识往深处拖拽,他的精神触梢也热切地给予回应,像是飞蛾奋不顾身地扑入烈火中,一团春风虎头虎脑地撞进汪洋里。


而向导素的味道很可能直接使爆豪胜己精神肉体一条龙服务,把他从里到外打个标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哨向伴侣——


然而锅是绿谷出久的,他作为向导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向导素、也控制不住一个五感失灵、鼻腔充满向导素的哨兵。


好吧,绿谷出久用最后的理智在身体两侧乱抓,摸到一块皮肤就使劲地掐。人家都坑爸妈,坑朋友,你倒好,你坑自己,如果他真的和爆豪胜己有了什么肢体接触违反学校规定被处分,那雄英教学楼一跃解千愁——

 ……


接着他感受到自己的后脑上一阵猛烈的剧痛,他的头被狠狠地揍了一拳。


爆豪胜己的声音在他耳朵边炸开:「你掐的是老子的手!!!」



tbc.

*星球大战第五部的梗,不是哨向,这群外星人可以控制别人想法,这片子超老,cp非常RIO



下章亲一下(真的吗

其实我每次写完看字数都一脸问号:「wc,八千??我写了毛啊就八千??」


从前我都是几百字搞定的来着(好意思说

哦我就没控制住……甚至还想开个娱乐圈坑(住手吧

评论(31)

热度(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