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胜出】密云不雨 02

 >cp-哨兵!爆豪胜己x向导!绿谷出久

迷迷迷迷迷迷迷糊的双向暗恋


>哨向设定,私设如山海,别认真,随缘


前文点这

===============================

chapter 02


>>>


「你,你,还有你。」爆豪胜己扬起下巴,指了指他旁边的几个人,「除了废久,其他人都给我出去!」


绿谷出久摸了摸鼻子,张了张口,两秒后放弃发表任何看法。


他默默看着上鸣切岛濑吕三人无奈妥协的脸色,上鸣友情提醒他们不要有任何的肉体接触——然后被爆豪胜己一个易拉罐正中了额头。


绿发少年眼尾带点跟自己身体较劲的红色,他很想说这是他的房间、为什么爆豪胜己一来就像占据了主导权,但是他实在是没什么力气说话了——


在精神结合即将成功的瞬间,爆豪胜己强行截断了精神触梢的接触,自己幼驯染放弃了即将到手的机会,爆豪选择……暴打他的头。


代价是两个人的头都很痛,比头痛更加棘手的是仿佛到了悬崖勒马、千钧一发的结合热边缘。


他的向导素在和爆豪胜己额头相贴的时候就开始渐渐漫在自己房间里,而他因为过于关注进入爆豪的精神域并且思考爆豪胜己的精神向导到底是何方神圣等等的问题……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抑制自己向导素的放出。


说实在的,哨兵和向导在精神结合后一般就是肉体结合,身体反应是释放向导素引起——呃。情欲?——这样的生物本能本身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明智的一种基因变异方向。


哨兵和向导作为稀有人种,本身是具有缺陷的个体,哨兵五感太过强大造成反噬的结果即,他们经常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受伤,因为受不了周围过大的"噪音"而听力受损,因为控制不好自己五感的平衡——受伤时直接痛得死掉都有可能,而向导共感力强,能够感受他人情绪,并安抚哨兵暴躁情绪,甚至可将哨兵带离神游状态……简而言之,他们生来互补。



爆豪胜己已经翻出了绿谷抽屉里的向导素抑制剂,二话不说把拆开的药往绿谷手上一拍,考虑到绿谷勉强算个病号,他啧了一声又跑到房间外开了瓶水,用近乎「捅」的动作让绿谷出久喝水吃药。


然后爆豪胜己退到了远超1.2米的距离外,警惕地看着他,好像绿谷出久才是那个有潜在强BAO可能的家伙。


平常还没感觉,但现在,红色的小药片给绿谷出久带来了很危险的……错觉,药剂类的抑制剂作用自然是没有针剂直接进入血液来的强烈的,但在绿谷出久贫瘠(?)的房间里聊胜于无。


绿谷相信如果有针剂——爆豪胜己会毫不犹豫地朝他后脖子来一针。


爆豪皱着眉对他说,「喂!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吃药以后能变得没那么臭吗?!」


事后绿谷出久回想起来,自己幼驯染应该——应该是很委婉问他身体有没有好一点的意思。他猜。


不过当时的绿谷出久呆着没答,「……」


他在大脑一片混乱的时候想起生物课上教的哨向基因题,人群中他们的基因是隐性基因,出现的概率极低,核苷酸如同RNA病毒,比脱氧核苷酸更加容易变异……


绿谷出久闻了闻自己的脖子,平常清淡的茶味太浓了也绝算不上好闻,下一秒爆豪胜己一个手刀打在他的右肩,他听到爆豪胜己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剥皮生煎的声音:「你他妈还敢给我走神……」


绿谷出久试图给他传递一个"我真的没办法啊!"的眼神。


自己幼驯染的语气很明显是在爆发边缘:「你就不能自己收一下这个恶心的味道吗!」


爆豪胜己和他隔着大半个房间的距离,脸气得发红,向导素的味道充满他的鼻腔,而他对此毫无办法。事情脱离掌控的感觉让他握紧了拳头,使劲咬了咬后槽牙。


事情开始变得无法控制,这时候血红的眼睛猛地睁大,他的余光好像掠过了什么东西——


爆豪所处的房间角落,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生物。


爆豪心情复杂地伸出手,无言地让绿谷出久的精神向导——一只小鹿——仰头蹭他的手背。


他该说好久不见吗?很久以前爆豪和这个神奇生物有过交谈,熟悉又陌生的棕色精神体用头上软软的毛蹭了蹭他,又伸出舌头很友好地舔他的手掌:据说精神向导反应的是主人的情感,也就是说绿谷出久虽然表面上面对他的时候战战兢兢畏畏缩缩,实际上根本没在怕的。


爆豪胜己挑眉看着绿谷出久,绿发少年看到自己的鹿的动作,咬了咬下唇,他回应了之前爆豪胜己朝他吼的话,以超小声抱怨的方式:「……那你能不受向导素诱惑吗!」

生理欲望是凭着几句话能控制的吗——他也很想把向导素收回去啊!


爆豪胜己怒了,「谁受你诱惑了!」


>>>


爆豪胜己一边骂他一边还摸着小鹿的头,对待自己的精神向导比对待自己温柔太多了。


绿谷出久很无奈,他把原因自动归于爆豪胜己看他这个人不顺眼,看动物反倒没那么抵触。他硬着头皮和爆豪对上视线,平心而论这个场景是有些尴尬的:


他和爆豪胜己分居房间的两角,自己散发的求偶信号充满了整个房间,而自己的幼驯染,作为准·精神结合的搭档,又碍于不知哪来的极高自尊心不肯离开,两个人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困兽一样遥遥对峙,都重重地喘着气,脸红心跳气喘征服欲,教科书上结合热边缘的症状他们一个不落,交汇的视线像是要冒火——


不像是要滚上床、带着情欲和暧昧的火,更像爆豪胜己想把他直接打昏丢到医务室的火。


超凶,他想。


就算情绪这么激动了……绿谷出久悄悄展开自己的精神触梢,试图「看到」爆豪胜己的「指针」。


就算被向导素干扰,小胜的指针也没乱啊。他默默地在心里叹一声爆豪胜己优秀的哨兵素质。


指针是通俗的形容——每个哨兵都需要在没有向导的时候简单控制自己的五感,感觉之间需要有一种平衡,哨兵休息的地方是特制的白噪音室,专门给哨兵们调试自己快失控的五感。而


绿谷出久几乎没见过爆豪胜己进那里休息,他从很早以前就怀疑爆豪胜己是个不需要向导、五感的「指针」天生就平衡得像个普通人的黑暗哨兵,但欧尔迈特坚持说爆豪需要一个向导。


他的鹿对针锋相对的气氛视而不见,老神在在地曲腿窝在爆豪胜己的旁边,接近哨兵是它的本能——


电光石火间一个问题跳到绿谷出久脑袋里,原来根本没想过直接询问的,但是突然他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事情都这样了,还能变得多糟糕呢?绿谷出久在这种时候陷入了迷一般的乐观情绪里,他语气变轻了,道,「小胜,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爆豪胜己:「……哈?」


绿谷出久:「你是不是把你的精神向导关起来了啊?我从没见过它。」


绿谷出久心态崩了,甚至还开了个玩笑,可能——可能带了点穷途末路、回光返照一般的挑衅色彩:「还是它有点害羞不敢见我?」




tbc.




我写文实在真的全靠一时福至心灵

快乐来了什么都不管(

还没写到亲亲,我的字数是越来越多了(


卡的精神向导不是害羞,下一章就出来了

评论(18)

热度(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