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轰出】不完全英雄的被爱妄想症

注意:

cp-21岁职英!轰焦冻x16岁高中生!绿谷出久

年龄操作,麻烦您谨慎避雷了!!(抱拳


《如汤沃雪》的余本点我

外封点我~



==========================

>>>


「我才不想管他那种……可笑的英雄崇拜。」


本来轰焦冻想这么说的。


>>>


绿谷出久作为高一升高二的雄英英雄科学生、英雄宅、和欧尔迈特关系十分亲密的学生,开始了他的暑假实习。


雄英为了给未来的英雄们更多的实践机会,和各大英雄事务所联动,而英雄事务所也乐得抓住绑定人才的机会,于是实习的计划很完备,时间从暑假一直延续到高二学期的周末,而每个雄英学生还会绑定一个职业英雄作为引导者,带着他们一起工作。


而因为绿谷出久是传闻中「与欧尔迈特十分亲密且个性疑似遗传欧尔迈特」的人,所以当他把简历提交到安德瓦手里的时候——现任世界第二大手一挥,把雄英学生(欧尔迈特传人)绑定给了他的儿子:目前刚刚在英雄届崭露头角,21岁的轰焦冻。


轰焦冻本不在安德瓦事务所工作,理论上安德瓦无权管他。

但世界第二叫来秘书,在通讯录上点了几个人的名字,两通电话搞定了问题,而另一边的绿谷出久完全不知道还有这套暗箱操作,得知自己的"导师"是轰焦冻后马不停蹄地补了网上关于焦冻英雄的所有资料,其中有一段让他深有感触:


焦冻英雄把哭泣的小女孩抱到怀里,他的身前身后都是火焰,而他用冰雪开路,一往无前。女孩被烟雾迷了眼睛,闭着眼问:「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红白发的青年直直地看着前方的火海,低声说:「……大概因为我想当个英雄。」


绿谷出久看得非常激动——试问!有谁不想当个英雄呢?!


于是绿谷出久成为了英雄焦冻的——粉丝?不知道算不算粉丝,毕竟绿谷出久还没有集齐焦冻英雄的全套周边(市面上很难找!),总之他喜欢这个英雄。


可能有点太过喜欢了。

在和轰焦冻见面、对话、出任务的时候……他会忍不住亢奋起来。


>>>


焦冻英雄和他父亲的矛盾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这一点连绿谷出久这个局外人都看得出来。


绿谷出久和丽日御茶子一众女孩子一起待在宿舍楼的休息室里,休息室早已被女孩子清场——随便一说,上鸣电气被女孩子驱赶的时候满脸不可置信,表情明示着他的想法「绿谷我没想到你浓眉大眼还会叛变革命」。


几个女生兴致勃勃地想从绿谷出久口中知道关于焦冻英雄的情报,绿谷出久在充满「女孩子气场」的房间里战战兢兢如临大敌,女生们很体贴地离他远了一点儿,嘴里的话语一刻不停。


没人知道他都21岁了为什么还不使用火的能力……就像没人知道他都21岁了为什么母胎单身一样,芦户三奈突然就打开她的手机给绿谷出久展示关于轰焦冻的情报。

明明在进入事务所前个性测试说他的冰火个性是完美的五五开来着……少女不无遗憾地撇了撇嘴,继续说,有点可惜,不然他的头发、眸色在冰和火的映衬下肯定能让他登上《我最想嫁的英雄!》第一名的。


丽日御茶子皱皱眉头,道,小久、你这样不行的啦!如果喜欢焦冻英雄的话就要……


「‘欸……不、不算是那种喜欢!」


绿谷出久一下子就理解了丽日说的是哪种"喜欢",半神游状态的他回魂后疯狂摇头,「我只是很崇拜轰君,他很厉害。」


「性格上不太行吧,他像一块冰欸,又不是一团火!」


芦户三奈很夸张地挥了挥手,朝绿谷出久吐了吐舌头,「你不会要在那一片的欧尔迈特海报里再贴上焦冻英雄的海报吧……!」


「轰君?不会的,」绿谷出久再次否认,「……总觉得这样很奇怪啊!」


蛙吹梅雨:「本来小绿谷你粉上一个和你差不了几岁的英雄、就已经有点奇怪了吧。」


「还有,轰君是什么称呼?」


「欸……」


>>>


最开始绿谷和轰在事务所见面的时候,有花三十秒讨论过称呼问题。


「呃、轰学长?」当时绿谷出久磕磕绊绊地叫出一声。

轰焦冻一下子皱起眉,「不要叫我学长。」


「……轰君?」


绿谷看轰没有否认的样子,勉强松了口气,于是这个特殊的称呼就定了下来——当全世界都在叫轰焦冻「焦冻」的时候只有绿谷出久一个人叫的是「轰君」,也不知算是特别还是太生分。


>>>


轰并没有觉得自己的生活和没「带」学生之前有太大的差别。


他照样是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偶尔喂猫,间歇性对他爸冷眼。

安德瓦听闻那个所谓欧尔迈特传人似乎有点崇拜自己儿子的时候冷哼一声,说,连自己的力量都拒绝的人,才不算什么优秀的英雄。轰焦冻甚至没想给他一个眼神,他当着安德瓦的面把门摔上,回,我才不想被你这种人随意评论。


而绿谷出久大概就算他生活中一个小小的插曲,他作为职英最多能让这个年轻的高中生熟悉一下未来的工作环境,能力提升实战经验其实全靠绿谷出久一人随缘领悟:简而言之,绿谷出久对他的作用和他对绿谷出久的作用一样,少得可怜。


至于绿谷出久对他的崇拜心理……只要不影响工作,怎样都好。

轰焦冻是这么想的,刚刚体会到职业英雄世界气氛的高中生对他的引导者有好感——应该算是很正常的事吧?


虽然轰焦冻并没有被谁引导过,但他勉勉强强可以体会这种感觉,也许和母鸡带鸡崽子差不离,雏鸟情节。


身边的那位世界第二的混蛋老爹除了言传身教了「英雄是个很忙很忙很忙的职业」以外并无他用,轰焦冻甚至还把安德瓦当了反面教材,「绝不能做他这么冷血的英雄」之类的。


>>>


绿谷出久和他到事务所进行实战训练(事务所的确拥有很完备的资源。)之后,轰送绿谷回家的路上,他眼睁睁地看着绿谷把手里的零钱全部掏出来,为了拿到欧尔迈特的扭蛋。他知道绿谷出久喜欢这些,但是——


「我从小就很喜欢欧尔迈特了,」绿头发在轰的视野里晃了晃,拿着(轰焦冻帮他扭到的)欧尔迈特扭蛋的高中生勾起嘴角,「小时候我还会穿那种给孩子设计的、欧尔迈特款的小衣服。」


轰焦冻沉吟几秒,在脑袋里慢慢勾勒出一个动态画面。

感觉是那种还披着allmight布偶衣服、会兴奋地蹦来蹦去的小孩。


他被自己的想象逗了一下,稍低头看着绿谷出久,越看越强化了脑海里的想象,绿谷出久给他一个非常疑惑的眼神,然后……轰焦冻看到绿谷出久微微红了脸。


轰焦冻:「……这应该不是脸红的时候吧。」

绿谷出久:「对、对不起!」


随后轰觉得自己说的话似乎有些不妥,扭过头,做了一个事后想起来更加不妥的动作:他抓住了绿谷出久的手腕,说,「总之、快走吧。」


然后扯着人就走了,他避开了绿谷出久的眼神表情和动作,对年轻人有何反应一概不知。


>>>


而轰焦冻自以为平淡无奇——偶尔杀杀敌人烧烧房子当然算是平淡无奇——的生活突然拐弯,是在他姐姐轰冬美找他谈心的时候,他们在家里,而轰冬美在他吃完饭想回房间的时候拉住了他。


他被姐姐拉到了她的房间里,轰冬美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提问:「你做了什么吗?」


当时他姐姐皱着眉看他,问,手上递给他一杯荞麦茶。


这让轰焦冻有点不好的预感,从小他姐姐就觉得自己缺乏照顾,现在这个"来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的架势是怎么回事——


「父亲那时和我抱怨……如果不是已经困扰到一定程度、我觉得他不会把烦心事说出口的。」冬美把一张照片放在木桌上,「他把照片压下来了。公关部花了不少的钱,父亲说从你工资里扣。」


轰焦冻扫了一眼桌上的图:他牵着绿谷走在街上的场景。



这种既可以说是捕风捉影也可以让媒体的的大做文章的东西让他怎么解释?无法解释也没必要解释。


轰冬美小心翼翼地观察这自己弟弟的表情,脸上温柔地笑着,说着超自然的话:「刚当上英雄就传出"和高中生交往!!!"的绯闻的确不太好。」


轰冬美:「焦冻是怎么想的呢?」


>>>


还能怎么想,能告诉自家姐姐说其实我也不想的吗。


他对穿着布偶衣的高中生真的没有什么想法……轰焦冻又被脑海里穿着allmight衣服的高中生绿谷出久逗了一下,然后他真情实感地觉得自己的脑回路和他身边的很多人一样都偏得彻底。


一边的轰冬美神色可称苦口婆心,「你还没到能轻易给别人承诺的年纪,你知道的吧?」


轰焦冻:「……我没有答应过什么。」


轰冬美看自己弟弟表情的否认意味非常明显,嘴上什么都没说,她微微叹了口气,继续劝:「可是你也没有明确拒绝吧?除了规定的训练,听说你们私下交往也……」


如果真的讨厌,你怎么会放任他待在你身边?


>>>


明确拒绝有用吗?绿谷出久和轰焦冻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


轰焦冻暗自腹诽,他到底图什么?之前两家事务所有短暂的合作,欧尔麦特看到他的时候整张脸写着欲言又止,感觉在无声控诉轰焦冻「你抢了我心爱的弟子」,轰差一点就开口辩解我不是我没有了,转念一想有觉得这种行为像在欲盖弥彰,只好把满腔复杂的情感咽下去。


同事务所的前辈看到他还会打趣,说没想到他会让一个高中生走进他的内心世界——其实还挺可爱的,前辈兀自评论着,大条地忽视了轰焦冻别扭的脸色——不讲道理。他哪有什么"难以走进的内心世界"了?


他那个混蛋老爹也很气人。什么叫"你开个条件,立刻离开他"?好像自己和绿谷出久已经难舍难分形影不离似的,怕是年纪大了判断能力有问题,轰焦冻负气下了个毫无根据的判断,心里对安德瓦的恶感更上一层。


轰焦冻抿了抿嘴,呆了好一会才答:「可能吧。」


>>>


之前轰焦冻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的时候接到了安德瓦远渡重洋打来的跨国电话,他心下说安德瓦跨国任务途中还有闲空给他打电话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实际上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事,不如说,烂得彻底。


现No.2英雄不怒自威,说出来的台词(在轰焦冻看来)却很搞笑,「要给你开出什么条件,你才能离开那个小男孩?」

……


这是哪来的狗血剧戏码。角色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轰焦冻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确认了一下通话另一端的是否真的是他爸。


怼人的话在喉咙口翻滚几秒,最后脱口的是另一个问题:「你没有去找绿谷麻烦吧?」


按他这个混蛋老爹的性子指不定搞出什么事情,安德瓦打算对付自己他随时奉陪,如果安德瓦把矛头转向绿谷——绝对不行。


看轰焦冻急着问绿谷情况的样子,安德瓦挑了挑眉,「你就这么关心他?」


「放心吧,我还没到去为难一个高中小孩的程度。况且,」安德瓦发出一声冷笑,「把人家迷得七荤八素的不是你吗?」


轰焦冻:「……绿谷还在门外等我训练,我没空理你。」


>>>


轰掐了电话,才发现安德瓦给他发了一张聊天记录的截图。


欧尔迈特!!!!!!!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Allmight:【安德瓦啊……就,你能不能问问你儿子?】

Allmight:【我总觉得绿谷少年对焦冻英雄的感情不太一般。】


隔着屏幕轰焦冻都能想象到欧尔迈特的尴尬,一时间某种眩晕感扑面而来,他捏紧了手机,脸色阴晴不定。再仔细回想了一下平时绿谷出久的表现,年轻的高中生用狗狗眼看过来的时候、作战指导时不小心碰到他的手,男孩紧张地缩回去并脸红的时候、绿谷问他有没有周边挂件玩偶可以收藏的时候……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越觉得不对劲越深入地想,朝着没出路的牛角尖勇往直前,最后轰焦冻明白了——绿谷出久好像是对他抱有不太应该有的情感。


在一旁的女助理看他的样子不敢作声,偷偷走到办公室外和绿谷出久咬耳朵。


绿谷出久在等候室沙发上正襟危坐,本在期待和轰的一对一指导,听到女助理说焦冻英雄的心情糟糕看起来要冻人呢绿谷君要不要躲一躲……然后他一下子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女助理摸了摸鼻子,表情无奈,说,焦冻英雄偶尔会这样啦……看到他父亲在手机上留的短信或是接了他的电话,就会很不爽,这时候大家都会回避一下的。


绿谷出久默默想了一会儿,也觉得无论怎样在轰状态不好的时候打扰他太失礼了,就站起身走到轰焦冻门口,弱弱地敲了敲门,说:


「轰君,不太方便的话我先走啦。下次见。」


绿谷出久转身要走的时候耳后传来轰焦冻清晰的声音,轰说:「等等,你先回来。」


>>>


轰焦冻:「你喜欢我是吧。你喜欢我哪一点?」

绿谷出久:「……啊?」

轰焦冻:「抱歉,我觉得我还挺认真的——所以用认真的态度回答我。」




tbc.



下章预告:


轰君很优秀,是我追逐的目标。

请一定回头看一看我!


这大概是绿谷出久尽了全力才能说出的表白。


没什么人能不管不顾地抓住焦冻英雄就是一通说教,给了大棒也给了个巨大的甜枣,直直地砸下来,给人不小的冲击。轰焦冻一时被绿谷出久的眼神迷了眼睛。


你这只是可笑的英雄崇拜……

他张了张口,看着对面男孩的样子又没能把话说出来——这很糟糕,他原来有话直说的性子在绿谷出久面前被磨掉了大半——最后他挣扎了好一会,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意味,道:「随便你了。」




这篇的轰轰对自己能成为怎样的英雄其实并没有什么数

很礼貌地问着不礼貌的问题的轰轰我还挺喜的(

然而轰焦冻又做错了什么呢


其实我真爱是年下,曾经脑了无数个轰出年下,然后我搞了年上倒追,缘

评论(16)

热度(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