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胜出】Ring a bell

又名:酒后驾车未遂怎么办?

cp-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文风非常放飞,非常OOC

*双老师+ABO设定,不科学,随缘避雷


前文:

(01)雄英学生表示你们神仙打架都是这样的吗

(02)运动会也不能为所欲为

(03)一枚戒指引发的血案


=============================

chapter 04  


>>>


「废久,听切岛说,无名指戴的戒指——是订婚的意思?」


「……其实是戴着好玩的。」

这是脑袋一时没想出什么理由、于是胡乱瞎编的绿谷出久的回答。


>>>


「你骗谁呢。」


爆豪胜己眯起眼睛,绿谷出久心下暗说不好:这是自己幼驯染爆发的前兆,随时有可能下一秒爆豪的语气就变得凶巴巴的,当着学生的面吵起来影响绝对很差,不行。


绿谷出久默默伸手抓住爆豪的手腕,把人拉出病房,走到病房门口还不忘对女学生微笑一下表示"没关系这是我和爆豪老师的私事你好好休息"。


爆豪胜己看他言语行为无处不在的和平象征的模样,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但意外地没有挥开绿谷的手,他低眸看着绿谷出久和他相触的皮肤,若有所思。


绿谷出久意识到自己在慌神的时候、抓住了自己幼驯染的手腕,还反思了几秒钟。


爆豪没察觉不对的样子又松了口气,确定没人能听到他们的谈话以后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开口:「我不好解释……」


爆豪胜己瞪他:「就一个戒指的事情,有什么不好解释的?」


绿谷出久咬住下嘴唇,也许爆豪胜己在当了几年英雄后对外稍微(稍微!)懂得了友善交流见好就收,但是在和自己的相处时,爆豪胜己有问题一定要得到答案、否则不会善罢甘休的性子从未收敛,他微不可闻地叹气,抛出问题以逃避问题,「那小胜想从我这里听到什么答案?」


绿谷出久:「我才想问、你为什么这么执着?」


——不关你的事情吧。

绿谷出久试图给爆豪胜己强烈的眼神暗示。


「直觉,」爆豪胜己答得简洁,直接回避了第一个问题,「答案可能会让我明白一些在意的事。」


随即爆豪胜己皱起眉头,满脸不爽,道,「我问你话,你是在等什么人来救你吗,说啊!」


绿谷出久:「……」


>>>


爆豪猜得八九不离十。

一般情况下、按正常的发展,这个时候肯定会有什么人来打断他们的对话,这仿佛是某种宇宙的定律,就像英雄Deku任务途中找到关键的线索人物的时候总会有什么突发事件打断他们的对话,而重要信息的获取过程立刻终止——


绿谷出久几乎算是习惯了这种流程,他刚刚就尽量拖延时间、等待着某个医生护士、电话铃声什么的「打扰」他们俩人——然而根据墨菲定律,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总会来,绿谷出久没有等到救他于水火的第三者,他等到了一个快要压不住怒火好像还准备严刑逼供的幼驯染。


「……很明显了吧,」绿谷微微低头,看着自己左手无名指上朴素的指环,「这是订婚戒指,我有个……未婚夫。」


绿谷出久摸了摸鼻子,偏过头去,避开了爆豪胜己的视线,硬邦邦地说:「……就是这样。」


「……」


>>>


绿谷出久看着手指上的银戒,回想起不久前他得知要与爆豪共事而去找治愈系职英的事。


业内出名的医疗英雄对他无奈地摊手,表示爱莫能助深感遗憾,说,英雄Deku,本来你就是易留疤的体质……手臂上都这么多的疤了,多一个很像戒指的疤痕有什么关系呢?治疗师对新·和平象征絮絮叨叨,还是说你怕未来结婚对象介意啊?如果你实在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那位咬了你的Alpha的身份,我去基因库里查一查DNA——


当时自己说了什么来着,绿谷出久眼色沉了沉,好像是……

「那个Alpha是个普通人,我不想牵扯到他……算了吧,没关系的。」


用一个无伤大雅的、小小的谎言去避免一件(爆豪胜己知道实际情况后绝对)会给他带来巨大麻烦的事,和平常不想回应某个采访的邀约、找个「对不起我接下来有事」的理由、骗别人说那个Alpha是个普通人而不是职英实力榜单上赫赫有名的爆豪胜己——性质上其实差不了多少……吧。


「他是个Alpha。」

我算不算变厉害了一点,可以硬着头皮在他面前撒谎了,绿谷出久勾起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来,脑海里转过这样的想法,「我身上没有他的味道……小胜,你知道的,大家工作都很忙,抑制剂很方便。」


爆豪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

金发Alpha的信息素在绿谷出久撒谎的时候如爆炸一样充满周遭,绿谷作为一个未被标记的Omega身体有多大程度被吸引心理就有多大程度想逃离,爆豪的信息素作为一个A来说足够霸道强势,不如说太过了——


绿谷出久觉得有点窒息。

他本来泪腺就发达,咳嗽几声后就眼尾发红,绿眼睛蒙上点水色。


半晌,爆豪拖着有点懒洋洋的语调,对他的回答不置可否,像是老师在满分零分不明的试卷上只批个"已阅"一般,「这样啊。」


他的耳朵嗡了一声,爆豪胜己的回应就这几个字?只是这样而已?


下个瞬间绿谷出久在心里扇自己——还想怎么样?


金发青年抬手摸上他后脖颈的Omega腺体,指尖抚过的一方激起一阵小小的电流,他语气反常,音量很轻,声线低沉。他说,「也就是说——你的Alpha没有对你做这种事?」


绿谷出久愣神的时候、爆豪胜己的鼻尖已经快触到他后颈,硬硬的头发扎到他的皮肤上。


而诡异的情绪攀附在他的脊椎骨处,一路疯狂延伸,鸡皮疙瘩成片窜起,当爆豪胜己凑近他的时候,他脑海里警报尖叫分贝达到了最高——


O的身份让他此时就像被制住命门、无处可逃的猎物,如果爆豪胜己选择现在咬过去,在这样的信息素浓度下,他铁定被激发生物本能——生物学意义上,面色涨红,身体软倒,浑身乏力,腿间分泌液体,生殖腔为成结而改变结构……然后成为自己儿时玩伴的所有物。


啊,这样不行。

不管其他复杂、纷乱、毫无逻辑的情感,无论如何,现在被爆豪胜己标记——是不行的。


「你在干什么啊!」


绿谷出久回神,下意识一拳想朝着面对人怼过去,爆豪胜己仿佛预测好了他的行动一样快速地挡住了他的拳头,金发青年冷笑一声,绿谷清楚地看见他不屑地抿起了嘴角。


爆豪退到了小学教科书上写的A标准O安全距离之外,「放心吧,我也不可能对你做这种事。」


「只是看看你这个雏会有什么丢脸的反应而已,别自作多情了。」


……


>>>


切岛锐儿郎对着自己的好友眨眨眼睛。


爆豪从医务室出来到休息室找他的时候整张脸都是黑的,而一件事被他叙述得掐头去尾,含含糊糊,切岛勉强搜集了几个关键信息,目瞪口呆了半分钟,才慢慢说,「你们饶了我吧!」


切岛觉得自己不能再真诚了,「我真的希望下一次听到的消息是你们在一起了。」


丽日御茶子有偷偷和他说过,她觉得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这么差、是因为爆豪胜己在怕他,想把他赶走,如同野兽一样对接近自己的陌生动物怒吼威吓*。


但切岛的猜测不一样,他认为爆豪胜己的确、彻彻底底地不明白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爱情和尊严的悖论是个老生常谈的命题,而爆豪的自尊高度堪称畸形,对自己心情的处理方式也难以言表。


切岛:「我再确认一下,你是真的喜欢绿谷吧?」

不是想给人家平静美好的生活找不自在。


切岛:「想标记他的那种喜欢?我们都是A,你的占有欲真的……挺明显。」

爆豪:「……」


爆豪胜己只是皱着眉看他。切岛没法子,回忆了一下从他角度感受到的情绪:高一、高二的时候切岛从爆豪对绿谷的态度中感受到的是微妙复杂的厌恶与好感,到他们高三的时候爆豪对绿谷——AO层面的——在意、连上鸣电气那个钝感生物都能察觉出来。


但爆豪除了半年前喝醉后逾距外确实没有什么表示,别扭的最高级别大概也就这样了,切岛锐儿郎苦口婆心,「爆豪,你这样不行啊……真男人就应该——」


「应该怎么样?」爆豪胜己挑眉,双手交叉在胸前。


终于肯说话了,他还以为这场对话只能是他单口劝架呢,切岛锐儿郎惊了一下又松了口气,然后发现他被爆豪问住了,「应该……」


切岛锐儿郎觉得自己隔空陷入了一个感情漩涡:该怎么样呢?


告白?对"那个绿谷"打直球?说从高中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是AO间的那种喜欢虽然我表面上对你恶语相向但是实际上我早已……


完全不行,切岛为自己的想象抖了抖,这很不"爆豪",不可能的。


一边的爆豪胜己看他为难的反应啧了一声,「放心吧,他如果想用这种蹩脚的谎言来敷衍我,就会付出代价。」


切岛锐儿郎再次目瞪口呆:「这让我怎么放心啊……!」


切岛做事一向喜欢以光明磊落、真男人的方式解决,他和爆豪胜己成为职英后也合作过几次,虽然玩得好,但切岛不得不承认爆豪不是太好的合作对象。


爆杀王倾向先动手再思考(虽然每次结果都不坏),暴力解决的方式容易伤害到无辜群众,而切岛认真怀疑爆豪把绿谷当成了暗处想谋杀他的敌人而不是暗恋对象:看爆豪红眼睛里燃起的战意,他就觉得大事不好。




tbc.


*来自设定书187页爆豪和丽日的对话


福至心灵没福出哨向,咳

不容易不容易 Ring a bell总算打上了正经标题(……


这篇会印二十本左右当无料发,你戳一戳这里,dbq时隔半年我文风朝着话痨方向绝尘而去了之后会修前文的我用coco快乐水担保


评论(18)

热度(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