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尤勇】先当真的先认输

警告

ABO设定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有奥米成分

年龄操作有,和原作设定有差别

 

这是中

上篇在这

 

 

====================================


 

15



然后两个姑娘话锋一转,强行把话题拐带到了一个奇怪的方向。


也不知道勇利对美奈子说了些什么,(可能美奈子默认能让勇利带回家的alpha就已经被绑定了。)看起来美奈子在半天时间内就把尤里当成了自己人。


她没什么犹豫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爽快地笑起来:「还有,虽然你十八岁的确是…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年纪…」


「但是还是谨慎一点,做好避孕措施。毕竟你们还是运动员……嗯,怎么了?」



尤里在听到"避孕"两个字的时候脑袋就已经糊了。


他非常丢脸地把嘴张开又合起,喉咙像是被什么人狠狠扼住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整个人卡死在那里,只能感觉气血上涌,浑身发烫。


优子和美奈子对视一眼,两人神色都带了点茫然。


「……这就害羞了?」



尤里依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觉得自己要疯了——

alpha和omega的标记方式就是触碰身体,他之前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可以在意或是觉得害羞的。


对这种事情完全没想法的他,以前听到别人说什么一夜情临时标记之类的,还会自动把这些东西等同于"啊今天天气真好如果你身体没什么不舒服我们一起去跑步吧"这样的娱乐活动——总之就是不关他事,不要随便玩脱了得病怀孕就好。


美奈子用诡异的眼神盯着尤里长达半分钟,似乎在思考尤里是不是独占欲太强连这种玩笑都不能说,尤里觉得美奈子甚至已经开始怀疑勇利会不会被他的alpha弄得很累之类的事情了。

 

但是刚刚提到的随便态度和目前这两个女人嘴巴里面的东西没有一点关系。


怎么就不能控制自己,容易擦枪走火了?


他和"他的omega"甚至连手都还没拉过好吗??


这两个女人是不是对"年轻的alpha"这个群体有什么误解?



美奈子和优子突然转到一个角落去说悄悄话,尤里只能模模糊糊地听见"不可能还没…"、"不像…"、"标记"等等词语,但是他对她们的谈话内容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大概是,要去,警告勇利,不要,  "随随便便搞出人命"  的样子。


……


尤里咬牙,他第一次对自己答应帮勇利的忙这件事感到了后悔。



16


像是度了个劫一样,尤里几乎是逃回勇利家的。


勇利在门口迎接他,朝他勾起嘴角,大力挥手。


带着寒气的晚风吹着他有些长了的头发,让他的脸颊有些发红,尤里眼中,墨黑的夜空和乌云只是一个背景板,黑发青年明亮的眸子仿佛可以点亮一切——

唯一有点碍眼的,他的脖子就那么露在外面,让人看了心烦。


尤里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去,扯下自己的围巾把面前的人围得结结实实。


明明就不是什么抗冷的人,还不好好围上围巾,感冒了会很麻烦——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脑内的想法多怨念,甚至算得上委屈。


靠近了才闻到勇利身上飘散而来的味道——尤里讶异地意识到,勇利刚刚使用了alpha替代信息素。


……有必要吗?

明明你眼前站了一个生理功能健全的alpha?


(然后尤里发现自己的思路完全被刚刚散发惊天谣言的两个姑娘带偏,使劲甩了甩自己的头。)


尤里没发觉自己的脸色变得阴沉,紧抿的嘴绷成了一条直线,心里涌起一阵无来由的愤怒,胸口起伏了几次才勉强压抑下来。


利用一下这个alpha的信息素也完全没关系的情况下,还是……冒着被发现的危险用了替代品?



17


尤里和勇利走上他的房间,尤里承认,他对勇利的房间是什么样还是有些好奇的。


俄罗斯的小公寓他不是没去过,但是黑发青年家乡里,真正的自我空间会不会有更多带上"胜生勇利"色彩的物品呢——这是他内心中秘而不宣的、有些令人难堪的欲望——如果他能再靠近一点、更多地、更深一点地了解这个人…就好了。


只是一个很小的愿望,所以当勇利提出请求时他没有拒绝。


他很想看看勇利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是什么样的。


是不是像外国人对日本的美好幻想一样,飘着樱花,或是下着柔软的、与俄罗斯完全不同的白雪——要很美好的地方才会走出这样的人吧。


他还妄想着,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在日本青年的心目的地位…稍微有些不同?

 

18

 

接着勇利打开房门,让他随便坐床上不用介意,还略带歉意地说他的家人本来想让他们睡一起,所以没有收拾新的房间,现在在收拾了稍微等一下就好…


还没说完就被尤里突然拔高的声音打断了:「你的房间里……怎么全是维克托的海报。」


尤里依稀认出这些海报应该都是几年前发售的珍藏版,数量非常多,维克托刚刚开始进入成年组到五年霸时期的照片都包括在内——桌上甚至还有各种杂志采访的剪辑。


勇利这时候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很自然地回话,像是回答"今天天气暴雨无晴"一样答:「我以前很喜欢他——嗯,现在应该也挺喜欢的。」


虽然接触久了觉得维克托性格有点…跳脱。


尤里深呼吸,然后强压下自己心中涌上的酸涩,面无表情地转头望着他。


「……那为什么要让我来假装你的alpha?」


勇利顿了顿,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实话实说:「躲过这次相亲,以后和尤里奥宣布分手会比较方便…」


他觉得尤里奥和他都不是在意这种事情的性格,平日相处简单直接,这种模式能很轻易地让勇利放松下来,金发青年有什么说什么的性格——从某种意义上说很好相处。

(反正勇利不会在意尤里日常的嘲讽就是了。)


但是如果扯上维克托…本能地觉得会发生什么很麻烦的事。



19


勇利一句话说了一半,突然被尤里蛮力抵在了贴着海报的墙上,尤里猛地咬上他的颈部,挑眼盯了他几秒,碧绿的眼睛暗下来。


他又低头叼住他脖颈上被咬出了牙印的地方,灼热的鼻息一下一下地喷洒在他的皮肤上,凉凉的信息素味道弥漫到整个房间,极富侵略性,信息素的味道显示出alpha的强大。


如果勇利刚刚没服用抑制剂…估计这时候身子已经开始发软。


尤里金色的头发扫过他的脸,滚烫的掌心捏住了他的侧腰,三下五除二地就挑开了他的衬衫下摆。


勇利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得身子抖了一下,然后锁骨被舔舐的感觉他全身僵硬,不能动弹。


这个变故让人颇为措手不及……他作为一个为人正经的成年男子表示受到了惊吓。


随着和尤里相处的时间变长,他基本把金发青年的脾气摸清楚了——一激动起来就会口无遮拦,企图以很过分、不符合他本意的话来伤害别人,保护自己。


他觉得尤里奥就像个戒心重、脾气坏的小狼崽,闹急了会给人一口,但仔细一看,留下的却从来都只是牙印,他心里知道谁对他好,只是装作凶狠,实际总是小心翼翼地不肯弄伤别人。


但是这一次——和从前都不一样——尤里奥似乎被什么刺激到了,不太正常。


年轻气盛的alpha的动作有着某种原始的侵略性,他紧紧地扣着黑发青年的手腕,仿佛还是没有安全感,非要将人完全禁锢在自己怀里不可。


于是尤里手臂一收,把人整个人抱了起来,让他双脚悬了空,只能撑在自己胳膊上。



“你有我了还要alpha替代信息素?”

“你选择我的唯一原因,是以后宣布分手比较方便?”

“因为不想破坏和维克托的宝贵感情发展的节奏,所以我的感情就可以随便利用吗?”

 

 

勇利无言以对,尤里用拇指蹭着他的手腕,他手掌如铁,近乎要攥碎勇利的手,手指摩挲的动作却极轻,仿佛一片羽毛轻轻扫过,带起某种冰冷而战栗的情/色意味。


尤里嘴角一翘,冷笑着近乎一字一顿地说:「你以为他会喜欢你吗?」


「别妄想了,你以为你是谁?」


勇利的手被握得生疼,一时间还没能理解目前突发的情况,愣了好几秒来接收尤里的信息,不解地朝他眨眼,嘴巴张开但半天说不出话来,脸上就是一个大写的"正在输入"。


半分钟后,勇利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呃。尤里,不管怎么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你不会是把"你是我的恋人"这件事,当真了吧……?」

 

尤里感觉自己胸腔中跳动的心脏被一根毒针恶狠狠地扎下去。

小小的一根针把他本来就被浸满名为"胜生勇利"的毒液的心脏给扎开了一个大口。


毒上加毒。

 


20


优子戳了戳勇利的脸蛋,趴在木桌上的青年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生无可恋的气息,黑色的头发软趴趴的贴在额头,没了精神,蔫蔫的,像一只玩脱了跑累了的狗崽。


勇利大半夜找她来坦白的时候,她的确是吓了一跳的,不过这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凭优子对勇利的了解,如果勇利真的找到了一个稳定交往的alpha,他应该会更加——更加地坦然地害羞。

 

但是最开始的优子没有提出什么疑问。


这是因为勇利注视着金发青年时,除了不自然以外还有很强烈的"被吸引"的感觉。


好像只要尤里出现在勇利的视线中,勇利的眼睛就会被点亮一点点,说话的声音从平日平淡的温柔变成带点雀跃的温柔,偶尔出现的,相视而笑的撒狗粮气氛也不像是排练出来的,而像是天生就该如此。

 

现在的话,那个alpha在"看到他的房间全是另一个alpha的海报"、"知道勇利求他帮忙仅仅是为了逃避相亲"、"明明旁边有个生理功能健全的alpha还是冒着(暴露真相)的危险使用替代信息素"这些情况之后,对勇利发了一通脾气,走了——


而勇利目前还没理解尤里为什么生气。


……可以,这很勇利。


优子知道,勇利估计是觉得"如果是尤里奥的话,看到海报也没关系"、"是假扮的所以不能麻烦尤里奥临时标记自己"等等…

这些对勇利来说很自然的想法,估计对另一个人造成了暴击。


优子掐了掐自己的眉心,把自家的三个小活宝扯到房间,觉得自己头都大了,不知为什么很想对自己的幼年玩伴翻白眼。


她莫名很佩服尤里的忍耐能力。


一个alpha把omega完全压制后,已经咬上了自己心上人的脖子,快要擦枪走火了还能硬生生地抑制住欲望,松开勇利自己跑走——这样的忍耐力、毅力和行动力,总觉得以后能做出什么非常可怕的事。


优子默默给勇利抵上一杯乌龙茶,勇利面无表情地冒着热气的茶水全部灌下去,把杯子还给她——好吧,优子抿了抿嘴,勇利大概处于大脑空白,完全懵掉的状态——


明明这个alpha给你的影响和动摇感已经这么强大了,你怎么什么都没察觉啊?


优子盯着勇利,想了想,开口询问。


「勇利,首先……你到底对维克托怎么想?」


优子知道勇利一直很崇拜、欣赏维克托,而到底是作为偶像还是什么样的感情,她不清楚。


「喜欢啊。」


勇利面色平淡地灌完第二杯茶,好像非常冷静的样子——才怪。


「说是憧憬也行。但是,不是…恋爱那种喜欢。」


优子歪了歪头,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哦,不是想给他生孩子那种喜欢?」


勇利:「……」


勇利略带诧异地望着自己的童年玩伴,怀疑她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导致神志不清:「……肯定不是啊,和维克托恋爱…我想都从来没想过。」


「"和尤里奥宣布恋情是为了方便宣布分手"有什么问题吗…我以为尤里奥不是会在意这个的人。」


优子有点哭笑不得——你又想过和谁谈恋爱了?尤里的确是不在意绯闻的类型,可是人家在意你啊——嗯,等等?


她快速开口问:「勇利,那你现在考虑一下——先别管可能不可能——和尤里谈恋爱的话,你会开心吗?」


然后优子就看到勇利呆了一小会,从白的慢慢变成红的。


先是耳朵变粉,然后随着意味不明的语气词和摆手的动作…脸颊变红,整张脸变红,像是白牛奶中一滴一滴地加入深红的茶水,慌得眼镜都被摇头的动作弄歪了,几乎可以冒出实体化的烟雾。


啊,猜中了。


……优子觉得自己头开始痛了。




-tbc-




下篇肯定完结!!!绝对完结!!!(信誓旦旦) 

……反正,我觉得我没有虐小毛。(。

小毛,扎心了呢。


阿陈没喂我粮吃!!我写完了她还没修完!!暴风哭泣。


感谢你的阅读XD

找我玩呀!评论多更得快!耶!

 



 

评论(60)

热度(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