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胜出/轰出】失恋阵线联盟

警告



Δcp- 胜→出←轰

ΔOOC,大写的OOC。

Δ恶搞成分大,雷梗有,谨慎点开。

纯粹是我想当个段子手讲笑话的产物。(。









------------------------------------------------





01


切岛看到绿谷眼睛一下子亮起来。 


他跑上去拉起绿谷的手就开始嚎。 


“绿谷我和你说哦,爆豪啊——他中了别人的个性!那个个性实在是很——” 


爆豪直接从切岛身后冒出来,扯起他的领子就往另一边拉,一边用蛮力拖人一边嘴上还骂骂咧咧地威胁,声音冷冰冰的:“你再多说一句试试。” 


绿谷一下子摸不着头脑,连忙上前两步,想让他的幼驯染停下来:“小胜!你怎么了吗?” 



爆豪听到声音也没停,语气不耐:“回头我再……”



他本想说“回头我再告诉你”,说了一半,想起因为绿谷而发生的那些让他牙根痒的事,他手上一下子没控制住发出一声爆响,同时睨了绿谷一眼,然后就背过身子,不让绿谷看他,话音一转道:“凭什么告诉你。” 


绿谷:“……” 


然后绿谷就眼睁睁地看着爆豪把人拉走,切岛还非常遗憾地朝他使劲眨眼,似乎还没有放弃,希望找绿谷私聊。 


中了敌人的个性吗?

可是看切岛同学的反应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绿谷歪头看着自己的幼驯染一步步走远,淡金色的爆炸头渐渐变成一个小点消失在教学楼入口。 


似乎看到他一只手扯人领子另一只手捂嘴咳嗽,小胜、这是…感冒了? 




02


走进空教室的爆豪还没开始怼上切岛,就感觉自己的喉咙里又有什么玩意涌上来。



心肺像是被巨石压住,脸色发白,舌根发麻,脑袋发晕,然后他开始疯一样地咳嗽,粗暴地从包里掏出纸巾捂住嘴巴。 


切岛斜靠在墙壁上看着爆豪一边呸呸呸一边控制不住手上的化学物质噼里啪啦地爆炸,明黄色的向日葵花瓣就顺着他吐出的气流飘出来,在空气中乱飞,然后又被爆豪一手爆掉。 


向日葵啊——怎么不吐点瓜子呢。 


切岛脑袋里突然就冒出了这样非常冷的吐槽,他被自己的想法雷的抖了下身子,语气战战兢兢又带着点发自内心的幸灾乐祸,对爆豪说:“不就是吐一个星期的花嘛,至少能确定你喜欢上绿谷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可喜可贺……? 


爆豪朝他的方向瞥了一眼,没有否认。



居然没有否认。

这简直是奇迹。



切岛觉得心里发毛——他明明已经做好了被爆豪揍一顿的心理准备了。 



他觉得这件事情的发展从开头到现在都带了点现实魔幻主义色彩,不过他作为半个群众说点风凉话再躲避一下爆豪的攻击(因为爆豪现在没工夫理他)还是绰绰有余的。 




03




课外任务的时候,切岛、爆豪、轰和常暗一组,切岛和常暗当时还在较远的地方观察情况。



爆豪等得不耐烦了直接抓住敌人松懈的时机冲了上去,本来依爆豪的能力可以速战速决的,但是半路突然杀出敌人的援军,他一下子躲闪不及差点被敌人带走,然后轰反应极快地去把爆豪救了下来。 


被人救了——还是被那个阴阳脸救了——这就让爆豪非常不爽了。 


然后爆豪傍晚和轰他们回学校时心情非常差,路上一个推销的很殷勤地对他们说:“朋友,你听说过……” 


“没有,滚。” 


爆豪瞪了那人一眼,觉得自己手上很痒,想打人。



但是那人还没放弃,一直在嘀嘀咕咕什么乱七八糟的“给你最心动的感觉”“让你看清自己真正的心意”等等智障玩意,他一下子没忍住,抓起那个推销员就想丢出去。 


然后推销员也怒了,掏出个什么东西就往爆豪那里甩过去,一团不明的雾气碰到爆豪的身子就开始猛地爆开,一阵粉色的风就扑到他们几个人脸上——等几秒后他们的视野清晰起来,那个古古怪怪的推销员早已不见踪影。 




04



常暗找到了八百万。



学识异常丰富的大学霸综合他们 的描述,猜测这是最近很火的花吐症试剂,简单来说就是某个人的个性就是让人得上花吐症,然后做成了药剂售卖。



这种病持续时间为一个星期,主要症状就是看到喜欢的人会疯狂地吐花瓣。和那个心上人接吻这个症状就会消失。 


没有喜欢的人则试剂无效。 


因为飞花的场景挺漂亮的,所以还真的有很多女生预定,一般用于刺探别人的心意或者整蛊,因为这个试剂告白成功的情侣还上了电视新闻。 




05


意外发生的第二天,当爆豪满脸不爽地拿着口罩走进教室时,看到自己那个碍眼的幼驯染在和一个更加碍眼的家伙做着非常碍眼的事情。



绿谷出久在轰焦冻的座位旁边,有些腼腆地抓着头发,脸颊上除了雀斑还有一点点红晕,他没有注意到爆豪进了教室,盯着轰说:“轰同学、那个吐花的症状…呃…” 

爆豪只能看到绿谷的侧脸,却完全能想象出他脸上的表情,绝对是那种让人看了烦得不行的纠结和犹豫,三分之二的可能——还在咬着他的下唇。 


哈?你问他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好歹看了那张恶心的脸十几年,想不记得都不行。 


绿谷犹豫了几秒,还是换了个问法,他没有注意到全班的视线都投到了他和轰的身上:“轰同学,有喜欢的人了吗?” 

……这他妈什么鬼问题。 


爆豪想以那个绿毛白痴为中心炸了整个教室。 

切岛偷偷摸摸地和烦躁得不行的爆豪说:“他从我开始,问完了我和常暗,现在才问到轰的——绿谷关心所有的同学——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一点。” 




06




让爆豪没想到的是,本来他以为自己中了这种奇奇怪怪的个性的事情——只有他们四个做任务的和一个八百万知道而已,但是他低估了八卦消息的传递速度。 

简而言之,八百万告诉了蛙吹梅雨,蛙吹梅雨告诉了丽日御茶子,那个大饼脸又告诉了废久。 

讲来讲去,全班都知道了。

…… 

爆豪看着那个碍眼的阴阳脸直直地看着自己的幼驯染,一如既往面无表情,老老实实有什么答什么,态度严谨:“目前我还没有出现吐花的症状。不用担心我。”

 

那·个·垃·圾·没·有·在·担·心·你。


爆豪阴着一张脸,周身散发出地狱(此说法来自上鸣)一样的气场。 


他走到轰的桌子前面。 


07


爆豪刚刚想抓起轰的领子找他麻烦,伸到半空的手一转,又捂住了自己的嘴。



那种恶心得想吐的感觉像潮水一样涌上来,他只能别过头不看轰和绿谷,扯了一张纸巾把花瓣吐到上面。 


…… 



08


绿谷本来还战战兢兢地不敢问爆豪身体状况,现在看来似乎也不需要问了。



然后绿发少年微微歪头,皱起眉来,眼睛眯起,习惯性地,试图把脑袋里面的信息和各种线索给串联起来,推出结论。 


绿谷看了看爆豪,脸上表情若有所思。 

绿谷又看了看轰,似乎恍然大悟。 

他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呼,手没来由地有点发抖,刚刚想说点什么、爆豪一秒回头看他,语气咬牙切齿,:「无论你现在在想什么,不是你想的那样。」



然后咳嗽两声,金色的花瓣又从他嘴里跑出来。 

这时候绿谷也顾不上害怕自己幼驯染了。
(事实上,爆豪+向日葵这个组合——让他个人的威慑力降了一个档次。)



他直接上前两步,确保其他人都听不到,对着爆豪的耳朵说悄悄话:「你喜欢轰同学的话为什么不……」 



09


爆豪在绿谷凑近和他说话的时候,虽然没阻止绿谷的接近。但是他从耳朵到脸颊全都气红了。 

接着几秒后他听到绿谷的话。 


只听了一半,整个人就像机器里面的玉米一样爆开,气急败坏,暴跳如雷、这个时候语言已经失去了用处,还是用行动表达自己的心意比较好—— 


他拳头一挥就朝绿谷的脸揍了下去。 


绿谷以一种很奇特的方式躲开了,似乎已经摸清了爆豪在怒气值max的情况下身体的攻击方式,不过脸上的表情懵到不行。


「为什么——这也要揍我?!」 

「你别说话了,我今天不把你打残我绝不回家!!!!」 

「?!!」 

绿谷一边躲避着爆豪的拳头、一边想着自己到底哪里又得罪了他——明明都控制音量询问他的意见了! 


10


轰规规矩矩地坐在座位上,明明处于风暴的中心地带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冷静。

「……不要打架。」 


「阴阳脸你给老子闭嘴!没你的事!」 


爆豪转头吼过去,看到轰后他的动作停顿了。 

绿谷也随之停了下来,呆呆地看着轰。 


红白发的少年微微皱眉,捂住嘴巴,咳嗽几声后放下手。

掌心处红白两色的玫瑰花瓣异常显眼。


所有人:「……。」









-tbc-









轰总的弧挺长的,嗯www

围观群众:贵圈真乱。
久:两情相悦?
↑轰总听了想冻人(x)

真心给搭嘎安利这首歌。失恋阵线联盟。

听着听着我笑出声。(……



没有轰爆,不吃轰爆,害怕轰爆,谢谢大家!

评论(108)

热度(2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