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轰出】假戏真做

 

这是特典内容啦!因为,那个啥,世事无常(……)

很可能我啥时就跑路了是吧(……)

所以还是放上来!

北北老师给我的封面!!!超甜!!!她超好的!!!

 

前情:ABO私设

 

Omega很稀少,Omega很珍贵,Omega标记Alpha

 

咬Omega脖子后的腺体将被他临时标记,Omega信息素的味道会在那个被标记的Alpha身上停留3-15天。

 

开车成结等等会造成alpha被omega永久标记,从此alpha只对一个omega起反应。

 

alpha和omega都会有发情期,相比起来alpha的发情期更加频繁。

 

把如果街上出现突然发情的alpha,其他alpha会保护omega并且把发情alpha打到晕倒送至医院。

 

alpha发情的时候看到一个omega经常会出现以下情况——

本能:想上。

本人:想死。

 

因为不想被omega标记所以会忍得很辛苦。有冲动,实在忍不住可能咬咬自己。

 

虽然alpha有体力上的优势可以硬来,但不是每个alpha都想被标记。

意乱情迷之下一个激动成了永久标记就悲剧了。

 

一般情况,omega如果真的运气太背,被发情的alpha撞上了,就当一夜情了,反正还能打个标记,这波不亏。(。)

 

 

>>>>>>假戏真做>>>>>>

 

事情要从一个普通的早上说起。

 

「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你还能撑多久?」

 

轰焦冻和家里人坐在一起吃饭,他爸安德瓦没动面前的早餐,身材高大的烈焰英雄胡子和眼睛都冒起小火苗,眼神里带着某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红白发的青年把筷子间的荞麦面狠狠咬断,眼皮都没抬一下试图把正在不停教育他的安德瓦当成空气中漂浮的颗粒物。

 

众所周知,Alpha需要被Omega标记,如果二十多岁的Alpha还没被标记的话,很可能患上信息素紊乱的病症。

 

就今早安德瓦(A)闻到了轰焦冻(A)的散在空气中的一点点信息素这件小事而已,轰已经解释过是自己一时没控制好——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自家混蛋老爹的唠叨从「成为No.1」的催眠模式变成了「快去找个Omega标记你不然你的身体顶不下去」的气人模式,轰焦冻重重地把筷子放到碗口处,不顾一旁自家姐姐不赞成的眼神,拉开椅子就走。

 

那是某一天周末。轰没有英雄的工作,所以安德瓦没打算放过他。

前no.2一把扯住现no.2的手臂,放大了音量:「焦冻,无论如何、你也要找一个O来标记你!」

 

轰焦冻的兄弟们见势不对早就各回各房了,空空荡荡的客厅里只有安德瓦的声音在响,轰一下子也火了,挣开安德瓦的手,冷冷地说:「不关你的事。」

 

***

 

从心情平淡地围观到忧心忡忡地围观再到无可奈何地劝架的过程没有几分钟。

 

轰冬美几口喝完自己碗里的味增汤,看着安德瓦说你是不是对自己的身体太自信了傲慢的态度不可取然后轰焦冻反驳他我才不想被你这么说傲慢的人难道不是你吗你这种人没有任何资格插手我的感情生活等等等等充满了火药味的话,也不知道劝点什么好(因为她觉得两边说的话都有道理)就用手戳了戳自己弟弟的肩膀小声地请求他——回自己房间冷静一下。

 

轰脸色阴沉地瞪了安德瓦一眼,刚打算回房间就又听到安德瓦的一声冷哼:「你看看和你同期的英雄,哪一个不是有了伴侣,你这算什么样子。」

 

一时间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心里有一万句话想顶过去。

 

正好No.2英雄高中时代雄英a班在异性缘方面可谓是天赋异禀——大家基本还是单身,于是轰焦冻撇了撇嘴,把脑袋里面一大串的反例随便选出一个丢给他爸:「绿谷没有。」

 

前任No.2(也是现任No.2的父亲)听到绿谷出久的名字就来气,他把轰焦冻的反驳打回去:「你那个好朋友是个O,你和他能比吗?没准他早就有Alpha了。」

 

言下之意是人家绿谷出久根本不需要快速找个伴侣,他作为一个O只需要随便标记别的A就行——轰回他:「那爆豪。」

 

爆豪胜己,一个没有omega敢标记他,他也不想被任何人标记的,和轰焦冻常年占据英雄排行榜以及八卦杂志的黄金单身汉评选赛霸主地位的Alpha——现在被轰焦冻当了挡箭牌。

 

还有,绿谷有没有和谁结合和你有什么关系。

 

轰焦冻对于他爸说到绿谷出久时略带敌意和轻蔑的态度很不满。

 

事实上,他根本不想安德瓦的嘴里出现绿谷出久的名字,多年的叛逆期在看到混账老爹的暴力倾向时冒了头,红白发的青年条件反射一样地驳过去:「反正,我和绿谷结合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然后轰没再理安德瓦,摔门走人。

 

***

 

晚八点。

 

轰冬美有些无奈地敲响了自家弟弟的门:「焦冻…我觉得你的身体的确……可能出现问题。」

 

轰冬美看着轰焦冻像个柱子一样杵着、定定地坐在垫子上一言不发的样子,抿了抿嘴,语气变弱了点,但是依旧不依不饶地陈述着事实:「你真的需要一个Omega标记你。」

 

生理问题影响到英雄的工作就不好了。

 

万不得已的时候轰冬美只能拿英雄的身份来提醒轰焦冻,自家弟弟虽然不怎么表达内心的想法,但是她明白,轰焦冻喜欢英雄这份工作——

 

从小时候开始就崇拜着(除了他爸以外的)强大的英雄,而那些强大的英雄从不会因为性别的局限性动摇一丝一毫,并且不会因为自己是A或者O这样的理由怠慢自己的任务。

 

轰焦冻肯定明白这点,所以在安德瓦唠叨他的时候他没有反驳、也反驳不了最核心的事实——无论是外界媒体、自家混蛋老爹和兄弟姐妹、还是他自己的身体状况都告诉他:他需要找一个Omega了。

 

即使他觉得自己的推理无懈可击:目前他的发情期和信息素都在他的掌控之内——以后也会在他的控制内——所以,目前,他不需要去咬哪个不知名的Omega一口来被标记或是绑定终生。

 

但是以安德瓦和各种媒体为首的反派组织一个数据就可以把他的推理快速击破——10%的(未被Omega标记的)Alpha在25岁之前无法控制自己的发情期。

 

而英雄的任务常常是高危险性的,如果在轰给什么敌人放火的时候突然发情——战场上可没有随机掉落的Omega让他咬一口腺体缓解欲望的,况且他也不想被什么人标记,O标记A就像是用信息素盖了个章一样,O被A做了以后,那个A就基本等同于和O签订了终生制的绑定契约。

 

O不想负责、盖完就跑、标记无情、始乱终弃的情况新闻里多了去了——偏偏还不能怪那些O,舆论导向一般都是Alpha自己动心自己发情自作自受。

 

曾经出现过轰轰烈烈的反性别歧视运动——就是针对那些没什么逻辑的言论而撕起来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不是那些Alpha自己不用抑制剂不注意信息素那些O也不可能把他们给标记了——毕竟AO之间有天生的体力差异。

 

(当然了,No.1英雄绿谷出久是个意外。他作为一个Omega、在体能和战斗能力上可以与顶尖的Alpha抗衡甚至更胜一筹,和性别外表身形完全不符的能力宛如一个与生俱来的bug。原因常年被人讨论,不过也没讨论出什么可靠的结果,至今是全世界deku粉的未解之谜。)

 

***

 

文字本身并不单纯,几个字可能隐藏了许多剧本,更不提众多捕风捉影的人成心搞事了。

 

轰焦冻知道他爸不会善罢甘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时他以讨论近期敌人组织的行动方式为由到绿谷家里,一不小心聊过了晚饭时间,就订了外卖。

 

在说完了敌人的罕见个性和处理方法等工作内容以后,轰焦冻突然想起之前安德瓦提到绿谷的事情。

 

正在和混蛋老爹冷战的时间点,他把这个消息作为生活的日常告诉绿谷出久,然后轰焦冻面对绿发青年忧心忡忡的表情,反过来安慰他:「只是小事,不要在意。」

 

当时轰也不觉得安德瓦真的能做出什么事来。

 

和绿谷正在吃披萨的时候,电视里播放的电视剧突然停了。

然后关于最强英雄的最新消息从播报员的口中传到整个世界。

 

绿发青年听到电视里的紧急插播新闻,表情愣了一下,手一抖,还没吃过的披萨就掉地了。

 

英雄DEKU与英雄焦冻已"结合"

安德瓦:我儿子是这么说的。

 

绿谷:「你说什么了?」

轰:「……」

 

他说什么了?

轰焦冻努力回想了一下,好像是「我和绿谷结合的事情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

 

他爸是亲爸,闹翻了一不做二不休就把人逼到绝路。

 

如同高中的时候为了让他使用火的能力把他丢到冰天雪地里一样,无所不用其极——

 

安德瓦明知自己的儿子没有和英雄人偶结合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大言不惭地说着完全不是事实的东西,明摆着是给轰焦冻一个下马威。

 

轰焦冻很清楚他爸作为顶级英雄、为了达到目的会全力以赴。

在不违反法律和道德的情况下、安德瓦能使用一切手段让自己服软,忤逆他的意志的人一般没什么好结局。

 

(大多数时候,安德瓦对付的是穷凶极恶的敌人,敌人没什么好结局是正常的,但是这种狠心的劲头、用在自己儿子身上时就很恶心了。)

 

绿谷出久默默地把掉在地上的披萨残渣捡起来丢到一边的垃圾桶里,然后就眨着一双绿眼睛看过来,表情出现了空白:「轰君。这就是你说的小事吗?」

 

「我也没想到,对不起。」轰直白地道歉。

自己的私事给绿谷出久带来了麻烦,本质上还是他的错。

 

轰焦冻低下头,把拳头握紧,他把手上的食物放到一边——他已经没胃口了。

 

安德瓦的意思很简单,轰看得明白听得清楚:要想澄清「英雄DEKU与英雄焦冻已经结合」的谣言,轰焦冻就必须作出妥协——顺从安德瓦的意志,尽快找一个Omega标记他。

 

以轰焦冻对绿谷出久的看重程度,为了自己的朋友不为此有什么困扰,轰也肯定会第一时间让安德瓦澄清谣言。

……

利益冲突之下,轰焦冻权衡利弊及时止损,便会在这场没有硝烟战火的舆论战争中认输。

 

轰恶狠狠地咬了咬后槽牙。他看着新闻里安德瓦对记者说着所谓的「既定事实」,红白发的青年整张脸都是阴的,坐在他旁边的绿谷有他下一秒就要杀人灭口的错觉。

 

***

 

绿谷的妈妈在新闻还没播完、不实信息还没说尽的时候给绿谷打来了电话。

 

然后轰愣愣地看着绿谷出久一脸「我不是」和「我没有」的表情听他妈妈说话——电话里绿谷引子的声音似乎非常激动,轰好像还听到了语调升高的"太好了"、"不担心你了"之类的东西。

 

红白发的青年看出绿谷很想反驳也很想澄清。

 

但是听到绿谷引子带着点哭腔的声音他愣了一下,没有立刻纠正错误的后果就是绿谷引子开心的情绪越来越膨胀,误会越来越大,他眼睁睁地看着绿谷的嘴巴张开又合上,眉头皱起一直没有舒展,战战兢兢地被自己的妈妈挂了电话以后、雀斑上的绿眼睛露出困扰和求救的神色——

轰:「……?」

 

***

 

现在他们是一根线上的蚂蚱,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一般来说英雄的私人感情生活八卦出现,一方有难八方添乱,在这种情况下只能——

 

于是盯着手机迟疑了很久的绿谷出久硬着头皮说:「轰同学,我需要你假装很喜欢我。」

 

***

 

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只有相对是绝对的。

 

「轰君,我需要你假装很喜欢我。」

「和我假装情侣,可以吗?」

 

绿谷和他建议将错就错,总之先不要澄清。

「……不会很久,过一段时间我就和妈妈说,会解释清楚。」

 

绿谷双手合十拜托他的时候、轰没在看他,一个长电话的时间里他冷静了下来,正在打开他姐寄过来的点心盒子。

他刚刚拿起一个草莓馅的生八桥,用米粉、砂糖和桂皮制作而成的日式点心,软软糯糯的,他还没来得及咬一口,听到绿发青年的话后,动作硬生生卡了一下。

 

……他是不是应该郑重地点个头什么的。

 

轰沉默地把点心放到嘴里,本来想按照信息素的味道顺便挑一个抹茶的生八桥给绿谷的,后来转念一想觉得绿谷出久天天闻着(他自己的)抹茶味、估计也不太喜欢抹茶的点心,于是递了一个豆沙味的过去。

 

「好。」

 

我很喜欢你。

 

***

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响了起来。

绿谷早就把另外的电话关掉了,只剩一个私人手机——号码只有几个人知道——还开着。

 

丽日:「果然在一起啦!终于公开了吗www」

Line上的消息一条接一条很快地发过来,小气泡还带着一些奇怪的粉红泡泡特效,绿发青年盯着「果然」、「终于」一类他看不太懂的字眼,皱眉。

 

丽日:「恭喜呀~什么时候结婚?」

绿谷:「???」

 

丽日口中的什么——爱情长跑——他怎么不知道。

他硬着头皮在手机上打字,自己的眼皮跳了几下,内心充满问号,他怀疑丽日对自己和轰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呃……丽日同学,"果然"是什么意思?」

绿谷刚刚还想和丽日说一声自己和轰是假扮的情侣——没来得及说、他还以为丽日看得出来——没想到丽日御茶子的思维往错误的方向飞奔——

「咦?我们以为小久和轰君早就在一起了?不是这样吗w」

 

……「我们」?

除了你还有别人?

 

绿谷有点不敢问。

丽日:「大家都看得出来,轰君喜欢你好久啦。从高中开始。」

 

***

 

世界各地的、英雄人偶和英雄焦冻的粉丝都炸了。

字面意思上的爆炸也很常见——真的有所谓的狂热粉把什么其他cp的周边给炸掉的,成了一对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拆了无数对其他(并不存在的)英雄rps,简而言之大家的情绪都很激动。

 

粉丝纷纷表示他们对No.2英雄轰焦冻(前·未被O标记的黄金单身A、现·被最强英雄标记的绑定A)有很大的偏见,因为「长得好看实力又强」。

 

之前轰作为一个即将25岁、进入信息素紊乱症的高发期的、战斗力强,家境显赫、长得非常帅(重点)的Alpha,他的情感生活被许多人关心。

 

所谓面包有了什么都有了万事俱备只剩爱情还没有,被逼急了的粉丝还给轰焦冻的单身状况配了一首歌,上鸣电气听了以后笑得停不下来然后发到了同学群里,绿谷戳进链接听了以后唯二的想法就是旋律挺好听的以及还好没提到自己。

 

***

 

安德瓦爆出惊人消息的第二天,英雄焦冻和英雄人偶紧急开了新闻发布会。

不知为何,焦冻英雄的父亲,前No.2英雄安德瓦,在轰焦冻和绿谷出久承认他们正在交往以后就没了音讯不知去向。

 

英雄事务所的经营部门与公关部门按照惯例要准备发言的稿件,但是直到英雄焦冻宣布召开发布会,他们也没能和轰焦冻取得联系。

 

一个顶尖英雄想要消失一两天是无法阻止的,所以得不到正主的意思也就无法帮他们提前准备、只能寄希望与两位英雄能完美地自由发挥——最好不要损坏个人形象。

 

……

 

「那请问您和DEKU确定的关系是永久的吗?」

新闻发布会现场变得极其安静。

 

那个记者问得很委婉,不过所有人都听得出来真正的问题是什么:标记没?临时标记还是永久标记?

 

轰皱了下眉,很明显英雄焦冻不喜欢拐弯抹角的问话方式:「你说标记?」

绿谷的手在桌子下面握紧了他的。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眼睛的眼神、脸上的表情和手里的动作都在和轰明示——随便应付过去!

轰也用差不多的力道握紧了绿谷的手,他说:「已经标记了。」

……

 

***

 

绿谷觉得之前的沟通都白费了。

 

是的,他们之前为了更好地完成应付媒体假装情侣的任务,筹备了一个晚上,两个英雄科的学生没有经营科的专业训练,缺乏优秀的公关能力,能力不够时间来凑,凌晨的时候,绿谷顶着淡淡的黑眼圈坐在沙发上,一边用笔做笔记一边碎碎念。

 

绿发青年时不时还抛给轰焦冻几个问题,力求编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爱情故事来应付那些事无巨细的媒体:「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心意"比较好?」

「谁表白的?」

 

因为是编的,并不存在的东西,所以他问得十分心安理得,因为低头写东西的动作让他错过了轰的眼神,不然他当时就能意识到情况不对——

轰说:「意识到我喜欢你——高二。」

「谁表白的……互相表白吧。」

 

绿谷赞同地点了点头,在纸上写写画画,拉出一条时间线:「的确……高一的话、不太合理。」

 

「嗯……互相表白可信度高一点。」

「……」

 

***

有时候真话让人听起来匪夷所思,而假话听起来却让人毋庸置疑。

 

正式发布会前提前检查会议流程设置并制定意外情况补救措施、监控媒体发布情况,整理音像资料等等常规工作他们同事务所的工作人员都过了一遍,但是还不够。

 

之前的准备工作还没做足的体现就是他们忘记了有些尴尬的AO身份,然后轰焦冻想当然地回答了一个——会带来很大麻烦的答案——现在全世界都觉得轰焦冻和绿谷出久约等于绑定了终生。

 

……至少底下记者没表达任何的怀疑。

迎接轰出二人的是一阵又一阵的惊呼和无数晃人眼睛的闪光。

 

发布会结束的时候绿谷已经晕了,走路的脚步有点虚浮。

 

本来白天处理各种人的电话(还有相熟的记者给他夺命连环call)和对别人解释的事情就已经让他的头有点痛了,为此他的工作报告还是在凌晨勉强赶完的,加上没吃什么东西有些低血糖的症状,听到之前轰的话…他觉得自己可能就地晕倒。

 

轰斜斜地望了他一眼,似乎他精神萎靡的状态太过明显,所以轰用的是陈述的语气:「绿谷,你早上是不是没吃饭。」

然后红白发的青年把甜食的纸包拆开,态度有些强硬地把点心塞过去。

 

绿谷迟疑地看了他几眼,他明白轰焦冻在某些问题上会出乎预料的固执、甚至称得上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程度…于是他乖乖地接下来,垂下眼皮啃着轰递来的东西。

 

……他觉得最近轰焦冻对他的投喂有点多。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轰时不时就递过来很多小点心,绝大多数场合他也无法拒绝——如同一只过冬的小松鼠在储存食物,唯一不同的是那个屯食树洞变成了绿谷出久。

 

为什么?

 

身体获取了糖分以后状态回血,绿谷回想起自己的粉丝在网络上的发言,说看到deku小小只就母性泛滥很想投喂点什么东西的话,然后看着精致的和果子有点别扭。

 

***

 

「所以之前你们没商量过标记的官方说法?」

 

轰冬美靠在她弟弟房间里的沙发上,前不久她看到轰焦冻的新闻发布会,作为小学老师的她对轰和绿谷两位英雄的失误感到很不解。

「发布会的时候你们怎么交流的?」

 

***

 

「……眼神交流。」

他一脸理所当然。

「……那你们的眼神交流十有八九都是错的吧。」

No.1和No.2的沟通方式已经这么厉害了吗。

 

轰焦冻听着他姐小声的吐槽,刚想反驳一下自己和绿谷出久的沟通效率没那么低,然后转念一想自己和绿谷在新闻发布会上完全称不上默契的表现和事后复盘时绿谷提出的意见、他自己也觉得不行——

 

于是他也开始怀疑自己和绿谷出久多年友情没培养出什么相同频率的脑电波,于是他硬生生把语意转了一个弯,只能模模糊糊、有些含混地说道:「……我不知道。」

 

和自家姐姐说话的同时,轰还在和绿谷出久商量对策——绿谷原来希望轰不透露标记的消息,最多说是临时标记、但是会错了意的焦冻英雄直接把话说死了——

 

现在世界各地的粉丝闹腾得更加严重了,DEKU的粉对焦冻挑刺,焦冻的粉对DEKU挑刺,但因为他们两人是排行榜上顶尖的英雄,同时喜欢他们的人也有很大一部分——各方都在吵,也都在炒,闹得不可开交。

 

焦冻英雄看到对自己不满的言论没什么感觉,但是看到那些骂绿谷出久的话有些烦躁,虽然近十年英雄的工作也让他学会了更好地控制情绪和判断是非,但是遇上在意的人和事他还是难以冷静。

 

轰皱了下眉,蓝黑异色的眸子里透出些平日面对安德瓦才会出现的不满,他觉得很麻烦,有些自暴自弃地往对话框打字:「实在不行。」

 

遇上绿谷出久的事情他就无法冷静,轰不想绿谷因为自己被他人妄加非议。

 

「我直接和那些人说:我不管那么多,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是我缠着你。」

 

绿谷出久像是被他突如其来的不耐烦的口吻给吓了一跳,直接给他发了段语音,语气认真得要命,轰隔着屏幕似乎都能看到那双绿眼睛里面的郑重:「轰君这样说是不行的吧!像是叛逆期的小孩。」

 

看起来像是又纠结了好一会,自己的朋友又给他发来一个像是哭又像是笑的表情:「;w;」。

 

……以前绿谷不会发这种颜文字,大概是被丽日带过去了。

 

明明所谓的「叛逆期」因为出现在他混蛋老爹的口里太多次已经成为轰焦冻的禁忌词,但是从绿谷出久的口中说出来——轰有些微妙地感觉自己——被安抚了。

 

他甚至觉得绿发青年隔空轻轻地拍了自己的头——用那种招待草地里流浪猫的眼神——即使他明白绿谷出久百分之百没有那种意思,硬要说的话应该只是一句日常的吐槽,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自己心里涌上的那种、忍不住让人勾起嘴角的感觉都十分的…微妙。

 

他敲了敲自己的心口处,觉得有些诧异。

红白发的青年神情有些复杂地告诉坐在沙发的姐姐自己的心理感受然后试图用平淡无奇的语气提问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心理感受。

 

他姐在一边吃水无月,默默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去厨房拿装食物的小盒。

葛粉加寒天蒸熟冰镇的点心在这个季节吃刚刚好,轰冬美眯着眼咬着甜度正好的蜜豆点心,把打包好的东西递给轰焦冻:「记得冰起来带给绿谷君吃。」

轰焦冻一脸不明所以——不熟悉的人看来大概还是面无表情——应了声好。

他姐隔空投喂No.1的事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但是对他提问避而不答而是随随便便转移了话题的举动却还是头一回。

 

心里的困惑明明暗暗,找不到答案,只是像一片薄薄的云,飘过来,飘过去,下不成雨。

 

***

轰焦冻,是个很适合偶像剧的人。

 

虽然绿谷也没看过几集偶像剧,但是常见的戏码他还是知道的。

一般的情况,男主角长得帅气、身材高挑,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温柔多金又善良、情话能力满分、最好喜欢小动物。(以上结论来自事务所后辈的小科普。)

 

这几点常见的元素他的朋友都能满足。

还有、一言不合就做出一些让女生尖叫的事情——

 

绿谷一脸纠结地望着站在他家门口的现任No.2:红白发的青年穿着剪裁良好、一看就很贵的西装,身形挺拔,手里捧着一把玫瑰花。

鼻梁很挺,眼睛的形状很好看,手指修长,指甲剪得很整齐,和自己不一样,领带打得一丝不苟。

 

不得不说轰焦冻真的很适合红白色的玫瑰,和他的发色很相配——但是绿谷想起玫瑰的话语和意义就忍不住抖了抖,私下里也不需要演戏,他很想和轰焦冻说不要这么认真。

 

他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轰君,你来接我去英雄邀请会,不用带花的…。」

 

***

 

「有人和我说、送花可以让喜欢的人开心。」

 

轰对他这么解释着,绿谷四下张望,没发现有媒体在拍照——一般的记者也不能堵在No.1的家门口——轰焦冻应该是出于保险起见、把很显眼的玫瑰花带上了,的确符合他们「热恋中」的人设。

 

绿发青年咬着下唇,有些拘谨地扯了扯自己的西装领带。

由于No.1和No.2都在日本,于是顶尖英雄的会议地点也定在了他们的城市,再加上现在大多数人都以为焦冻英雄和DEKU已结合,所以他们一起出席最符合设定——理论上是这样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玫瑰花…好夸张。

绿谷有些呆地坐到车上,坐在他旁边的轰顺手帮他理了下领带。

 

「轰君、挺适合玫瑰花的。……不过,我不适合。」

「以后送给其他人、她一定会很开心。」

 

言下之意是「我」不是那个你应该送的对象…但是偶像剧的戏码的确能给人心灵的震撼。

 

……尤其是由那个轰焦冻做出来的男主剧情。

唯一的逻辑漏洞就是绿谷出久不是女主角,无论是玫瑰花还是堪称完美的恋爱对象都不会属于他,所以从感性和理性的角度他都应该尽力阻止类似的行为。

 

不过红白发的青年似乎对他的说法有些不满,一句话把半思考半神游状态的绿谷拉回现实:「怎么突然说以后……那你现在开心吗?」

 

绿谷歪头看过去。

轰焦冻很善于打那种、根本躲不过去的直球,即使出于某种奇怪的理由。

 

「算是……」

 

虽然觉得自己严格意义上不能作为所谓「国民男神轰焦冻」送特殊意义的玫瑰花的备选人物,但是绿谷引子,自己的妈妈,看到轰站在门外的身影似乎很开心,然后看到No.2小步走上前把玫瑰递给她(绿谷和轰要去邀请会,绿谷打算直接把花放在家里。)之后就更加了。

 

只要选择性地忽略轰焦冻说的伯母好我是你儿子的男朋友等等充满谜团的话,那还是……挺不错的体验。

 

……

所以他大概也是开心的。

绿发青年不太自在地挠了挠自己的鼻子,大把的玫瑰香气把轰的信息素味盖过去了。

……而他居然有点不习惯。

他比起花香更喜欢轰的味道,大概。

 

有一两个瞬间他甚至想问你是不是中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恋爱个性,但是轰如果回答"没有,全凭我个人的意志"之类的东西,他的心情会变得更加复杂,于是作罢。

 

……绿谷觉得本来就不太可控的事情朝着更加可怕的方向飞速地发展,且他对此无能为力。

 

这种感觉不太好。

 

***

 

今年他们的会议主要针对的是、几年前敌人组织被攻破后的纪念日的安全问题。

 

活动的地点在每个大型城市中心的广场,作为代表的英雄既要完成保障民众安全的任务,也需要在广场中央的舞台上露面。

 由于目前的情报显示敌人没有大动作,所以安全部署承接往年的安排,任务相对而言可称轻松。

会议很快告一段落,之后的晚宴让绿谷有些头疼。

 

「跳舞吗?」

现任No.2向他伸出一只手。

 

「……好的。」

是这样的。作为一对「热恋中的AO」,不跳舞很奇怪……

 

绿谷轻轻地叹气,心脏像被一团有重量的空气压住,任命一般地把自己的手搭在轰的手心。

 

「……」

他的视野里,红白发的青年微微低头,和他对上眼神,蓝黑异色的眼眸在日光灯下不像新闻发布会里一样带着凉意,反倒让人觉得温暖。

绿谷出久用他贫瘠的记忆回忆了一下以前绿谷引子看的电视剧的情节。

 

 一般主角低头下来,沉默,舞池里还回响着音乐,(周围应该还有闪光灯)的时候,是很关键的情节上演的预告——

 

天时地利…虽然人不和。  于是绿谷出久把轰焦冻的动作解读成:低头索吻。  

 

然后半秒之间绿谷把之前的心里建设再次回顾了一遍——什么危险的任务和敌人他都应付过去了,只是一时扮演轰热恋中——假的——甜蜜——假的男朋友,然后做一个恋人之间很正常的举动——亲吻对方——能有多难呢?

      比起把一吨重的敌人掀翻或者把废墟里的小孩救起来这类的事情来说绝对…简单…很多…吧。  绿发青年闭眼,深呼吸,握紧拳头,把头凑上去。

 

***

 

绿谷出久的嘴唇贴上来的时候。  

轰焦冻的心脏猛地跳了几下,视觉触觉嗅觉的三重冲击像雷一样在他脑子里炸下来。

 

现任最强英雄是有点奇怪的家伙,如果你告诉他像完成一个任务一样和我谈个(假的)恋爱,他真的就能全力以赴不带什么犹豫地,该上就上——

 

抹茶味的。

信息素清苦清甜的两种味道毫无矛盾地组合在一起,Alpha的信息素快要控制不住地散出来,DNA在唱着反调,渴求着眼前Omega的标记和占有。  

 

绿谷的脸在他的世界里放大到最近的距离,绿黑色的眼睛里透过来的眼神像个没长大的小鹿宝宝——似乎对外界事物没有认知,也完全没意识到他在做些什么的那种。

 

嘴唇是……软的。

像个印章一样戳上来(这是绿谷给他的感觉)的时候,脖子那边有些被束缚的感觉,可能最强英雄为了增加气势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带。  不知道为什么绿谷的唇比他自己的还凉一些,这让轰焦冻在某一瞬间有他在吃什么抹茶牛奶味布丁的错觉。

 

亲吻的动作也只是持续了一瞬,绿谷完成了「嘴唇碰嘴唇」这个动作后有点迟疑地看着轰:「……」  

「你不是在暗示我亲你…?」

后面又补了一句,绿发青年皱起眉头:「我以为有摄像机在拍照…」

 

      「……哦。」 

        不是,没有。

你吓到我了。

 

       轰焦冻硬生生把大实话咽下去,然后他看到绿谷出久开始慌了。绿眼睛眨了好几下,最强英雄嘴巴还张着,但是却没再说话。

意识到了什么以后他的脸也在几秒内变成红色。

 

轰猜他正在想"啊啊啊完全误会了轰同学的意思怎么办啊超级丢脸"这一类的东西,心里有些无奈。  

…你不要突然又慌了。

 

       红白发的青年仔细想了想。与其说更加让人误会的话还不如用行动来安抚他,于是轰装作自己很熟练地、俯下身子啄了一下另一个人的嘴。

 

他的Omega是甜的。

第二次尝到对方嘴唇的味道时,他确信了。  

 

***

 

不要担心。

轰焦冻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着,其他人看来、这个动作大概属于恋人之间的耳鬓厮磨。

 

绿谷努力说服自己身边的所有人都没在看他,虽然毕业后成为职英、参加世界各地的会议和晚宴时一举一动被别人注视的场合非常多,但这次他的身份除了英雄以外附加了一个轰焦冻的Omega——这就让他全身都觉得不自在了。

轰:「我能…你和我能搞定一切的。」

他欲哭无泪:我觉得我会帮你搞砸一切啊轰君。

 

……原来,绿谷觉得和轰焦冻相处是很愉快的。

 

好朋友嘛,又因为都是比较有名的英雄,工作忙的时候很难聚在一起,真的因为什么事情遇到了还会小小的开心一下。

 

但是现在他的身份成为了轰焦冻(假的)男朋友、并且在和轰一起合谋、出于某种很无奈的原因、隐瞒一些事情——一言以蔽之、骗人——的时候,他发现这个正在专注地看着自己的帅哥很难懂,如果可以的话有一本轰焦冻行为模式说明书和一本(假装)恋爱的行动指南就好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学生时代被人评价为书呆的绿谷出久使劲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深呼吸,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轰身上,试图提高他们的沟通效率和工作效率:「所以我需要做什么……」

 

他现在是轰焦冻甜蜜——假的——体贴——假的——男朋友,该有的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好的,但是要做到什么程度…他不清楚。

 

轰焦冻:「你待在我身边就好。」

 

 

***

 

遇到像绿谷出久那样的人是种缘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需要更加认真——

 

轰焦冻刚刚想通这一点的时候,意外就发生了。

 

 

 

=后续在特典里!想加购可以戳链接=

=cp结束后随缘放出=

 

 

还能有什么意外,这可是篇ABO(

意外就是发情和标记呗!

大概还有一半多的内容在特典里面www

 

 

评论(61)

热度(1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