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轰出/胜出】失恋阵线联盟

警告:

Δcp- 胜→出←轰


Δ相声文,不认真,恶搞成分大,谨慎点开。
纯粹是我想当个段子手讲笑话的产物。(。


ΔOOC,大写的OOC。


第一章请点这里

>>>

这次是朋友的场合!


再说一下,第一章请点这里(。)


chapter 02


11


最终众人是被自带"吵吵什么烦死了"、"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表情的相泽赶回座位的。


绿谷出久很明显地感觉到同学们的眼睛在偷偷瞄他,还有人试图用个性给他传小纸条。


还不明白事情经过始末的老师投过来的眼神真的很严格,众人的视线让绿谷出久如坐针毡,感觉自己像个熟透的西瓜等待群众把他吃掉。

 

——可是,明明得了花吐症的是轰同学和小胜。


恋情也只是围绕着这两个人启动的。


他只不过是出于关心同学的目的礼貌性问了一下病情,没想到还误打误撞知道了小胜——藏得很好,太厉害了——的暗恋心事而已。


退一万步说,关他什么事,他心里叫苦不迭。


12


虽然他天生性格有些多管闲事的英雄主义成分在(此评论来自其他同学),但这不代表他会想插手管别人恋爱方面的事情——


绿谷出久自己就是个母胎单身沉迷学习的英雄宅男 ,最喜欢的东西排名前列的大概就爸妈heroes和猪排饭。他懂什么恋爱。


他也不需要懂什么恋爱,毕竟小胜喜欢轰同学,和他完完全全没有干系——


虽然他很关心得了花吐病的人的安全,但是保护(自己的)生命人人有责,他相信轰同学和小胜会处理好的。


于是,没花几秒想清楚利害关系的绿谷出久,为了避免麻烦下课收好书包就往外跑。


不知为何大家八卦的眼神老盯着他,(绿谷推测:是因为他和轰同学比较熟且和小胜有几句话的交流。)他要防止别人提问,等会一不小心女生接近,脸一红心一慌指不定做什么蠢事。


13


跑出教学楼的绿谷出久很快发现了和他同时跑出来的轰焦冻。


绿谷出久:「……」


他很艰难地,一边跑,一边对着还在吐玫瑰,手上捏了一把红白色花瓣的朋友发问:「轰同学,有什么事吗?」


轰很冷静,不如说太冷静了。


红白发的少年明明在跑步、但是呼吸很稳,面色不变,语气无甚起伏:「绿谷,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14


「我不知道我自己喜欢谁。」


轰焦冻对绿谷出久这么说着。

 

15


绿谷出久坐在轰焦冻的房间里,大大的和式房间里充满了玫瑰的香味,绿谷正正地坐着,接过轰递来的麦茶。


轰焦冻蓝黑异色的眼睛盯了绿谷出久几秒钟,高挺的鼻梁和较长的睫毛在光线下形成了黑色的阴影。


他把一看就很贵的和果子盒包装打开,默默放在桌面,先示意绿谷随便吃,才开口说了自己的困惑:「吐花了就代表有心上人了吧?我不太清楚……。」

 

期间自带鲜花飞扬效果和帅哥颜值加持,轰同学在闪光的感觉。


绿谷出久喝着茶,假装自己不震惊很安定,他觉得自己大概可以成为那种……

 

少女漫画的……

 

背景板之类的。

 

15


毕竟……朋友已经向自己诉说烦恼了。

 

抱着朋友就是要互相帮助的想法,绿谷斟酌了一下语言,试图帮轰解决问题,他觉得轰焦冻只是有些迟钝,或者不太清楚恋爱的感觉是什么样:「所以轰同学现在需要先找到自己喜欢的人。」


绿谷:「然后向她解释一下情况…试图得到那个人的吻。」


绿谷出久坐在轰的旁边,差一点点就进入了碎碎念模式。


红白发的少年端正地坐在他对面,模样让绿谷联想到冬天趴在沙发上的猫,不紧不慢,不急不忙,甚至好像还……带点待在舒服环境里的懒洋洋——


不愧是轰同学!

绿谷心里感叹一句。


心理素质很厉害,临危不乱,好像那个命定之人就在自己旁边只需要轻松的一个吻一样平静,和暴怒的小胜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16

 

轰:「其实……」

绿谷:「?」


轰:「只要找几个可能的人,亲他们,直到花吐症状消失就行了。」

绿谷:「理论上……是这样没错。可是……」


绿谷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反驳。


他刚想说轰同学可能人家不愿给你亲,转念一想应该没有女孩子不愿给轰焦冻亲一下的,毕竟这个剧情某种意义上很像青蛙王子;然后他想说这样一个个试过去效率可能很低,转念一想轰也不可能亲全班人,肯定已经有了备选方案;


接着绿谷想到了自己的幼驯染那边的情况……然后绿谷就想象不出来了,也就失去了反驳的机会——


轰直直地看了过来,他说:「绿谷。」


「你介意我亲你一下吗?」

 

绿谷:「……???」

 

17


不接受批评,谁批评我,我就骂你。

 

爆豪秉承着这样和谐友爱的行事原则活了十几年,而绿谷出久其人,也经常用他和谐友爱的行为试探爆豪胜己的底线边缘。


爆豪试图成为世界第一英雄的人生历程中,十次破坏自己的原则有九次大概都是因为那个有事可能哭没什么破事也可能哭的幼驯染。

 

上鸣在学校宿舍楼的休息室和绿谷交头接耳。


这个场面画风不一般。

之前上鸣勉勉强强属于爆豪那边,和绿谷保持着友好而平常的同学友谊,安坐两张沙发或一张沙发两头,乍一看泾渭分明得很,哪边都没有往深交流的意愿。


爆豪本人就是非日常,不一般(强)的那种款,所以他并不喜欢绿谷出久身上出现什么非日常的情况——比如和某个黄色的爆炸头靠太近之类的。


虽然上鸣电气勉强可以说是在为了爆豪打听情报——但还是让人很不爽。


爆豪阴着脸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没听切岛的,他不装看书也没装写作业,懒得掩饰什么,他死死地盯着绿谷出久那边。

 

18


绿谷被爆豪那股子视线看得后背发凉汗毛直竖,自家幼驯染大概是在无声威胁自己了,他懂的。


绿谷心底苦笑,第一次觉得自己还行的推理能力有了坏处:有事没事推理出小胜喜欢轰同学干什么?


这样除了给轰同学添麻烦、给自己找麻烦、让小胜找自己麻烦外——没有别的用处啊!


绿发少年硬着头皮和爆豪对视。


他不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他只能抿着嘴朝爆豪使劲眨几下眼睛,也不管爆豪胜己能不能看懂(不过小胜那么聪明应该可以看懂?),对了下口型,接着为了掩饰自己的虚,他还鼓起勇气努力朝着爆豪笑了一下,无声尖叫着自己不会把爆豪的感情(秘密)说出去的——


爆豪胜己:「……」


拼命传送出去的电波被接受到了,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的脸,过了两秒,绿谷看到自己的幼驯染默默移开了视线,然后……

 

然后因为绿谷出久看得仔细,他发现偏头过去的爆豪耳尖有点红。


——!!!


这不是那种、女孩子会看的、言情小说里经常有的情节吗!


主角因为某种不可抗力发现自己深深喜欢上一个人,试图掩饰但是总有各种小细节显示出来之类的。

 

绿谷恍然,还觉得有点新奇,各种小小的想法像夏雨后的蘑菇一样往外冒头。

 

原来小胜的耳朵会变红的吗……!

该怎么说,爱情使人发生变化,即使那个人是爆豪,即使那个爆豪暗恋对象是轰

 

和爆豪认识了十几年没见过类似的情绪波动,绿谷出久甚至想要开个新的笔记本记录一下——这当然是不可以的。

 

稍微想了一下后果……然后绿谷出久发现后果严重。


他十几岁,很累,承担不起:如果他被发现在观察爆豪,小胜可能不止把本子炸掉,还可能把绿谷出久的头炸爆,治愈女神来治好,治好后再被爆豪打爆,周而复始,直到绿谷出久再也不敢观察爆豪胜己为止。

 

19


切岛给爆豪手写了几张小纸条,为了解决爆豪「不亲会死」的花吐病。

主要内容是治病方案,换言之告白计划,成功与否放在一边,先踏一步才是重点。

 

至于为什么是手写不是口念,原因极其简单,只是切岛怕自己话未尽命已绝。

 

Plan A:直球

和绿谷直说:「请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吧!

上鸣注:郑重,有诚意,看起来很负责

 

爆豪:「……」

 

Plan B:先去找轰谈谈,再和绿谷解释清楚。

试图获得绿谷的吻。


上鸣注:不太现实

 

爆豪:「……」

 

Plan C:找轰谈谈的过程中,和轰打得两败俱伤,住到医务室。然后轰和绿谷解释清楚。

试图获得绿谷的吻。


上鸣注:相比plan B,这个比较现实。这个好一点!


爆豪:「……」

 

上鸣写了第四张,字迹歪歪扭扭的,Plan D:不行了,没法了,接受吧!

迎接死亡。

 

ABCD暴击x4达成。忍耐达到极限。


爆豪翻白眼,偏头吐了一口向日葵,飘来飘去的花瓣像在讽刺他一样,爆豪朝着上鸣的方向恶狠狠瞪了一眼:那我让你表演一个「迎接死亡」。

 

爆豪胜己把纸条爆了,并且试图把给自己瞎出主意的两个智力障碍做成手打油炸人肉丸,就在他准备实施计划进行单人暴打的时候,切岛先发制人,大叫一声。

 

20


「你别这样看我,」

切岛举起双手显示自己的清白乖巧,「我和你是一边的!」


另一边的上鸣电气不嫌事大横加一嘴,「是啊是啊,我们现在要团结。」

言下之意是和你一边的人好像也不算多哦所以最好珍惜火力集中敌人。

 

敌人……轰吗?这算是什么敌人。

哪种类型的敌人。

情敌吗。


切岛觉得自己的背后凉飕飕的,不是很快乐。


这时候上鸣的确不明白生命的宝贵,他还在提建议,「要不,爆豪你偷偷亲一下算了。」


就,趁睡觉的时候什么的,上鸣这样解释。


爆豪身边的低气压更明显了,切岛甚至想离他远点,金发少年黑着一张脸说:「老子才不干那种事!」


总之是上上下下都不行,前前后后哪都没路,提一个办法就被否一个,和轰变成同担据否关系了也不肯行动一步就是了。


这时候您嫌不光明嫌不磊落嫌丢人。

上鸣忍不住腹诽,好像之前一直憋着不说喜欢人家喜欢得要死掉了就很伟光正光明磊落不丢人一样。


21


切岛:「……可是,爆豪,如果现在不做点什么,不光你的病治不好,命可能没了……」


切岛:「绿谷还被人抢走了、也说不定。」


爆豪斜了切岛一眼,几秒后才冷冷笑了一声。切岛被爆豪的眼神和不明意义的笑容搞得心里发毛的时候,他听到了爆豪胜己的回复——


爆豪说:「那个傻子不可能从我身边走掉的。」

 

是了,从很久很久的以前就是这样了。


嘲讽绿谷出久他不会走。骂绿谷出久他不会走。赶绿谷出久他也不会走。


绿谷出久会一直、紧紧地跟在爆豪胜己的身后。

 





tbc



一脸懵懂地踏出一步和心知肚明地止步不前,没差没差


福至心灵(。)

搞笑文里的咔太好玩了(。)


对不起,给大家道歉了,我就皮这一下(。)

相声文太好玩了,没忍住,真的对不起(。)

评论(38)

热度(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