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胜出】Icebreaker!

cp-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天气好热,想给小男孩吃凉的。

其实我只想写六百字……不知为何写了6000+,呆滞.jpg

小甜饼,不认真。没啥逻辑,想吃冰棍


============================


「为什么找我?」


爆豪紧紧皱着眉,他看自己幼驯染的脸色,感觉绿谷就差没双手合十求他了。

 

讽刺挖苦的话在喉咙里转了个弯,到嘴边了又觉得没什么必要立刻说什么尖利的东西:毕竟爆豪刚刚被欧尔迈特找过,委婉地让他和同学多多配合。

 

于是这次爆豪胜己难得语气平静,接着他看到自家幼驯染因为自己反了常态的样子发呆,又有点想翻眼睛。他重复了一遍问题:「为什么不让那个阴阳脸去?」

 

「啊,」绿谷出久抿了抿嘴,绿眼睛眨了几下。他发出了几个无意义的语气词,「轰同学上次抽到了……他的爸爸。我不太好找他……」

 

「饭田同学运气比我好,但他老是买到同一款欧尔迈特。」绿谷出久挠了挠脸上的雀斑,语气变弱了一点,但眼睛还死死地盯着他,神情(在爆豪看来)俨然明示着「小胜肯定能抽到的」。

 

「……」

 

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找不到人、也不会来找小胜的。自家幼驯染这么解释着。

 

 

>>>

 

「你们这也能吵的啊……」切岛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感叹。

绿谷出久苦着脸。他想,硬要说的话真的不是他的错。

 

他一如既往小心翼翼地对待爆豪,尽量不去触碰这个火爆得像个喷火龙一样的人的逆鳞,但爆豪的怒点又不像数学压轴题一样虽难而有解,自家幼驯染什么时候生气、对谁生气(多半是对他。)、因为什么生气……全都没有标准答案,甚至有时没有预兆,和五六月的暴雨一样说来就来。而他历经多年得到的小窍门就是不能触碰爆豪那极高的自尊心,不能——呃——「小看」他。


但是天地良心,他只是小声地说了几句他们彼此都知道的事实,所以到底为什么发脾气?

 

搞不懂,绿谷摸了摸鼻子,表情尴尬,「我也不想吵……大概是天气太热了、小胜看我更烦了吧。」

 

现在的绿谷出久坐在宿舍楼底下的休息室里,空调开得很足,若他愿意,呼啦啦的凉风能对着他脑门吹。但是他并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能闲下来放松的情绪,绿发少年皱着眉,「其实我真的不想麻烦他。」

 

但是奈何那是欧尔迈特全套周边。

 

切岛锐儿郎轻松地读出了绿谷出久的言下之意,热血男儿在奇奇怪怪的地方燃了起来,切岛扯了扯嘴角,对绿谷勾出一个自信又勉强的笑容来,「绿谷,你放心吧!爆豪那边由我来说。」


绿谷不知道,爆豪可能也不知道,但是当局者迷必有个旁观者门儿清,他倒不介意帮个小忙——如果恰巧能成为某个推动剧情发展的助攻角色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切岛拍胸口,「以后,傍晚爆豪的时间就是你的!」

 

>>>


集齐七个欧尔迈特小周边……也不能召唤出一个真实的欧尔迈特。绿谷出久很清楚。欧尔迈特还好好地坐在教室办公室里喝茶,绿谷出久也是知道的。


但是,一件事情知道和做到是两码事:

一只冰棍抽一个职业英雄卡片、集齐七个不同款可以兑换一个限定版周边,一定数量的周边又可以换到绝版的手办——这种事情,只是商家刺激消费的小手段,谁上当谁就是掉到陷阱里面的蠢兔子。


但是绿谷出久已经连续买了五十多个英雄主题的冰棍。

 

牛奶、巧克力、柠檬、草莓、西瓜、橘子,吃遍了。得到了什么?他掰着指头数,可怜兮兮的一个欧尔迈特C款兑换卡,两张山岭女侠,五六张杂卡,还有十来次的"再来一个"的优惠。


人种是欧是非,肤色是黄是黑他是不想管的,他只想得到限量款周边而已。而时也命也运也,他的好友饭田开他的第一个冰棍就是一个欧尔迈特A款,丽日御茶子吃了几次抽到了欧尔迈特E款、棕发少女笑嘻嘻地把E款周边友情支援给绿谷出久,后者感动得脸色通红,姑娘本身不甚在意——丽日对欧尔迈特周边没什么执念;饭田听闻他吃了五十多根冰棍还只抽到一张欧尔迈特卡和几张普通英雄的周边,面带同情,可称慷慨地把自己抽到的七八张欧尔迈特A款卡一股脑塞给绿谷。


于是绿谷出久拥有了(没什么大用的)七八张A卡和一张B一张C。

 

谁的手气比较好呢?

绿谷出久默默看了一眼被他怂恿去买冰棍,买完打开塑料包装袋看到安德瓦卡就黑脸的轰焦冻,再看了一眼对收集欧尔迈特周边不感兴趣的同学,轻轻地叹了口气。

 

然后他听说爆豪很欧。

……买一个冰棍就能买到最稀有的、欧尔迈特G卡的那种欧。


其实也不用听闻了,他知道爆豪胜己一直都很欧——从没上小学的时候就是这样了,爆豪胜己抽什么东西结果从来没差过的,而他自己(在抽奖这方面)基本就是和爆豪胜己形成鲜明对比的那个炮灰角色。


绿谷出久天性不是善妒的人,也没有自怨自艾的心思,但涉及到欧尔迈特周边的时候他无论何时的态度大概都是很酷很想要的——于是他斟酌再三,犹豫了几天,(这几天他还是坚持不懈地每天吃冰棍。)还是去找了爆豪胜己。


结果是爆豪答应了。(切岛同学肯定帮忙说了好话。)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和爆豪胜己还是吵了一架——换个温和点的说法,拌嘴。

 

>>>

 

日落风起,耳边有蝉鸣。很多东西一成不变,和赤着脚跑在田野间的五六岁没差别。依旧是个吵闹又灼热的夏天。

 

买冰棍的便利店在雄英校外几千米的距离,绿谷面对抽奖玄学也没有办法,他只能天天傍晚找爆豪帮忙,一起去买冰棍。


经常是放学后还没出多少汗,一出校门迎接夕阳奔跑——常见的青春少年漫的戏码,然而他们跑步的原因比青春要惨一点:顺便锻炼心肺能力——这时候就很热了。他们被太阳晒得皮肤发烫,汗水和衣服混合成为了浆糊一样的东西黏在身上,有时候眼睛进了汗水可能流泪,嘴巴尝到咸咸的味道时体验绝算不上好。

 

跑到便利店买冰棍的时候,爆豪胜己还会顺手买冰饮料,嘴巴里咬着冰棍的金发少年听到自己幼驯染打开冰棍的包装袋,小声地"欸"了一声。凭着声音的调子,爆豪胜己知道又没抽到绿谷出久需要的那个奖。


绿谷感受到爆豪的视线,悄悄回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写满遗憾,爆豪胜己看着有点不爽,一个原因是他见不得绿谷出久失望的眼神,即使是这种杂七杂八的小事。

 

另一个原因是:这人把他当自动抽奖机了?

 

天气热,情绪不佳,爆豪显然不会有什么好声气,「我也不是每次都能买到!」

 

我陪你吃了半个月的冰棍,爆豪双臂交叉放在胸口,语气力求平稳,15次……

是14次。绿谷出久没忍住纠正他,获得了自己幼驯染的一声冷哼。

 

「小胜不也还差一个没集齐吗……」


绿谷出久超小声嘟囔,言下之意是你也不是完全被我逼来买的。

触到爆豪眼神后像被电击一样反应过来,「呃、我的意思是你实在不愿意也不用……」

 

爆豪胜己冷笑着打断,「当初是谁追着求我帮忙的?」


绿谷出久张了张口,下意识想反驳爆豪「追着求他」的说法。几秒后他选择放弃,肩膀垮下来,绿发少年抿了抿嘴,声音又弱下去,「……是我。」

 

还没说出个什么结果,绿谷出久拿在手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来,爆豪睨了一眼,看到一只绿色的、小小的青蛙,「旅行青蛙?这都多早以前的游戏了。」


爆豪再仔细看觉得不对,这混账把青蛙起名叫什么?

………小胜?

 

「DEKU,解释一下。」

爆豪胜己一把拽过绿谷出久的手腕,没控制力道,绿谷没防备,一下吃痛,叫了出来。爆豪猛地把绿发少年的手甩开,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


他挑眉,「你的蛙为什么叫"小胜"?」


 >>>


绿谷出久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点尴尬。

 

他勉强算得上长情,别人跟风下游戏的时候他不一定下,别人弃游的时候他还在玩。

「当时下载的时候丽日同学说要给自己的蛙起一个可爱的名字……我看她的都是跟着ちゃん的,」绿发少年挠了挠后脑,「我也没想太多。」

 

他老老实实,态度实事求是:「脑袋里面关于ちゃん的就只有小胜,那就是小胜了……」


>>>

 

反正只是个名字,没什么好在意的——本来应该只是这样而已。

 

听完事情经过的上鸣电气一脸「你在说什么我还要假装听多久」的表情,脸色变幻很快,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反应。

上鸣电气沉默了几分钟,还是决定发表一下自己对八卦的评价。


「你这就很无聊。」上鸣电气指着爆豪胜己的手机屏幕,「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绿谷出久呢。」

 

爆豪胜己的手机里出现了那个基本算过时了的游戏。爆豪的青蛙很干脆地叫「Deku」,当事人一脸坦然,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可以的,上鸣小声嘟哝,「感觉像是那种陷入热恋的白痴情侣。」


好像爆豪胜己听不到似的。切岛锐儿郎默默地瞧了他一眼,心下说祸从口出就是这样了,所以他保持沉默。

 

爆豪胜己下那个游戏的时候,基本是鬼使神差,没什么自觉。给那只绿绿的青蛙起名字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打上了Deku。

 

爆豪胜己能理解为什么平日沉迷学习的绿谷出久还没弃游。

青蛙会离开,青蛙总会回来,而游戏玩家只需要定时去收一收四叶草,给青蛙买几块便宜的干粮,蛙就会去旅行,寄明信片回来——代码的设计就是这只小小的青蛙在定下的时间内会回到家里,大吃蛙饭,睡觉,读书,再旅行。

 

某种意义上非常省心。和一个小程序,青蛙Deku建立稳定的联系很容易。

比和幼驯染白痴的那个Deku建立联系容易多了。

 

>>>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去买第二十七根冰棍的时候,天气已经变得非常非常热了。热得连蝉都懒洋洋地不叫唤,树叶蔫蔫巴巴不成样子,放学后六七点的街道没几个人。

 

爆豪把一瓶冰水照着头浇下去,然后把贴在身上的黑色T恤脱下来——书包里还有备用的衣服,套上去就好了。

 

水流顺着肌肉线条一路滑下去,弘二头肌,胸肌,六块腹肌,爆豪的头发还是刺刺的手感,随即他感受到了绿谷出久带刺的视线——绿谷出久盯着他,说出了惊天动地的话:「不够大……」


接着绿谷出久又重复了一遍,「的确还不够……」

爆豪胜己:「……」

 

你盯着我脱了衣服的身子说不够大?

找揍。

 

金发少年眯起眼睛,眼神危险,手上差点就像发动个性分泌硝化甘油照着绿谷出久的脸拍过去。

反正绿谷出久很抗打,作为对手也难缠,他还可以大发慈悲地把人揍晕再送到医务室。

 

>>>

 

「你们又吵了啊……」切岛再次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感叹。


「我之后真的有解释,」绿谷出久深呼吸,不想回忆几个小时前的事情,「我是看到了小胜的胸肌腹肌、觉得自己的训练量还不行。」

 

训练量不够大,肌肉量也敌不过……肉搏会吃亏的,绿谷出久捂着被爆豪狠狠拧过的、带着指印的脸,态度很认真。


切岛锐儿郎虽然很想和他说事事都和爆豪比那日子没法过了,但想到绿谷出久的个性估计也不会听进去什么,他只会认准一条路子毫不犹豫地走过去而已,于是切岛切换话题:「你之前为什么说爆豪还差一个卡没集齐啊?」


绿谷出久愣了,倒是没注意到切岛转了话题。他答:「难道不是吗?」他记得爆豪有个C卡没拿到。

 

切岛:「不是吧?爆豪很早以前、就拿七张卡扫了码到官网兑换了。」

切岛:「我还记得他当时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包裹。」

 

>>>


爆豪胜己给他的感觉……的确不是口头很凶心底很温柔的那种人。至少现在还不算。

 

不过根据亲密关系心理学的理论,每个人都会有温柔的一面,也许爆豪胜己的温柔体现在很多对别人的细节,反正对象不应是自己。绿谷出久这样想。

 

要平常不对人动手、只是一些语言暴力的话……不对,绿谷在心里否定了这种思考方向。嫌弃或挑衅的话、那种很爆豪风格的冷嘲热讽——最近也少了。爆豪胜己和他现在相处的状态更偏向于各过各的,毕竟大家平日都很忙,学业生活提升自己,总有事做,追逐某些东西的时候总想着一分钟掰成十分钟来用,换言,根本没什么空来搞同学内部矛盾。

虽然在一些事件发生的时候爆豪的际遇总是和他紧紧相连,也许也算是一种缘分。

 

绿谷出久不觉得”那个爆豪”会好心陪自己大半个月,帮自己买冰激凌,就为了看到自己获得欧尔迈特限量周边。这样太……温柔了,光是想这个可能性就让人觉得不太自在。


>>>

 

晚六点,太阳还在尽力散着光热。

日光烤大地,也慷慨地烤着行人。傍晚的霞光是漂亮的紫色,几片薄薄的云朵慢节奏地往天边去。人们无暇欣赏什么景色,他们的表情都有些不耐,神色匆忙,想快点从这样严酷的环境里逃出去。

 

绿谷出久和他走在回去的路上。幼驯染叼着这个夏天的第三十三只橘子冰,再甩了甩额前绿色的碎发。新的一天,新的沮丧,还是没抽到他需要的ALLMIGHT G卡,这张字母排序最后也最稀有,爆豪看到他拆开包装的时候咬了咬嘴巴,神情谈不上难过与否。


绿谷:「总会抽到的、毕竟是小胜买来的东西。」

大概是「小胜运气很好」的意思。

爆豪硬邦邦地回了一声「哦」。某个瞬间他想使劲揉一下沾着汗水的绿脑袋,下一个瞬间他觉得自己脑袋出了问题。


三十三只——爆豪胜己记得很清楚,事实上,他会把很多事、很多细节都在心里存下来。关于他幼驯染的事物尤甚:因为Deku慢慢地具备了成为对手的资格……不管爆豪对此有何意见,抑或想不想承认。

绿谷出久在追,狠命往前跑,而爆豪胜己并不能阻碍什么,爆豪胜己只能管好自己的事情,变得更强,变得最强,狠狠把废久碾下去就好。

 

而这个默认被碾的白痴悄悄看了他一眼,然后绿谷出久无声地勾起嘴角,他大概以为爆豪胜己注意不到。

笑什么笑,爆豪扯开自己冰棍的包装,咬了咬后槽牙。


这种不说明白的善意——姑且说是善意——比真刀真枪的挑衅打架还让人烦躁,这么想着的时候,爆豪看到包装纸内部的标识,腥红的眼睛微微张大:正好是绿谷出久需要的G卡。

 

>>>

 

绿谷出久很冷静,「这不一样。」

 

另一边的爆豪胜己脸色差得要命。他整个人像个要爆炸的炮弹,朝着绿谷出久吼:「有什么区别!?」

下一句话语气变得阴森森的,是爆炸的前兆,「你是真以为我不能把你揍死是吗。」

 

「就是有区别啊……」绿发少年缩了缩脖子,嘴巴上很固执,带点不明不白的倔强,「这是小胜抽到的、最稀有的G卡,不是我的。」

 

「我没抽到啊。」

 

我可去你的吧!爆豪被他气得失语几秒,同样是卡,绿谷拜托他买的就行,他说把卡送给这混账,反倒不行了,爆豪说和他换一只冰激凌他也毫不犹豫地拒绝。

 

爆豪:「……」这个棒槌。

 

>>>


绿谷出久好懂吗?不好懂。

连带着爆豪胜己都弄不明白自己了,搞不懂再加上搞不懂,谜团的平方,越想越觉得烦躁。

 

绿谷自己试了很多次也没好结果(没抽到。),别人随随便便开出最稀有的——换一个人怕是气得跳脚。

 

但是自己的幼驯染在这个意义上不同常人,是个傻的。

 

绝大多数时候他不会对自己生气,爆豪胜己有这个自信,但畏畏缩缩的像什么样子?我很可怕吗?之前打起来的时候也不像怕的。那是为什么?长期形成的条件反射?

 

爆豪胜己皱眉,发现在的自己不太喜欢看到绿谷小心翼翼的样子。很小的时候他能把这种情绪理解成面对强者的畏惧,再后来他觉得绿谷出久那种神情像在看不起他,幼驯染发展了十来年,相处模式随着年龄增长慢慢改,十几年沧海变迁成了桑田,简而言之,和之前是大不同了。

 

胸口被某种和夏季衣物一样黏腻不堪的东西堵住,爆豪斜着眼看那个比自己矮了半头的绿毛,灌下去半瓶冰可乐,再啧了一声。

旁边那个像小学生一样老老实实、规规矩矩背着书包的人听到动静,和他对视了两秒钟,又忙偏开视线。一双绿玻璃珠子样的眼睛里有困惑有不解,还有反出来的河面上漂的碎金屑。

 

很好。爆豪咬牙切齿,他又收获了数个来自绿谷出久的奇怪眼神,而他连骂都懒得骂过去——太热了。

 

爆豪胜己能说之前一直是自己主导,牵着人跑,两个人之间的空气随着他的想法升降温度,而现在事情变得脱离爆豪胜己的掌控。被牵着鼻子走的到底是谁?不能是我。爆豪胜己秉承着很简单的逻辑和自尊心,靠着一时的冲动和欲望,突发奇想福至心灵。

 

既然和进入迷宫差不多,兜兜转转没有出路,到处碰壁撞墙,那干脆把堵路的东西炸了,别遵守什么狗屁规则。

 爆豪胜己是这么想的,然后他也就把某些「不合规则」但是想去做的事情做了。他说,「废久,不准动。」

 

接着他气势汹汹地伸手拍了一下自己幼驯染的头顶,然后使劲揉了揉绿藻球一样的头发,趁着绿谷出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金发少年满意地瞧了一眼乱上加乱的绿毛,右手向下伸。

 

他把绿谷出久咬了一口的冰棍夺过去,再把自己连带有欧尔迈特卡的那个塞到他手里。

 

「我看上你的了,和你换。」

爆豪胜己的表情带点孩童时期那种管不顾、顺随自我勉强别人的得意,然后他皱眉,凶巴巴地抛出一个威胁,「就这样了。再废话小心我炸飞你。」

 

绿谷显然没有回过神。

 

爆豪看到自己幼驯染呆愣的、不知作何反应的脸。他嘴唇上还留着一点橘子冰融化的水液,亮晶晶的,维持着张嘴的动作,他还能看见粉红色的舌头。下一秒他移开视线,出于消暑解热的目的,他把原属于绿谷的冰棍摁到自己嘴里。


 >>>

夏天很热,空气黏腻,烧得脸有点发烫。

橘子口味的冰棍是冰凉的,水从固态变成液态,碳水化合物接触到舌头上的味蕾,引起了甜丝丝的小型爆炸。

 

好像有点太甜了。绿谷出久眯了眯眼睛,这么想着。

 

一旁的金发少年的手机屏幕亮起来,一只绿蛙在沉默的空气里刷存在感。他反应极快地按下手机侧边的按键,让它再次黑掉。

 

「Deku旅行归来啦。」

 



=fin=



感谢阅读(抱拳


我喜欢巧克力味的东北大板(……


之前那个ABO双教师设定的胜出在写了!

5w字到时一起放出(能不能放哦好长啊),番外不公开塞进无料里~


可能会把之前的乱七八糟胜出都塞进去,没准就啥时就福至心灵了呢(

评论(34)

热度(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