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oo

=八柚/叫柚子就好!!(大声

是个话痨(…

私信经常收不到,半天没回很可能根本没届到,麻烦您多唠几句!

【胜出】Ring a bell (05)

又名:也许我早该知道他很好闻

cp-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文风非常放飞,非常OOC

*双老师+ABO设定,不科学,麻烦您谨慎避雷了!!(抱拳


前文:

(01)雄英学生表示你们神仙打架都是这样的吗

(02)运动会也不能为所欲为

(03)一枚戒指引发的血案

(04)酒后驾车未遂怎么办

=============================

chapter 05


>>>


班还是要上的,不想看到的人还是要看到的。

既然答应了校长要做实战的老师就应该全力以赴——像欧尔迈特以前做的那样。


然而这并没有让绿谷出久的情绪有什么缓解,新的一天新的沮丧,他站在讲台边,努力扯出一个微笑,给学生讲解关于力量掌控的经验:「以我的个性为例子……」


班上有个活跃大胆的男孩举手打断了绿谷出久的话,他问,「Deku——老师,听说您的个性能产生上升气流改变天气是吗?」


年轻的学生声音随着描述变得越发兴奋,「一只手臂就拯救了为干旱所苦的村落什么的……!」


「啊,」绿谷出久挠了挠后脑勺,怪不好意思,「那是我的老师欧尔迈特做的事。」


「欧尔迈特是真的很厉害!」

绿谷出久趁机在课堂上夹带了点私心夸了几句他的人生偶像,接着他察觉到学生眼中的疑问,更加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道:「…理论上、我也可以吧。只要把力量全部集中在手臂的话——」


他在心里算了算one for all的力量,「改变一个地区的天气是没什么问题的。」


>>>


倒不是说英雄人偶不喜欢学生、强颜欢笑或没有工作热情——而是他身体实在有点微妙的不适。之


前运动会时爆豪胜己爆出来的Alpha信息素让他的身体进入了类似过敏的状态。


任何Alpha对Omega的、类似「标记」的行为——包括在Omega的周围故意释放大量信息素、轻微的肢体接触、对于他这个母胎单身、第二性分化晚、喝抑制剂像喝水一样习以为常的Omega来说太刺激了。


绿谷出久因为职业关系,在事务所的专门医的意见下,不吃带Alpha信息素的抑制剂,他只能吃那种最为原始的,抑制他自身荷尔蒙分泌的药剂,换言之,他的发情期等等Omega的本能被人工叫停。

带有Alpha信息素的药剂对于未被标记的Omega来说是「疏」的话,绿谷出久吃的这种就是「堵」。


本来所有事情都是宜疏不宜堵的。

但是当医生指着体检表和绿谷出久说如果他食用带Alpha信息素的抑制剂、每个月有3~5天全身力量会减少50%的时候,绿谷出久秒拒——开什么玩笑,如果那三五天刚好有事关人民安全的任务要完成,他因为自己是个Omega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那么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英雄人偶(自认)非常自私地把事务所专门医推荐的、号称面对任何Alpha都能克己复礼永不失态的抑制剂套餐计划全部毙掉。


他随身备上最简单粗暴的那款抑制剂、信息素中和喷雾、最强劲最伤身体的针剂型药剂,忘掉ABO的身份,工作时把自己当成全力抓住敌人的机器。


被医生威胁说很可能之后内分泌失去控制的时候,绿谷出久不甚在意。


没想到过去不注意自己第二性征需求的行为这么快就来了报应,虽然他没被爆豪胜己激到有什么具体的、听起来就觉得「完蛋明天公关部门就会来找我麻烦」的生理反应……


但是爆豪胜己对他这个从来没接触过Alpha的——好吧,爆豪胜己在这一点上没讽刺错,他的确是个雏——Omega来说,依旧是个像定时炸弹一样的威胁。


靠近就引燃,接触即爆炸,之前他幼驯染一言不合就爆开信息素,绿谷出久身体中被压抑已久的Omega基因像溺水者抓住水中浮木一样也一言不合被激得发了狠,绿谷出久私下里苦哈哈地把抑制剂的量翻了一番,才勉强把脑袋里属于Omega部分的声音(「散发求偶信号!去找那个Alpha!为他打开生殖腔!」)压下去。


绿谷出久被逼得没法子,他想到自己可能因为AO信息素那些事在爆豪胜己面前失态就感到一阵恶寒,他苦着脸,心里想着回事务所打人——敌人,手上一刻不停地往身上喷信息素中和喷雾。


>>>


不想见的人是一定会见到的,绿谷出久批完学生的作业是晚七点,从办公桌上抬起头看窗外的时候发现天空已黑,夜幕低垂,凉风在袖口转了两圈遛进衣物里。


走出门口的时候他发现爆豪在他前方不远,绿谷出久犹豫了一小会儿,本能作祟,他跟上去。


「小胜……晚上好。」

绿谷出久硬着头皮,「一起回去吗?」


爆豪和他的公寓在一个方向。


爆豪朝着他扬了扬下巴,没答话,但是步伐慢了下来。

绿谷直接当是默认,走到他旁边。


爆豪的视线在他左手上停留了几秒,直到绿谷出久背后发毛的时候才移开了视线,他听到金发青年略带嚣张的声音:「听说你可以改变全日本的天气?」


「……」绿谷出久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啊、是不是有学生又把我的说法夸张化了……」


爆豪发出了一声低低的——笑声?绿谷出久不是很清楚。但他愿意往好的方向想——然后他听到爆豪的声音,轻飘飘地落到他耳朵边,「我想也是。」


爆豪胜己:「我们事务所之前针对你的个性做过专门的调查。」

绿谷出久:「……?」


事务所的情况他不太清楚。

但如果只是了解英雄情况方便合作与良性竞争的话,别的事务所主动调查、掌握英雄Deku的详细资料也无可厚非。


「还专门交了一份观察报告给我,」爆豪胜己发出一声冷笑,「为了英雄排行榜那些破事。」


哦。绿谷出久明白了爆豪胜己的意思,自己的幼驯染是拐着弯地向他解释、为什么自己清楚「英雄Deku无法改变全日本气候」这个事实:因为事务所的安排。


但是凡事英雄Deku都喜欢往好的方向想……即使不往好的方向想,他也真的不希望自己和爆豪胜己的关系一直都那么僵,于是他想了想,开口。


绿谷出久:「欸,小胜得到报告以后没有直接烧掉、还仔细看了力量分析吗?」


得到爆豪回答之前,绿谷出久闻到了空气中细微的……爆豪胜己信息素的味道。


对于爆豪胜己这种在「克制本能」课程里得满绩的优等生来说,一般只有在Alpha情绪波动比较大的时候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绿发青年偷偷瞥了一眼旁边的人,见他脸色如常,大胆假设爆豪没注意到自己释放了求偶信号,正在绿谷出久绞尽脑汁思考怎样委婉地提醒自己幼驯染、小心求证自己的猜测的时候,他听到爆豪放慢速度、咬牙切齿的声音:


「满嘴废话!」

「闭嘴。小心我炸飞你啊。」


绿谷出久还没来得及思考为什么爆豪胜己反应这么大,突然发脾气,就鼻子发痒,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是空气中浓度突然变高的Alpha荷尔蒙让他的身体产生了防御机制。


>>>


绿谷出久得出了一个结论:现在的爆豪胜己对他来说就像一个传染源,病毒一样的——


他觉得爆豪胜己有毒。

于是看自己幼驯染的眼神都带上了点微不可查的怨念,爆豪胜己觉得他的视线莫名其妙,毫不犹豫地回瞪过去:「你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不服就打一场好了:爆豪胜己的眼神这么说着。


「没什么,」绿谷出久叹气,伴随着几声咳嗽,「我闭嘴就好了……。」


出乎意料的是,爆豪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他们两人就这么默默并排走出教学楼,离开了学校这个象牙塔的话一切又会不一样,若在外面英雄Deku和英雄爆杀王并排安静走,不出半小时就能上头条……反正在儿时玩伴的旁边沉默也不会尴尬,今天绿谷出久的思维有点涣散,飘来飘去,任意西东,而他放任。


爆豪胜己身上的气息……是很干净的柠檬衣物洗涤剂的味道,某种意义上患了「爆豪中毒症候群」的绿谷出久使劲用手背蹭了蹭鼻尖,觉得胸口有点闷。


——想闻到更加强烈的、只属于爆豪胜己的味道,整个鼻腔都是Alpha的气息也很好。

——自己身上能有他的气息就好了。


「……才不好啊!」绿谷出久小声嘟囔,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上排牙齿施力,压到自己的舌头上。

他的手指深深地嵌进自己的皮肉里,口中如同催眠的巫术师一样提醒自己,「不好,无论怎么样都不行……绝对不行。」


爆豪胜己:「——喂。」


莫名其妙的、出格的、偏轨的情绪绝不是好的,想成为朋友是不可能的,大概这辈子也无甚希望了,也不是每种关系都要下个定义,就算他和爆豪胜己在各种意义上都纠缠不清,也没关系的——


某种程度他他甚至习惯了那种复杂难懂、不明不白的相处模式,并且真情实感地觉得没什么不好的。谈不上干净纯粹,但是中规中矩,无功无过,他是对爆豪胜己有憧憬、佩服、欣赏等等一系列情绪混杂起来的正面感情……但与此同时,如同磁铁的两极,正负面的吸力相生相克,爆豪胜己让他厌恶、讨厌、反感的一面同样鲜明,不可忽视。


爆豪胜己:「喂!」


绿谷感到自己的手臂一阵剧痛,痛觉让他从半神游状态回到现实,他意识到自己幼驯染有手肘狠狠地戳了他一下,爆豪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剁了,「老子和你说话,你走什么神啊!」


爆豪胜己:「而且你走着路释放什么鬼信息素!——很恶心啊。」


绿谷出久愣了愣,忙扯开自己的领子嗅脖子上的味道,果不其然他闻到了清苦的茶味。


完了,神志不清了。

绿谷出久想要伸手捂住脸。


>>>


爆豪胜己眸子暗了暗,他忍不住盯着绿谷出久手上那个碍眼的戒指。


爆豪胜己:「废久。」

爆豪胜己:「过几天的课上,我想安排帝国机器人和执行者机器人……」


他随便找了个工作话题。反正迟早也是要说的,正好转移一下自己幼驯染的注意。


虽然他是半点都不信绿谷出久说的「未婚夫」之类的鬼话——如果哪个Alpha真的得到了绿谷出久……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就狠狠地、不带任何犹豫、也不留一点余地地把绿谷出久永久标记了,这是Alpha的本能,也是爆豪胜己个人对AO标记的理解——但他依旧对那个左手无名指上的银戒很不爽。


爆豪胜己:「……」

他光是想到「这个白痴被其他Alpha压在身下」这种可能就火大。


绿谷出久正略带茫然地看着自己。这个事实让爆豪感到烦躁,自己的幼驯染脸长得显小,眼睛偏大,眸色是热带丛林的那种深绿,眼神干净又纯粹,看得爆豪一阵反胃:这几乎成了他和绿谷出久对视时的下意识反应。


他出了口腹腔的浊气,说,「——喂。」


绿谷出久似乎在发呆。嘴巴微张,从爆豪的角度能看到他一小截粉红色的舌头。


身高差使爆豪胜己得以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如果这时候低下头,他能轻易地咬住Omega的嘴。


——然后怎样?

——这双眼睛染上情欲的时候会留下眼泪吗?皮肤被舔舐的时候会叫出声音?被CAO到双腿发软站都站不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爆豪胜己:「喂!」


自己的幼驯染是个带着发情期、未被标记、也毫无戒心的Omega,而他爆豪胜己处于怎样的位置?


是否也像绿谷出久身边其他的Alpha一样居心不良?


在意是真的,厌恶是存在的,不想让他被其他废物接近——这种情绪也是货真价实的,有些人坐飞机就能见到,有些人坐时光机才可以,绿谷出久再不是四五岁时跟在他身后的小尾巴了,也非十二三岁时被自己冷嘲热讽不敢还嘴的懦夫了,那到底出于怎样的执念、基于几分的真心,因早已存在,那想获得什么果?


爆豪胜己闻到了空气中若有若无的Omega信息素。像是被电了一样猛地回神,他意识到:刚刚脑海里的想法太多了,他正变得不像自己。


爆豪胜己烦躁地呼吸着带自己幼驯染气味的空气,冷静地给自己的状态下了一个结论。


……神志不清了。





tbc.



你还要我怎样 要怎样

我不要你怎样 没怎样


无料戳我哇呀呀呀呀不过最近正在砸钱再设计一个封设,所以封面不一定就是这个链接里的,您多担待(



评论(9)

热度(720)